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却与朝鲜达成新协议的做法,令人联想到了《黄金三镖客》中的三方决斗。对于特朗普而言,拥核的朝鲜是更为急迫的威胁,其承认了建立互信的现实必要性。在买卖中,只要彼此之间存在利益需求,信赖就能得以维持下去。

由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主演的西部电影《好家伙,坏家伙,丑家伙》在韩国上映时名为《黄金三镖客》。主人公布兰迪与寻找金币的竞争对手——“坏家伙”桑坦萨及“丑家伙”图科之间展开了三方决斗。在提前一晚取出了图科枪里的子弹后,布兰迪便只与桑坦萨决斗并步步获胜。布兰迪说,“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手握装有子弹的枪,另一种人刨地”,其命令图科刨地开采金币。

英国的保守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借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退出与伊朗之间的国际核协议,却与朝鲜达成新的核协议的做法,对该电影场景进行了说明。伊朗是被取出了“核”子弹的“丑家伙”,而朝鲜却是装有“核”的“坏家伙”。

美国上届巴拉克•奥巴马政府达成的国际核协议使得伊朗推迟了核开发,并让其尝到了短暂的解除制裁的甜头。尽管美国重启了制裁,但尝过了甜头的伊朗想要让欧洲国家继续维持核协议,没有了如同往日一般的坚定核开发意志。因为明确进行核开发只会让特朗普的理由变得更为正当。而特朗普则得以利用该情况向中东盟国出售武器,尽情地封锁伊朗扩张自身影响力。

相反,由于奥巴马政府的政策侧重于与伊朗的核协议,同时又以“战略忍耐”名义无视朝鲜,因此最终使得朝鲜成为了“拥核国家”。如今,美国现存的明确威胁实为朝鲜,而非伊朗。

“虽然无法获得完全无核化,但却能够实现部分无核化。另一方面,韩国和中国的大规模对朝投资也将开启扭转隐遁王国的过程。”弗格森的论旨暗示了,朝美首脑会谈意在把朝鲜打造为第二个“丑家伙”和第二个伊朗。

弗格森是一位强烈提倡应当继续保持西方霸权的人物。对他而言,伊朗和朝鲜都不过是无法矫正的“流氓国家”或“毒瘤”。但是弗格森评价称,应当承认要想剔除“更为急迫的毒瘤”首先就需要取出朝鲜所拥有的“核”子弹的现实必要性,而这正是特朗普总统眼下所做之事。

朝鲜是美国更为急迫的威胁,这是人人都能看明白的事实,但华盛顿的外交安保主流却对此视而不见。因为他们被束缚在了立足于善恶观的美国传统理想主义的外交安保价值之上。对于这些人而言,与朝鲜协商毫无意义,只有朝鲜作出“完全、可验证且不可逆的无核化”(CVID)单方面让步,他们才会考虑朝鲜。

很明显,特朗普的外交对于华盛顿外交安保主流而言是极不“现实”的、是“超现实”的。在做出拒绝西方传统同盟体——七国集团(G7)峰会联合声明判断后的第二天,特朗普与敌国——朝鲜首脑见面并签署联合声明,同时发出了“管理国家之法极具魄力”的称赞。在特朗普看来,传统外交安保才毫无意义,其他国家只是交易对象而已。

或许特朗普会像弗格森的论旨一样,首先引诱朝鲜解除武装,之后再采取类似于退出伊核协定的举动。但朝鲜也有可能会推迟弃核,巩固拥核国家地位。

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特朗普眼下想要同对美国而言更为急迫的威胁——朝鲜进行协商和交易。美国无法强迫朝鲜实行“CVID”,因为如今即使强迫也毫无效果。

所以新加坡朝美联合声明中的核心内容就在于“承认建立互信可以推动半岛无核化”。过去的朝美联合声明是在互相怀疑的前提下附加诸多条件和义务,但此次新加坡联合声明却强调以互信为前提的双方合作。

郑义吉 高级记者
眼下,双方所强调的互信虽然值得相信,但也不能永远相信。因为在买卖中,只要彼此之间存在利益需求,信赖就能得以维持下去。迈向弃核的明确措施有助于特朗普的国内政治以及解除对朝制裁,从长远来看,只有实现半岛周围四大强国之间的战略利益平衡,才能持续建立互信。所以没有理由必须去怀疑或相信金正恩或特朗普。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4958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