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3.03 09:56

52项制裁内容中大半带有强制色彩

中国向来仅表现出3~6个月诚意,预计本次仍是一样

3月2日下午,从中国辽宁省丹东郊外可以看到,在朝鲜边境地区,朝鲜居民正在牛车旁休息。(图片来源:韩联社)
“在联合国安全保障理事会(安理会)新制定的52项对朝制裁措施中,一半以上都明确使用了‘决定(decide)’一词,说明联合国成员国负有履行这些条款的法律义务,不遵守这些内容就是违背联合国决议。新决议不仅制裁内容广泛,还带有非常强烈的履行义务。”

这是韩国外交部当局人士3月2日发表的观点,与韩国政府发表政府声明对安理会的新决议表示“全面欢迎及支持”的态度如出一辙。但国内外专家一致认为,中国与朝鲜拥有长达1500公里的边境线,对朝制裁新决议能否收到成效主要取决于中国履行决议的意愿。跟踪分析朝中贸易情况的专家们一概指出,对于朝鲜前三轮核试验及导弹试验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四次对朝制裁决议,中国政府仅在履行决议方面表现出了3~6个月的“诚意”,此后便开始“发挥弹性”。多数观点认为,中国政府这次的做法仍然不会出现质的变化。

■在俄罗斯政府要求下做出的三条改动

俄罗斯要求对美中政府拟定的协议草案进行几处改动,其中三处在经过美俄追加谈判后,最终体现到了决议内容之中。首先,在美中协议拟定的新增制裁对象名单中删除了朝鲜矿业开发贸易公司的俄罗斯代表张成哲(音)。因为拥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俄罗斯政府反对相关制裁,主张“无法承认没有依据的制裁”。其次,关于禁止向朝鲜出售或提供航空油料的制裁措施,新增加了“允许朝鲜民航客机在返回平壤时进行二次加油”的例外条款。因为俄罗斯指出,朝鲜高丽航空客机飞抵莫斯科后,若想返回平壤,不可避免需要二次加油。高丽航空仅开通了中国与俄罗斯航线,因此这一例外条款很可能成为对朝禁运航空油料的一个“漏洞”。另外,关于禁止进口朝鲜煤炭的措施,俄罗斯要求加入第三国生产的煤炭经朝鲜罗津港出口时需要向安理会制裁委员会申报并获得去许可的条件,预设了例外条款。分析认为,俄罗斯此举体现了对韩朝俄三国合作项目“罗津哈桑项目”的高度关注。虽然有部分观点认为,俄罗斯要求做出这些修改属于一种“权术”,但从修改内容来看,并未损害制裁措施的本质内容,更多只是出自本国经济利益的一种实用调整。

■封锁朝鲜利用国际金融网络的渠道

新决议禁止朝鲜银行在国外开设新的分行和事务处,要求成员国在90日内关闭现有的朝鲜银行国外分行,并禁止成员国的金融机构在朝鲜开设事务所和银行账号,只允许为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和联合国机构在朝鲜境内的活动提供必要的汇款业务。韩国外交部评价称“这一金融制裁措施强度远超(2005年)汇业银行(BDA)金融制裁(被指存在洗钱嫌疑),将对朝鲜造成直接的强烈打击”。然而,朝鲜在汇业银行事件后一直有意避开利用国际金融网络进行的正常金融贸易,而且据说朝鲜在国外设有数十处金融机构,其中大部分集中在中国,还有一部分挂着金融机构之外的伪装招牌处理汇款业务。因此,制裁能够收到多达成效,人们的预测各不相同。

■矿产品与武器贸易禁运,货物检查和驱逐

禁止朝鲜出口矿产资源(煤炭、铁矿、金矿、钒、钛、稀土),禁止向朝鲜出售或供应航空油料(含火箭燃料),对发往朝鲜或来自朝鲜的货物进行“强制检查”,对介入非法行为的朝鲜外交官、政府代表以及第三国人士进行驱逐,禁止对朝出口一切可能用作军事用途的物品(强化一揽子制裁制度)等美中协议的草案内容原封不动写入了最终制裁决议。矿产资源禁运和货物检查的效果一样取决于中国履行决议的决心。其中的例外条款允许朝鲜进行“民生用途”的煤炭和铁矿石出口,可能成为制裁内容的一大“漏洞”。

■朝鲜对外派遣劳务人员与侵害人权问题引争议】

新决议在前言中明确表示“对朝鲜居民所处的深重苦难感到深刻担忧”。这是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中首次提到朝鲜人权问题。韩国外交部认为这一内容“有望成为国际社会针对朝鲜人权问题采取制裁措施的一个依据”。事实上,韩国外交部长尹炳世3月2日(当地时间)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时就曾谈到朝鲜人权问题,谈到了朝鲜对外输送的务工人员受到“人权侵害”的问题。对外输送劳务人员是朝鲜赚取外汇的主要来源之一。据了解,以中俄两国为中心,朝鲜至少外派了5万务工人员,最多可达20万名。不过,阻止朝鲜对外派遣务工人员的问题并未成为本次决议的制裁对象。

李制勋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73311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