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06 10:01 修改 : 2019.08.06 10:10

成汉镛 高级记者
成汉镛 政治组 高级记者

日本限制出口是一种经济侵略,那么,日本首先挑起战争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只有准确了解对方意图才能正面应战。有三种假设。

首先是报复论。

日本最初拿出的名分是韩国大法院就强制征用问题作出的判决。日本经济产业省曾经宣布“由于韩国方面未提出解决征用问题的对策而损害了两国之间的信任关系”,我们的所有媒体都出现了“日本报复” 这个标题。但是,我们上当了。

报复只是一个借口,就像壬辰倭乱时的“征明假道”(我们替你赶走大明国,所以你要先让一条路)一样都是谎言。日本限制出口的名分左摇右摆,忽而是“应该信守对朝制裁承诺”,忽而是“全面限制体制不完善”, 这就是典型的骗术。报复论的结局就是适可而止的妥协或屈从。相信报复论的国内既得势力批评文在寅政府和大法院之苛刻胜于批评日本。

第二是驱逐论。

其意是说日本试图把韩国驱逐出韩美日三国合作体制,这个假说在日本将韩国剔出白色名单之后迅速蔓延。持此论的人们认为美国在为韩日冲突作仲裁时漫不经心因为日本已经事先说服了美国。他们肆无忌惮的要挟说,韩国会被赶出韩美日合作体制从而沦落为国际社会的一个迷途羔羊。

驱逐论的终点也是屈服,也就是说,要想在严酷的国际秩序中求得生存,即使对方令人倒胃口眼下也要跪下求饶。可是真地是这样吗?不是的。驱逐论只是一种徒然的饶舌——日本并非是那么伟大的国家,韩美同盟也非常牢固。

第三是打击论。

这种分析认为,日本挑起战争是为了给韩国经济以实质性打击。文在寅总统本月2日在紧急国务会议上表示“日本的意图分明是要对韩国经济发起攻击并通过打击阻碍韩国经济的未来成长”, 其背景正在于此。

日本为什么要试图对韩国加以打击?日本是个经济大国,但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与韩国差距不大,不久的将来韩国甚至可以赶上它。在钢铁、造船、手机、半导体等领域,中国把日本甩在后边已经很久。石化、汽车也不次于日本。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有两个选择:一是承认韩国是平起平坐的竞争对手谋求共处、共荣,一是宁愿承受损失也要把对方按下去。日本选择了后者。

日本的意图大概是一种用翻斗车挤开小轿车的暴走族心肠,但它错打了算盘。霸权国和挑战国之所以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是因为他们高估自己而低估对手。

日本太小觑韩国了。日本和韩国起冲突,双方都会受到致命伤。如果不想一道覆灭,日本只有停止侵略。

我们又该怎么办?日本发起的挑战无可回避,即使韩国提出一个妥协方案做出让步,也不会就此停止攻击。日本是韩国迟早要超越的竞争对手,因而不容让步。

有人特别有信心同日本开战,那就是有丰富经验的老公务员们,特别是产业通商资源部公务员。他们充满了热情。在连日持续举行的党政青会议上,他们的信心压倒了青瓦台和民主党的焦虑。

朝野议员要求需要加以集中管理的材料、零件和装备清单以及各企业现状等详细资料,而这些有丰富经验的老公务员们拒绝了,理由是一旦把这些详细资料交给议员们,就会被媒体公开,从而使日本提前看到韩国的底牌。大韩民国公务员的水平就是如此之高。

经济战又是一种高度的心理战,有信心才会赢。最需要警惕的是内部分裂,如果以文在寅总统为首的执政势力失去国民的信任,整个战斗队伍就会垮掉。

文在寅总统必须拿出整合大局的领导能力。当前的侧重点是同日本人斗,不是同在野党以及所谓保守势力以角相抵的时候。

在野党与所谓保守势力似乎在怀疑政府和执政党利用同日本之战来谋求明年的国会议员大选。无需过忧,韩国的国民没有那么蠢笨幼稚。韩日之战是韩日之战。选举是选举。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459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