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州&】加时村济州4•3事件路一游

济州4•3事件当时400余名村民遇难
战胜痛苦的昨日,重生为历史文化村

图为加时里居民们为纪念为村庄重建与故乡发展做出贡献的在日韩侨古堂安在祜先生而建的铜像与在日韩侨功绩碑。
“1948年11月15日凌晨,突然闯入村子的讨伐队挨家挨户地搜查,然后开始放火。全村的房子都是草屋,一着火,火势立即蔓延开来。”

笔者在济州特别自治道西归浦市表善面加时里见到的吴泰京(音,87岁)绘声绘色地描述了70年前济州4•3事件(也称济州岛四三事件)当时村子着火的场面,他对此记忆犹新。仅当天一天就牺牲了30名村民。在遇难者中,不满十岁的有8人,老人有11人。全村350余户有250余户的房子着了火,占比达70%以上。几天后,剩下的房子也着了火,化为一片焦土。

为了活命,村民们不得不四处逃命,有的去了海岸村庄,有的躲进山里。其中,逃往附近海岸村庄表善里的村民被收容于表善小学。1948年12月22日,这些没有青壮年的家庭被视为“逃避者家属”,其中76名加时里居民遭到集体屠杀。翌日又有16人被处决,仅两天就有92人遇难。

图为济州4.3事件遗址Goyadongsan。
在村庄化为一片灰烬后,加时里居民的生活非常艰苦。从1949年5月开始,韩国政府批准重建村庄,此后居民开始逐渐在此聚居,在该村出生后于日本白手起家的实业家安在祜先生等人致力于重建村庄。在加时里事务处前,竖立着献身于村庄重建和故乡发展的安在祜先生的铜像和安兴奎(音)先生等在日韩侨的功绩碑。在济州岛内,只有此处竖立铜像纪念为村庄发展做出贡献的人们。

加时里当时在济州属于偏僻地区,1600余名村民中有400余人以上在济州4•3事件期间遇难。继济州市鲁巷里(现老衡洞)和北村里之后,加时里是第三大人员伤亡惨重的村庄。

去年,居民们修建“加时村济州4•3事件路”,目的就是为了将此处打造为历史教育现场,让韩国国民都能对济州4•3事件时当地村民的经历产生共鸣。现在的加时里已发展为历史文化村,铺设了宽阔的公路,得到了开发,较之70年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若走在村子里回想济州4•3事件的历史,仍能感受到村庄留下的孤寂历史。

该路始于加时里济州4•3事件路中心周围,即加时里本洞济州4•3事件城址。济州4•3事件城址是济州4•3事件时村庄化为一片焦土后,动员村民用石块盖的城墙。接下来看到的是Goyadongsan。因道路扩建,此地变了样,但轮廓被保留了下来。济州4•3事件当时,青年们在此处设立了岗哨,以便在极右团体西北青年团和警察闯入村庄之前通知居民,即使如此,在村子附近避难的30余名村民仍在此地遭到集体屠杀。

经过600多年前设立加时里村的清州韩氏的韩蕆及其儿子坟墓所在地——“韩氏方墓”、村民办祭祀的 具石物堂,以及1879年被流放到济州的勉庵崔益铉为韩蕆后代题写碑文的“勉庵崔益铉先生遗迹碑”之后,就会看到Maduritdongsan。此处也是济州4•3事件当时,村里青年设立岗哨的地方。事件发生期间,若哨兵在Goyadongsan处撤下旗杆,在Maduritdongsan处的哨兵看到后会向村民发出信号。

经过Maduritdongsan后,就能看到济州4•3事件期间曾有十余户人家居住的Jongseomul。此处在人员疏散之后并未重建,后变成农田,因此很难找回以前的样貌。位于加时里加时川东边的Saegareum在化为一片焦土后也没有得到重建,成为了“消失的村庄”。Saegareum曾有20余户、约100多人在此居住,济州4•3事件发生时有25人遇难,人员伤亡惨重。此处有2002年4月济州岛竖立的“消失的村庄”石标。

经过加时川后就能返回至出发点济州4•3事件路中心。若想继续了解加时村济州4•3事件相关历史,或者是想要再多走走,可一直前行至被种类繁多的野草覆盖的甲蝉岳和Dallaengimoru。在加时里首次化为焦土的1948年11月15日,有12名村民藏身于Dallaengimoru,被军人发现后全部遭遇了枪杀。

与当时不同,现在的加时里日新月异,已重生为历史文化村。吴泰京亲历了“4•3”事件,其年长八岁的哥哥也在当时进山避难后失踪。他现在担任该村的济州4•3事件解说员。他表示,“加时里遭受的迫害史无前例,至今都不知道加时里当时为何会死了那么多人。有的人在山里饿死、冻死,有的人为活命下山后遇难。国家怎么能杀害这么多无辜国民。最近除了韩国学生,还有很多外国学生来加时里参观,我曾给他们讲解过济州4•3事件。年轻人要理解济州4•3事件的历史,迈向和平时代”。

文•图 许湖峻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jejuand/84388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