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最近就朝核相关问题向《纽约时报》投稿的小说家韩江。
小说家韩江在《纽约时报》的投稿中表达了韩国市民们的心声,“我们希望以烛光这一和平方式来改变社会,如今,将此变成现实的人们为了走向未来,每天打开咖啡厅、医院、学校的大门。除了和平,谁能告诉他们其他的故事?”

对于生活于日常的市民来说,危机的本质反而更加明确。在金正恩和特朗普的口水战中没有市民,只有军队、企业以及执政者的理解。在上下班的地铁上、在工作岗位上、在学校里、在街道上,艰苦度日的普通人的日常生活,随着危机的临近,越发显得有价值。

为了守护珍贵的日常生活,市民们有可能再次举起和平的烛光。去年冬天的烛光示威是为了守住更加安稳、更加和平的日常生活,而现如今这份宁静已经受到威胁。守护共同体的最后堡垒是市民。就如同高呼“真正的国家”一样,我们也应为了和平的国家、和平的韩半岛而高呼。应该建立烛光国家的威严。

烛光并不只是在广场上燃起,而应在日常、在心中燃起。就如同高呼朴槿惠下台一样,如今也应该为了和平而向金正恩、向特朗普呐喊。

一旦举起烛光,首先要为了民族的安宁,向金正恩高呼停止威胁和平的战争行为。朝鲜所面临的存亡危机是以金氏三父子为顶点的体制的失败所致,而不应该去埋怨某个人。虽然以陈旧的领袖论以及几个核武器能够暂缓危机,但金正恩并没有权利以及能力将韩国和朝鲜卷入核武器战争之中。现如今,韩国民众必须明确指出朝鲜的反和平、反人权行为。

同时,我们也要向特朗普表明,绝对不允许战争的发生。在这个疯子的漩涡之中,韩国不能成为首个替罪羔羊。特朗普表示出解决朝核的意志虽是好事,但如果是通过战争来实现,则适得其反。对于仅专注于全球战略和美国优先主义的特朗普,我们应该表达出自己的意愿。

朝核问题危重,因此将其交由市民的集体智慧的主张仅对了一半。民主主义混用了直接参与和代议制。尤其是像朝核般高难度外交事例,韩国当局人士应该抓紧时间才是。虽然在未来的某一天只需相信市民的集体智慧即可,但现如今当局人士应该尽力寻求解决之道。

在至今为止的朝核妥协局面中,韩国曾起到过主导作用。不管是金大中时期,还是卢武铉时期,都是如此。美国对朝政策迟迟未有变化,韩国当局人士流血流汗,才促成了佩里程序(PerryProcess) 、《9.19共同声明》。

韩国保守派将此看作怀柔政策的失败。但如果说有怀柔政策积弊的话,那必然有对美追随积弊、不惜战争积弊。叫嚣着三天战争就能实现统一,步步紧逼的结果最终导致了朝核问题的加重。在过去的9年间,对决政策到底带来了什么?奥巴马8年的对朝无视政策却换来持续不断的对决。再对朝施压10年,就能解决朝核问题?不断施压直到战争真的发生之前,就能解决朝核问题吗?就现阶段而言,韩国保守派不应该向文在寅政府要求对朝施压。

我们不应坐井观天,追究谁对谁错,将彼此推向死亡的危机。目前的情况是,大家即使面对面商量,也不知是否可行。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安宁,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做?无论是更多的怀柔姿态,还是更多的施压,只要有必要,我们都应该去做。

白基铁 评论员
韩国执政者们必须打起精神,不管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应该为了解决朝核问题,团结一心,共同寻求解决方案。为了达成这一目的,市民们好像也应该挺身而出。

白基铁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1426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