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0.07 09:32 修改 : 2016.10.10 14:04

吉伦亨 驻东京记者
10月3日,在日本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日本香川县出身的议员小川淳也(民进党)走上问答台的时间是上午11点多。笔者呆呆地看着NHK的直播,下意识地拿出了录音机。“日韩签署有关慰安妇问题的协议之后,韩国政府似乎要求安倍首相发道歉信。对此,您怎么想?”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答复仅是简短的三句话。

第一句,“正在要求两国切实履行协议内容”。这是日本政府多次重复的官方立场,并非什么令人惊讶的内容。

第二句,“小川议员指责的部分不在(协议)内容之内”。通过此内容可以明确得知,日本首相无意回应韩国所“希望”的“道歉信”等追加措施。韩国一开始对此并无期待,因此也不会感到失望。

问题在于第三句,“我们○○没有考虑”。本来以为三年来日本已饱经风霜,但未能听懂这一句中的副词。反复听了录音内容,并把录音发给了在日同胞的熟人和日本记者请他们帮忙进行鉴定。

从他们给的回复来看,这句中所带的副词是“全部(毛头)”一词。在国会答辩这样一个正式的场合,竟然使用这么具有挑衅性的表达,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因为这一回答表明了:对于韩国所要求的向慰安妇受害奶奶们传达的“道歉信”,日本并 “没有一丝一毫的”想法。无法忍受的愤怒和无可奈何的无力感阵阵袭来。正如“河野谈话”(1993年)主人公、前官房长官河野洋平于10月4日在电视节目上所指出的一样,这有可能是安倍首相“人性的问题”。

12•28协议之后,韩日市民社会就如何看待此协议,分成两大对立立场。其一是“白纸撤回论”。认为协议无效,应从起点重新进行协商。其二是“完善论”。认为可通过首相道歉信等补充措施,弥补协议中的不足之处。但考虑到韩国严酷的外交现实,白纸撤回论显然不可能实现。至于完善论,从安倍首相这次“丝毫”的发言来看,显然已达破产。

今后将何去何从?我建议走第三条道路。我将其命名为“协议考试论”。

韩国政府应该有组织地从倾斜于日方的12•28协议这一不利的战场中退出。希望停止以任何方式使该协议正当化的努力。

首先,“和解治愈财团”应该终止执行从日本政府处所获的10亿日元,对情况进行观望。其次,有必要对日本政府关注的少女像问题进一步申明原则性立场。韩国在上次协议中仅表示,“对少女像问题会通过相关团体和协议等进行妥善解决”,但对迁移本身并无承诺。如果直接借用安倍首相的话,那么少女像迁移便是“(协议)内容之外的事”。

韩国政府在协议中承诺称,“对于此问题,国际社会应该相互克制,避免批判和谴责”。这一承诺并不会对韩国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简称挺队协)等民间团体为解决女性普遍人权的慰安妇问题所进行的国际努力造成束缚。政府应该比现在更加积极地支持民间团体的活动。经历过慰安妇问题这一历史之痛的韩国社会最终要达成的目标如果不是12•28协议,就会渐渐地把握明确的方向,最终与协议分道扬镳。

吉伦亨 驻东京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6449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