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1.07 11:30 修改 : 2019.01.07 11:32

李钟奭 韩国前统一部长、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李钟奭

前统一部长、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今年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的新年贺词中虽然有关注无核化和朝美关系的部分,但是真正吸引我的却是评价农业部门成果时提到的“实现高产的单位和农民们”。以“协同农场”为象征的朝鲜现有的社会主义集体主义农业方式中,个人(农民)不能作为生产、分配单位的情况存在。因为那样就违反了集体主义。只能以农场、工作组和小分组形式的存在。

但在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新年贺词中,出现了“高产农民”一词。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意思是说,朝鲜正在进行个别农民成为生产和分配基本单位的结构性农业改革,并将其模式化。

最近观察朝鲜,最让人震惊和好奇的就是粮食情况。仅在20年前,朝鲜还是一个至少存在数十万名饿死者,全国都充斥着流浪乞讨的居民的国家。进入21世纪以后,粮食情况也没有出现好转的特别契机,每年都通过对外援助和大规模粮食进口勉强摆脱饿死状态。

因此很多人预测,由于近几年的高强度对朝制裁,朝鲜会发生极其严重的粮食危机。但是那种事情并没有发生。国际社会对朝鲜的粮食援助已经中断很久了。在过去的4~5年里,朝鲜从未从中国或俄罗斯大规模进口玉米或小麦。再加上居民们为了得到粮食而非法开垦的田地也变成了造林或放置,土地规模反而正在减少。

到底是怎么回事?粮食产量正在增加。很多专家们认为,朝鲜长期的粮食困难源于集体主义农业方式。而这种方式不可能在农民中引起生产竞争或生产热情。因此,为了增产粮食,朝鲜必须像中国那样,采取与个别农户签订承包合同的方式,以个体农户的形式进行结构改革。但是大部分人认为,朝鲜很难断然实行这种会导致个人主义和市场经济扩散的改革。

但是,朝鲜却真的以增加生产为目标,推行了名为“圃田担当制”的农业改革。在朝鲜,“圃田”是指“种植粮食或其他农作物的农田”。朝鲜也通过经验得知,以大单位集团为基准的生产、分配系统会降低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所以这期间一直执行将协同农场的基层生产、分配单位控制在15~20人的分组管理制度。但是,这也对粮食增产没有特别帮助。

进入金正恩时代后,经过各种改革试验,实行了“圃田担当制”。即让个人耕种特定农田,并实行相应的分配。该制度实现了生产和分配单位向个别农民转移,意味着朝鲜农业的根本改革。事实上,生产竞争的基本单位不是集体而是个人。从2018年开始,《劳动新闻》开始提及圃田担当制,根据各农场员的能力划分圃田的规模,并在相应的分配中强调档次。特别是分配中的平均主义是农民的生产热情降低的“主犯”,强烈的违反了社会主义分配原则,应保持高度警惕。也就是说,即使在同一小组内,根据农民的生产量和目标达成与否,也必然会引起收入差距。

像这样,最近朝鲜对农业管理方式进行了根本性的改革,为粮食增产打造了划时代的契机。当然,朝鲜的粮食情况仍然很困难,甚至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去年也曾表示需要64万多吨粮食。然而,与过去相比,这一进程持续显著改善。

推动金正恩委员长农业改革的意志是对经济发展的渴望。他在新年贺词中公开鼓励此前消极容许的“个人副业畜产”活动,以给人民提供更多的肉和蛋。其背景是,如果能够生产出更多的产品,集体和个人都需要这种意识。

最终,朝鲜为了经济发展,为了突破“一切行动为全体服务”的社会界限,开始实行改革。整体评价一个人的个人能力,并在制度上加以保障。这一变化将对今后的韩朝合作和朝鲜半岛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现在需要对此进行不亚于对待无核化问题的精密分析和应对。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7720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