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19 10:16

【9•19平壤共同宣言一周年】

18日下午,9·19平壤共同宣言签署一周年的前一天,在京畿道坡州市临津阁军事分界线的铁栅栏上正挂着韩半岛旗。(图片来源:坡州/金凤圭 高级记者)
去年9月的平壤首脑会谈在韩朝对话历史上留下了几个堪称新纪元的里程碑。

首先,文在寅总统去年9月19日绫罗岛五•一体育馆的演讲堪称“最佳场面”。这是韩方最高领导人面对朝方普通人民进行的首个演讲。“我们共同生活了5000年,又在分离中生活了70年。今天我在这里提议,彻底清算70年的敌对,为重新走向统一而迈出和平的一大步。”

“我已经和金正恩委员长约定,一定要把我们的美丽江山——从白头山到汉拿山建设成为远没有核武器和核威胁的和平家园,并把它交给我们的子孙后代。”文总统所公开的“无核化协议”引起了体育馆里平壤市民的阵阵欢呼。

金正恩委员长在发表《9月平壤共同宣言》的地方承诺“我们将永远像现在这样紧紧的手握手共同向前”。第二天即9月20日,文总统和金委员一道登上民族圣山白头山天池,四手相握,向全世界展示了和平、共处、合作、自主、统一的意志。

其次,“永久废弃宁边核设施及补充措施”协议是韩朝双方在双边对话中就“无核化实践方案” 达成协议的第一个案例,它承诺双方将在消除“地球上最后一个冷战体制”的过程中进行主导性合作,由此产生了金委员长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月份的河内会谈。

正所谓好事多磨,河内会谈出人意料地未能达成协议,朝鲜半岛和平进程受到掣肘,韩朝关系遭遇流弹。

事实上,早在在河内会谈之前,韩朝关系从发表9•19平壤共同宣言之后起,即因美国以“对朝制裁合作”为名采取的进一步牵制而出现“异常征兆”。去年11月20日华盛顿举行首次会议的韩美工作组是使“美国的牵制” 制度化的典型机制。工作组第一次会议期间,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强调:“我们一直在向韩国政府明确提出,希望朝鲜的无核化不会落后于韩朝关系进展速度。工作组就是为保证这一方向而设计的。”

韩朝双方于去年12月26日举行连接韩朝铁路及公路的开工典礼,勉强地守住了9•19平壤共同宣言明确提出的“年内举行开工典礼”的约定时限,但开工典礼未能发展为实际施工,无异于“没有豆沙的豆沙包”。

美国打着“制裁合作”的旗号进行牵制,受此影响,韩方不能开展大型经济合作项目,导致朝方对韩方的不满日甚一日。韩朝之间的公开会谈自去年12月14日体育小组委员会会谈后九个多月的时间内完全停摆,以至于朝方主张“无意再与南朝鲜当局者坐在一起”( 8月16日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发言人谈话)。文在寅总统的统一外交安全特别助理等有丰富经验的元老们公开感叹“韩美工作组已经成为韩朝关系的障碍”、“欲挽救韩美同盟却毁掉了韩朝关系”,其原因正在于此。

河内会谈以后,朝鲜半岛和平进程不进反退,直到今年6月30日的韩朝美首脑板门店会晤方迎来新的转机;而9月9日朝鲜方面提出朝美工作级谈判日程后,朝美双方围绕第三次朝美首脑会谈的心理战愈演愈烈。原不打算出席联合国大会的文总统也突然改变主意决定出席,并表示“无论起何种作用,愿竭尽全力”( 9月16日首席秘书及助理会议)。虽然韩朝关系处于不活跃局面,政府方面仍在试图通过开城共同联络事务所这一韩朝当局沟通窗口寻求新的出路。

几位前高官9月18日建议:“要使朝鲜半岛和平进程不发生倒退,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和朝美关系正常化,韩国作为促进者就绝对需要一个自主空间,其核心是确保韩国在美国面前的自主性,因为韩国的使命是以韩朝关系带动朝美关系。”

李制勋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91009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