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7.27 13:56 修改 : 2017.07.27 13:57

金炼铁 仁济大学统一学系教授
朝鲜为何不接受文在寅政府的对话提议?难道朝鲜认为这并非是要对话,而是要进一步加强威慑力?希望不是这样。通过提高威慑力获得的利益少之又少,而错过协商时机却将会损失惨重。韩半岛周边局势可谓瞬息万变,希望文在寅政府不要错过当下可以主导情况的局面。

如果相较于韩朝关系,朝鲜更加重视朝美关系,那这将是又一个错误判断。从过去的韩朝关系历史来看,朝鲜的先美后韩战略从未成功过,也难以成功。只有韩朝关系破冰,朝美关系才能转好。虽然通过今后的经历,朝鲜也能了解到这一点,但与美国特朗普政府协商确实并非易事。在上无战略,下无权限的特朗普政府,不谈韩朝关系的朝美关系根本是天方夜谭。

这期间,由于韩朝对话中断而产生了一段漫长的猜疑岁月。朝鲜需要探索的时间,但是在开始对话之前,不应该将信赖作为对话的条件。“因为无法信任对方,所以只有先给予信任才能对话”的立场是废弃了《6•15共同声明》和《10•4首脑宣言》的李明博、朴槿惠政府的逻辑。

韩朝之间的相互信赖是要靠建立而不是通过给予来实现。换句话说,就是要通过对话达成协议并付诸实践,从而相互积累信赖。由于韩朝间彼此猜疑严重,因此文在寅政府试图从简单的事情开始解决。短时间内,过去对峙时代的残余和崭新合作时代的要素必然会相互交织在一起。对话的结果应当是扩大合作的基础。没有对话,要如何从猜疑转向信赖?这自然是不可能的。对峙时代“没有互信又如何展开对话”的主张依然猖獗。但正是因为不相信,所以才要进行对话。如果彼此相信,又何须协商?即便是为了掌握朝鲜的意图也应该进行对话。

文在寅政府向朝鲜释放的信号需要协调、连贯而明确,只有这样才能恢复私下崩塌的信赖。现在的首要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如何解决朝核问题。加强韩美日合作,将人权问题摆在首位,并关闭开城工业园,换句话说,通过加强制裁,展示军事威力就能解决问题吗?这些已经都试过了,结果却是以失败告终。过去的9年时间已经充分证明了失败,如果还不从过去的失败中汲取教训,韩国则必将再次失败。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来反复试错。在对峙时代,无能的韩国政府主张“时间会站在韩国而不是朝鲜一方”,从而开始了等待。“战略忍耐”的结果又是如何?即便采取了制裁和施压,朝鲜的经济增长率却仍在上升,朝核能力也取得了高度发展。朝鲜既没有屈服,也没有垮台。在如此虚度了光阴之后,韩国最终迎来了“时间没有站在韩国一方”的灾难性现实。文在寅政府应当作出改变。为了解决问题,需要运用更加多样的手段,同时还要拓宽外交空间,行动也应更加果敢。

由于形势严峻,韩朝都不应再展开消耗性探索。是时候与过去将信赖作为对话条件、认为对话为补偿的对峙时代说再见了。对话是解决问题的捷径。通过对话,无论多大的分歧都能得到承认,并将会寻找到共同点。信赖并非对话的条件,而是通过对话得到的成果。希望朝鲜能够为了贯彻、履行《6•15共同声明》精神和《10•4首脑宣言》,进行韩朝对话。

金炼铁 仁济大学统一系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0425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