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7.16 10:29

超越经济报复的安全压迫反映了日本的“朝鲜半岛构想”

“要么同行,要么缺席”,强迫韩国做双边选择
安倍称“韩国是可以战争的国家”,动摇韩美日合作格局

12日下午,就日本政府加强对韩国出口的制裁措施,举行了韩日两国科长级工作会议,采访团正在采访韩国代表团。(图片来源:韩联社)
日本将韩国排除在安保友好国家性质的“白名单”之外。这一方针被解释为其意图是超越经济报复层面,重新调整东亚地区的安保框架。2010年中国挤掉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从去年开始在朝鲜半岛以朝、韩、美为中心的安保格局发生剧变的情况下,韩日之间围绕东北亚安保的战略目标逐渐减退。在这种格局下,安倍政府以有关韩国大法院强制征用赔偿判决的矛盾为契机,采取了压迫性攻势,要求韩国接受日本的战略目标。

首先,有分析认为:日本在没有明确根据的情况下就提出韩国违反对朝制裁的疑惑、挪用沙林毒气等,是瞄准了韩国政府的朝鲜半岛和平进程,同时要求韩国接受日本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作用和要求。

首尔大学教授南基正(音)表示:“如果韩国不想被排除在‘白名单’国家之外,就要求在韩朝和解与朝鲜半岛和平进程中反映日本的要求”,“以维持对朝制裁为基础的日本朝鲜半岛构想中,韩国要么共同参与,要么不加入白名单,要求韩国两者选其一”。

东西大学教授申正和(音)表示:“韩国一直认为,如果把解除朝鲜半岛冷战结构作为最重要的目标、加强与美国的协作,日本也会跟随。但日本安倍政府一方面想加强美日同盟、牵制中国,另一方面也想加强日本自身的军事力量以确保自主性,日韩战略目标渐行渐远”。看到韩国前总统朴槿惠2015年的“天安门城楼外交”和文在寅总统的朝鲜半岛和平进程,日本安倍政府认为就与中国、朝鲜问题,韩国与日本很难联手。有分析认为,虽然强制征用矛盾是核心契机,但日本正通过史无前例的经济报复措施强化韩国安保层面的压力。

日本在2018年国防政策报告书和防卫大纲中删除了与韩国有关的“作为美国的同盟,共享基本价值和安全利益的国家”的表述,安保合作排名也从原来的第2位降至第5位。特别是通过去年安倍首相访华等,中日关系迅速改善,使日本产生了自信。因此日本向韩国发出了“没有韩国也可以去”的信号。

在这样的背景下,安倍首相似乎认为在走向毕生的目标—修改和平宪法和可以进行战争的“普通国家”道路上,韩国是“绊脚石”。为了打造“普通国家”,在鼓吹对日本的自豪感和爱国心的同时,“回到美好的明治时期”这一信息非常重要。而对于韩国不断提出历史问题动摇的状况,日本政府采取了超强硬的应对措施。

 

日本的这一举动动摇了1965年以后构筑的韩美日安保合作格局。因此有可能在东北亚全局引起巨大变化。韩国首先出面说服美国,但美国发挥积极作用的可能性很小。

上周访问美国,与白宫、国务院相关人士进行协商后回国的外交部官员15日向记者表示:“美国的立场是先关注事态的发展,防止局势进一步恶化”。该官员表示:“美国在防止双方,特别是日本使情况恶化的前提下进行了讨论”,“不知道美国会采取何种方式”。 

就有人提出韩、日两国政府为共享朝核和导弹相关信息而签署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可能被废除一事,他介绍称:“美方曾提出希望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不要被动摇”。这可以解读为,美国将采取幕后行动,暂时不会让韩日矛盾进一步激化。且在美国为了牵制中国而实施的亚太战略中,将管理到不让韩日脱离的程度。

朴敏熙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90193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