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劳动新闻》15日报道称,朝鲜5月14日成功试射了新研发的地对地中远程战略弹道火箭——火星-12。图为在地面被发射之后升入空中的火星-12。(图片来源: 韩联社)
卡尔•冯•克劳塞维茨曾在《战争论》中说过:“战争并非仅是单纯的政治行为,更是政治手段、政治的延续,战争就是政治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因此,手段(战争)根本无法摆脱政治目的而存在。”

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Robert McNamara)是越南战争的策划人与实行者,在战争结束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他后悔道:“这场战争错的离谱。”他之所以如此认为,理由之一便是“对北越意图的无知”。最终,有5.8万多名美军牺牲,尽管投入了高达100万亿韩元以上的战备开支,美国仍以惨败收场。

如果将克劳塞维茨定义中的“战争”一词替换为“核导挑衅”,定义的内容则堪称是韩半岛现况的写照。朝鲜的核导挑衅便是一种政治手段和政治的延续;换言之,通过核导来实现政治接触。那么,朝鲜的政治目的又是什么?

曾带头报道李明博、朴槿惠政府对朝政策的《东亚日报》在5月15日的社论中主张称:“这一击(5月13日,朝鲜发射远程弹道导弹)意在试探一直以来强调对话的文在寅总统……此举不禁令人怀疑,朝鲜是否格外小看试图改变对话基调的文在寅政府。”同一天,《朝鲜日报》在社论中分析称:“表面上,朝鲜此举是在针对美国;但实际上,此举却是瞄准韩国的严重威胁。”之所以非要引用其他报纸的社论是因为记者认为,这些观点是站在“安保生意人”的立场说明问题,完完全全地展现了“安保生意人”的无能。

朝鲜研发远程导弹的意图如今连三岁小孩都知道了。韩半岛的纵深不过1000公里。如果说是为了威胁韩国,那仅凭朝鲜在20多年前实战部署的、射程达1000-1200公里的芦洞一号,又或者是遍布停战线以北的火箭炮便绰绰有余,没有必要非得研发能够对准美国心脏的、射程达6000公里以上的洲际弹道导弹。

事实上,朝鲜并未将韩国放在眼中。韩国既不是停战协定的当事国,也没有签订终战协定的权利,甚至连战时作战指挥权都没有,根本没有能够威胁朝鲜政权的地方。能够对朝鲜造成直接、即刻而致命威胁的是美国。美国可以随心所欲地发起战争,又能签订终战协定或和平协定。这样的美国迎来了朝鲜的敲门。敲门敲不开,那就用拳头乱打,现在却又神经质地踹门。朝鲜的核导挑衅就是为了实现其政治目的(承认体制)的“另一种接触手段”。

美国并不关心对话。朝鲜的存在不过是美国的一个借口,美国企图以此军事介入东亚地区并牵制跻身为挑战者的中国。再者,朝鲜还是帮助美国卖掉过时武器的最佳帮手。但是却产生了问题:在享受着“恰到好处的韩半岛紧张”之时,朝鲜的核导竟对美国构成了直接威胁。5月12日,在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美国国家情报总监丹•科茨表示,“朝鲜的核导是美国需要解决的十分重大并有可能存在的实际威胁”。这也是为何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利会在5月16日称“美国有意(与朝鲜)对话”,明确表明对话意向,并且还是以“中止试验”而非“废弃核导”为前提的原因所在。

被麦克纳马拉列为错误战争的最后一个原因正是:“忽视了非武力,即和平的解决方法。”1964年的北部湾事件之后,美国着手采取轰炸北越手段,北越领导层随之开始推进与美国的对话,即交换彼此的意图。但是美国回绝了北越的对话提议。

5月15日,朝鲜驻华大使池在龙表示,“应当尊重并履行朝韩协议”。这一发言虽然令人讨厌,但也是韩国政府“不要参与朝美问题”恶语在先的咎由自取。他们经常反问,即便如此也要对话?

郭炳赞 大记者
2008年,曾任韩国国防委员会新国家党干事的刘承旼表示:“为什么要放任美国自己与朝鲜展开对话,应当是由韩国去说服并与朝鲜进行对话。”

这就是答案:“正因如此才需对话。”在战争危机中,韩国国民的生命财产与韩国的命运不应交由他国任意裁决,但在与朝鲜之间信赖关系全部恶化的当下却已束手无策。

郭炳赞 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510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