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09 10:37

书评:《论责任》--拷问现代日本本性的20年对话

徐京植、高桥哲哉对话录
考察日本右倾化,把脉日本“本性”
“战后民主主义与和平主义只是徒有其表”
“回避历史责任是根本问题”

 

日本总理安倍晋三去年10月14日在东京附近朝霞市的陆上自卫队训练场检阅陆上自卫队。(朝霞市/欧新社 韩联社)
2018年10月,在一宗日帝强占期强制动员受害者诉日本企业赔偿损失案中,韩国大法院做出了采纳受害者要求的终局判决,但该判决刚刚进入法律执行程序,日本政府作为报复措施立即开始采取了经济及贸易限制。韩日关系随之持续恶化,安倍晋三为何做出如此行动,想获得的又是什么?

《论责任》一书对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社会的右倾化现象进行的深入考察,并把脉日本“本性”,以企韩国人能够有一个“正确”、“更透彻”的认识。该书收入了东京经济大学现代法学系教授徐京植(68岁)与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系教授高桥哲哉(63岁)2016年、2017年的三次对话。两位对话者对日本的右倾化和歪曲历史现象一向持批评态度,在书中就日军“慰安妇”、对强制动员劳工进行赔偿、美军冲绳基地、福岛原子能发电站泄漏事故、天皇制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并试图深挖回避责任的日本“殖民主义本性”。

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系教授高桥哲哉
书中最能让人们得窥两位对话者基本认识之一斑的两个词汇“镀金”与“地金”。“镀金”,是在一种金属的表面敷以薄薄的一层其他金属,意味着一种外面光的粉饰;而“地金”, 则意味着剥去镀层之后露出的金属,书中将其为解为“本性”。“所谓‘本性’,是指从明治维新开始日本战败为止这一时期内形成的日本作为一个国家的本质,它是一种意识形态,同时也是将这种意识形态内化了的日本的国民意识,其核心要素是‘殖民主义’。”(高桥语)两人一致认为,1945年以后的“战后民主主义”与“和平主义” 只不过是掩盖日本本性的一层“镀金”, 而日本的“地金”即“殖民主义” 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表现为右倾化和歪曲的历史认识。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已经过去了60多年,但其“本性” 在日本社会一直根深蒂固而没有发生丝毫变化。

“对于受害国追究‘慰安妇’问题乃至日本帝国的战争责任、殖民地统治责任的声音,90年代后期以后的日本社会中,以保守势力和媒体为中心出现了一种应该称之为历史修正主义的“反动”。”(高桥语)此后,发生了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于是开始“敲打朝鲜”。保守势力的历史修正主义,以及以绑架事件为口实回避战争与殖民统治责任的所谓“回应的失败”,是日本走向右倾化的主要原因。

东京经济大学现代法学系教授徐京植
对话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对日本“自由主义”的批判,这种“自由主义”主张日本应该超越所谓“民族主义”。书中指出,日本的自由主义者们抓住“普世价值”大作文章而忘掉或轻视历史性。1999年,制定了《国旗国歌法》,将太阳旗“日之丸” 定为国旗,“君之代”定为国歌。作为二战战败国的日本、德国和意大利三个国家中,继续使用战时国旗的唯有日本。当然也有抵抗。“其主要逻辑是,如果学生们不愿意,就不能对其实行强制。在学校的教育现场,宣扬表达自由、思想自由——这本身当然没问题——然而他们并不抵抗将日之丸、君之代所蕴含的历史推到前台。总而言之。他们深深地陷入了思想与表达自由的普世价值,使这种普世价值本身形式化了。教育学生时对他们讲‘诸位都有选择的自由’,却只字不提其中有着怎样的历史。”(徐京植语)

1990年1月,长崎市长本岛等因为主张战争的责任在于裕仁天皇而遭到右翼势力的枪击,媒体则表示“对言论自由实施暴力是不可容忍的”,然而“对于本岛声称战争责任在于天皇的主张,他们并没有提出自己的见解。那实在是一种‘虚空的主体’。他们嘴里喊着‘保护言论自由’,却又不说甚至回避应该是什么样的言论。”(徐京植语)作为日本国际性美术展的“爱知美术展-2019”停展“和平少女像”,他们只批评“表达的不自由”,却闭口不提少女像的历史性和慰安妇问题,他们的做法是一脉相承的。“‘战争责任’、‘战后责任’、‘殖民统治责任’,无论其中的哪一个,他们都把1945年结束的帝国体制的责任置之不问;‘核心日本国民’们一直在回避对这个问题做出判断。我认为这就是根本问题所在。(…)不能直面历史错误,不能对历史错误自行作出明确的判断,这就是战后日本的根本问题。”(高桥语)

两位对话者认为,慰安妇问题是日本帝国犯下的战争罪,歪曲这一问题或回避责任导致了冲绳问题。日本战败后,冲绳出现了美军基地。“多数日本国民过去是考虑苏联,现在则是考虑中国、北朝鲜和俄罗斯的存在,希望自己能够以最小的成本在军事上受到美国的庇护,这种希望与殖民主义、歧视意识相结合,发展为对美军集中驻扎冲绳这一政策的支持。”(徐京植语)这意味着当年的殖民统治和歧视结构在今天的日本社会也可以成为可能。

<论责任》--拷问现代日本本性的20年对话 徐京植、高桥哲哉著,韩升东译
书中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重要部分,那就是指出了日本一向奉行的“普世价值”的双重性和两面性。“批评中国和北朝鲜时,强调自己是欧美集团的一员,与欧美共享着‘自由’、‘人权’、‘ 民主主义’等价值。”(高桥语)但是在自民党讨论修改现行“和平宪法”的过程中肆无忌惮地出现了这样的主张:“国民主权,基本人权,和平主义,(…)各位,这三种东西难道不是麦克阿瑟强加给日本的战后体制吗?如果不废除这三种东西,不可能成就一个真正的自主宪法。”(曾任安倍晋三首期内阁法务大臣的长势甚远2012年5月10日在“创生日本”研修会议上所作发言)

日本右翼企图回到“奉天皇为国民团结象征”的帝国宪法,两位对话者将其称为“日本式普世价值”,并指出反民主主义思想日本政治中根深蒂固也是因为还保留着天皇制。试图把日本变为“可以进行战争的国家”的日本右翼在东亚制造了阴影。两位讨论者认为,唯有向往和平的市民们实现更为广泛的大联合,才是突破这一局面的途径。

黄相喆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90511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