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12 17:12

松代大本营朝鲜人强制劳动现场

为应对“本土决战”而进行的鲁莽工程
6000余名朝鲜劳工遭到征用
遇难者推测可达数百名
不知埋在何处

8月9日,在长野县长野市松代象山地下壕内,研究地区历史的Hara Akimi正对隧道和地面连接的部分进行介绍。远处可以看到光线的地方就是地面连接部分,他手里拿的图片上描绘了被强制征用的朝鲜劳工居住的“饭场”,那是一座三角形屋顶的半地下临时建筑。
“朝鲜劳工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两班倒进行劳动。短短9个月里就挖出了一条长达13公里的地道,这在普通的隧道工程中可能需要几年时间也无法完成”。

8月9日,在日本长野县长野市松代大本营地下壕(要塞)的象山段地下壕前,研究该地区历史的Hara Akimi向游客讲述了这段工程的残酷程度。致力于研究地区历史的他在日本战败后一直在日军强制征用劳工的典型工地——松代大本营进行导游解说工作。

在象山地下壕旁边,有一座日本市民建立的“另一个历史馆——松代”展览馆。从这里展出的物品可以看出当时的劳动环境有多么残酷。这里展出的有工人在爆破后用来搬运石块的背架。加上石块的重量,背架重达60~80公斤。象山地下壕中还发现刻着的“大邱”、“密城(推测为密阳)”等字样。发现字迹的地方并未向外部公开,仅仅以照片的形式展示在公开的区间里。从照片中可以看出,那些遭到强制征用的朝鲜人是多么地思念自己的故乡。

8月9日,在长野县长野市松代象山地下壕内,研究地区历史的Hara Akimi向市民介绍了松代大本营地下壕的历史。
日本在战败前为了将战时最高指挥机构——大本营转移到距离东京200多千米的松代山脉地区,在1944年11月开始修建地下壕。为应对可能到来的本土决战,日本计划将位于东京宫城(现在的皇居)的大本营搬迁到地下壕。这一工程的建设任务由日本屈指可数的大型综合建设公司西松(现在的西松建设公司)和鹿岛(现在的鹿岛建设公司)承接。推测认为,当时共有6000余名朝鲜人和3000余名日本人劳工参与这项工程。但由于日军在战败后销毁了所有资料,目前找不到确切的数字记录。这里现在面向公众开放的只是象山地下壕区间的一部分(大约500米),现在已经成为每年吸引5万多名游客的旅游景点。当时地下壕工程已经完成75%左右,但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工程也宣告中断。

当时韩国并未接到很多受害者申报。由于在工程启动当时,这项工程的日军负责人也不了解工程的实际情况,因而被征用的朝鲜劳工很难针对受害的具体情况进行详细申报。从“抗日战争时期强制征用受害者调查与国外强制征用遇难者支持委员会”发布的资料来看,截止2011年,申报受害的受害者只有18人。

在这项工程中,劳工们需要在引爆后,用凿岩机凿破岩石,然后将石块装上隧道工程中使用矿车。在爆破过程中,对面岩壁上工作的劳动者经常被碎石击中身亡。曾经担任工程的爆破技术师、1991年前一直生活在松代的崔召岩(已去世)在讲述当时的残酷场面时说,“曾经因为坑道内爆破失误,导致4名工友被炸飞,还曾看到有工友的脑袋被夹在天花板的板子中间”。他说“最多的时候一天就要死五六个人”。

对于死亡者的人数,目前只能推测。推算在工程中死亡的朝鲜人至少有220人,多则可能超过650人。

日本长野县松代大本营地下壕的象山段地下壕入口旁,在1995年树立了一座“追悼朝鲜遇难者和平纪念碑”。
很多死于工程的朝鲜人连白骨也无法返回故乡。在象山地下壕附近的惠明寺中,有一座追悼化名为中野七郎的遇难朝鲜人的碑石。这座寺庙的住持中西智敎说“不知道他的韩文名,是西松建设公司的员工把他的遗骸带过来放在了此处”。遗骸已经在2005年被转移到忠清南道“望乡的东山”。目前能够验证部分身份信息的只有4具遇难朝鲜人的遗骸,其他遇难者遗骸流落在什么地方,现在已经无从得知。只能从一些证人口中听到,他们曾看到当时人们用担架抬走了遇难朝鲜人的尸体。

Hara在象山地下壕中用手指向发光的一个地方,那里曾是地面上用来收容强制征用朝鲜劳工的“饭场(建筑工人居住的简易宿舍)”。在已经消失了的饭场,他回忆起朝鲜劳工排着队前往地下壕每天工作12小时的情况。当日参观象山地下壕的平松和子(68岁)说“(战争指挥部)为了建个保护自己的壕,征用了这么多朝鲜劳工,应该感到抱歉。决不能发生战争”。

松代地区的普通日本市民一直守护着松代大本营的这段悲伤历史。1995年,日本市民在象山地下壕入口设置“追悼遇难朝鲜人的和平纪念碑”,并征集了关于当时情况的证言。但是,这里也未能避免历史修正主义的影响。长野市在2014年用胶带遮住了大本营地下壕介绍中“日本居民和朝鲜人被强制征用”中的“强制”一词。

在受到市民组织的批判之后,长野市制作了新的介绍文案,写道“关于这段历史存在诸多看法。并不是所有人都遭到了强制征用”。强调征用朝鲜劳工时使用过“招募”、“介绍”、“征用”等各种方式,利用当时松代大本营朝鲜劳工的复杂来历,否认存在强制劳动。但事实上,即便是通过招募和介绍成为劳工的朝鲜人,大部分也都是遭到强迫绑架,最终被带到了日本。而且为了防止劳工逃走,日本官府和公司一直对劳工们进行着严密监视,并以储蓄的名义扣押了劳工的大部分工资。

去年这里发现了一份写有2600余名朝鲜人及其家属名字的名册,推测是松代大本营工程征用的朝鲜劳工及其家人的名簿。Hara表示,“通过‘又一个历史馆——松代’或者日本国会图书馆,可以申请查阅这份名册”,“最近很多年轻的日本人否认存在强制劳动,希望他们能够对国家的暴力性重新思考”。

长野/文•图 曹基源 驻东京记者

韩語原文: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japan/90536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