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名字都当之有愧的“自由韩国党”,他们的行径似乎一直在向着固执到底的自由和整垮韩国的方向勇往直前。这期间,自由韩国党不断高喊着文在寅政府让韩国陷入了全面危机,但真正陷入危机的难道不是他们自己吗?将自己的危机投射在他人身上的做法只会让危机日益严重。

从“老男孩”争论、变味的意识形态攻势,以及“亲朴”势力的复出可以看出,自由韩国党危机的本质在于倒退的落后思考方式和行动,即沉溺于“旧态”。不提出任何蓝图,只知道在斥责和诅咒对方的过错和失误上一决胜负的政党又谈何未来?

细想起来,朴槿惠弹劾事态的核心问题也是旧态。烛光民心走上广场是对诉状中的收受贿赂和干涉公推等违法嫌疑感到愤怒,但更是因为对类似“维新体制”抬头、韩朝关系破裂、外交安保政策一边倒、助长贫富差距拉大的无望经济等最终“没有前景的未来”感到不安与失望。

日本的管理顾问兼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著有《日本的论点2018-2019》(PRESIDENT社出版,日文版)一书,该书第一章的题目为“数字化带来的破坏甚至会诱发产业的猝死”,题目下紧跟了这样的一句话:“习惯了同行竞争和私下约定的企业会完全不顾成本结构,从而被其他企业绊住手脚而摔倒。对数字革命(Digital Disruption,指数字化带来的破坏性革新)等全球变化反应迟钝将带来致命性后果。”虽然早已屡见不鲜,但大前研一还是举出了中国的事例。

作为全球排名第二的消费大国,近期中国购物中心(实体店)的顾客出现锐减。阿里巴巴等电商网站的井喷式成长,在背后对其予以支持的高效、大规模物流网,以及阿里巴巴、微信支付等手机结算服务革命使得销售额有所提高,但这也是因为购买者失去了涌入街头商场的理由。直接跳过信用卡阶段的中国数字革命在领先于全球的电动汽车开发、无人机、高铁、共享汽车和共享单车服务等领域中也得以体现。去年笔者去了一趟中国,当地变化的速度之快、幅度之大着实令人感觉10年前的中国好像是处于石器时代一般。

这也让笔者明白了,原来韩国免税店出现中国游客锐减现象并非仅仅是因为萨德事态。随着网上民宿的流行等未被正式统计的数字观光路线的扩散,住宿企业也开始面临变革。汽车产业也通过租赁、共享、数字信息等实现的家用出租化,以及电动汽车的出现等迎来一大转机。电动汽车的配件数量不及现存内燃车的十分之一,但电动汽车却处于激变过程中,其未来10年的性能和价格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需求和行业格局变化可谓是难以估量。落后于现存技术、环境和能源问题严重的中国打算通过数字革命一举摆脱此类难题。

要想在这一数字革命中存活下来,需要有面向未来数十年的国际性、创造性人才培养战略。大前研一认为日本没有做到这一点,但在应对数字革命战略变化上,反应更为迟钝的难道不是韩国吗?数字革命将动摇韩半岛分裂体制、安保和贸易领域等现存地缘政治环境,随之还将引发观念和思考方式上的根本性转变。朝鲜、美国也正在发生改变。如果再不作出改变,韩国的产业或许就会像大前研一所说的一样面临猝死。

自由韩国党不仅没有提出理解此类变化的未来蓝图,甚至似乎还没有考虑过此类问题。这也正是自由韩国党危机的根源所在。东北亚的地缘政治形势正在发生改变,而自由韩国党却还在不断吟诵“誓死阻止社会主义修宪”等20世纪冷战式的意识形态攻势。

读书人 韩承东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84036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