登录 : 2019.08.09 11:28

安载胜 评论员
安载胜 评论员

“半导体工厂也有可能本月底停工”, 这是7月6日《韩国经济》头版头条的标题。据该报报道,半导体行业的首席执行官(CEO)们在与政府高官聚会时透露“包括蚀刻气体在内的部分材料库存只有2-4周的货量,最早可能在本月底停工”。 不清楚首席执行官们是否真地说过那样的话,但半导体工厂并没有停工。首席执行官们号召手下干部、职员要把当前的危机状况视为转祸为福的机会,正在督促他们奋力打拼。

继安倍政府对韩国采取经济报复之后,美中贸易纠纷又发生激化,韩国经济面临重大挑战,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然而,部分人士关于外汇危机之类前所未有的事态即将发生的主张太过夸张了——大韩民国经济绝不是那样孺弱无能。

让我们抛开“小道消息” 用事实来说话。2017年韩国人均国民收入(GNI)为3万1734美元(2019年6月按基准年度调整后的统计数字),位居全球第七,已经进入“30-50俱乐部”(人口5千万人以上、人均国民收入超过3万美元的国家);外汇储备到今年7月底达到4031亿美元,全球名列第九,比1997年外汇危机时高出20倍之多;短期外债比率到今年三月底为31.6%,明显低于外汇危机时的286%;间接显示有可能出现国家破产风险的信用违约互换(CDS)溢价尽管近日有所上升,但本月7日为34bp,处于非常稳定的水平;对外金融净资产到今年3月底达4362亿美元,为有史以来最高值;穆迪和标准普尔(S&P)所评定的韩国国家信用等级在整个区段名列第三,中国和日本高出两个档次,可以说对韩国的经济、财政优点给予了高度评价。

让我们再同日本进行一对一比较。2018年韩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1兆7209美元,日本则是4兆9709亿美元。日本是韩国的2.9倍,决定性因素在于日本人口是韩国的2.4倍,但不可否认两国之间存在巨大差距。不过这种差距正在迅速缩小,1990年后韩国增加了6.2倍,而日本只增加了1.6倍。人均国民收入的变化更大:韩国2018年为3万3434美元,达到了日本4万1340美元的81%。电子产业对于韩日两国都是核心产业,而去年两者之间的格局发生逆转,韩国挤掉日本成为仅次于中国和美国的全球第三名。韩国的产值五年内增加了53%,而日本减少了13%。

不少分析认为,安倍政府的挑衅背景美是惧怕韩国的追赶。也就是说,日本企图对作为韩国经济核心的半导体产业加以打击从而熄灭韩国的增长动力。但这是个错误的判断。格局已不同往昔,如果今天两国发生全面冲突,日本也将不可避免地受到致命伤。

就在这种格局下,居然还有人散布缺乏现实性的日本“金融报复论”,叫嚷什么“趁还没有受到更大损失赶快向安倍政府服软”。难道他们认为追求利润极大化的金融公司仅仅因为安倍总理下了指示就会从客户那里收回资金是符合常识的吗?如果那样做,金融公司将在国际金融市场上被打上“失信的烙印” 从而再无立足之地。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那里散布“资金外流说”,煽动不满。这是日本安倍政府所希望看到的事情,也是一种自残行为。

当然,韩国经济还有着各种问题。日本的经济报复使韩国材料、零件产业的薄弱性立刻暴露无遗。整个经济对半导体的依存度过高,汽车、造船、钢铁等主力制造业的竞争力在下降,而且新的成长产业一时找不到突破口。出口与内需严重失衡,老龄化和低生育带来的人口结构越来越成为韩国经济的重大负担。结构性难题已经积压了不少,令人担心的是近期又出现经济衰退速度加快的局面。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经济上不存在问题。应当精细地制定综合对策并系统性地加以应对,而不能毫无根据地贬低韩国经济或助长恐怖心理——那是日本极右政客和日本报纸干的事情。若不自重,便无人尊重。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507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