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05 14:16

“表现的不自由展及后续”,画展执委冈本有佳采访

“不与作家协商,单方面通报停展
是否事先制定了周全的对策令人怀疑”
日本笔会发表声明敦促“继续展出”

与少女像的制作人、作家金云成(左)与金瑞卿(右)夫妇一道进行了展出策划的冈本有佳(中)开展三天前的7月29日在日本爱知县名古屋市爱知县美术馆前摄影留念。身后的海报就是包括少女像展览在内的“爱知艺术展-2019”海报。(图片来源:曹基源 驻东京记者)
“和平少女像” 最终未能展出到最后。本月1日开始展出的少女像展出仅三天,就因为作为主办方的日本爱知县单方面通报再无法与参观者见面,挂出“停展”的牌子。身为展览会策划的冈本有佳殷切希望展览会能够持续到10月14日展览会截止日期,并于2日在接受《韩民族日报》电话采访时不加掩饰地表达了他的遗憾:“从此不再有讨论韩日历史的场所。”

本月3日下午,爱知县知事大村秀章宣布,由于“爱知艺术展-2019”中包括少女像内在内的作品“表现的不自由展及后续”连续接到电话恐怖威胁,故停止该展览会。包括冈本有佳在内的艺术展执委们于3日发表声明对停展提出批评,称之为“战后日本最大的审查事件”。 冈本有佳曾经参与策划2015年在东京私立美术馆举行的“表现的不自由展”, 但这还是少女像第一次在日本公共美术馆完整展出。

冈本有佳在采访中透露:“爱知县知事大村单方面做出的停展决定。爱知县方面未就停展一事向大部分作家做出任何解释,而且停展也只是做了口头通报,没有书面通知。”冈本有佳对此极为不满,表示“正在考虑动用法律程序”。 他强调说:“爱知县未就停展一事直接向作家们做出解释,这有损于作为国际艺术展的‘爱知艺术展-2019’的整体形象,这种做法显然是在轻视作家。”

他还表示:“爱知县知事大村和艺术总监津田大介所谓‘抗议电话接连不断,办事职员疲于应付,无奈才决定停展’云云令人无法接受。我们也曾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而且非常担心,不知道爱知县方面是否采取过应有的各种对策。”他挖苦说,爱知县方面是否会想到采取现场对策尚属疑问。

他评价说,少女像尽管只展出三天,但已经成为了日本市民们讨论历史的场合。据他说,仅3日一天前来陆续参观 “表现的不自由展及后续”的就有100多人。他还透露说,尽管3日开始展出时有人往少女向上蒙纸袋,做出“侮辱”行为,“但更重要的一点是其他参观者上前进行了制止,并提出‘好好看一下历史’,这非常令人感动”。

据《产经新闻》报道,对少女像的展出一向表示强烈不满的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3日曾对记者团说“(展出)停止还不是事情的结束”,并要求艺术展有关人员作出道歉。据说,河村隆之市长称展出该少女像“承认了韩国方面关于曾经有几十万人被强制征用的主张,这与日本的主张明显不一致”。

“表现的不自由展及后续” 被停展,立即在日本和韩国作家中引起强烈反对。由日本文人组成的“日本笔会” 3日发表声明批评说:“如果没有创作与欣赏之间进行沟通的空间,艺术将失去意义,作为社会推动力的自由风气将会萎缩。官房长官菅义伟2日曾说过暗示停止展览会(国家)拨款的话,毋庸置疑,这种发言本身就是政治施压,导致宪法第21条第二款所禁止的‘审查’。”

包括朴灿敬(音)、林珉旭在内的参加艺术展正式展出的其他韩国作家也纷纷要求撤出本人作品以示抗议。作家朴灿敬、林珉旭4日在同《韩民族日报》通话时表示:“3日下午通过新闻报道获知企划展被停后,立即向艺术展正式展览策划人饭田志保子发出电子邮件,表示撤回展出作品的意向。”朴灿敬还说:“似乎正是因为日本的停展做法大违常识,才有了更多的我们这样的作家。”朴灿敬在本年度艺术展正式展览中展出了对信息与共同体范畴提出质疑的影像作品《新闻的告别》(再见了,新闻),林珉旭则展出了描写韩国战争期间一个人民军少年兵沉醉于美丽森林景色的影像作品《少年兵》。

少女像的制作人、作家金云成(音)与金瑞卿表示,将积极与反对审查的国内外作家联合起来开展运动。“表现的不自由展”送展反映日军“慰安妇”受害人照片的作家安世洪则开办了一个要求撤回展品的在线签名网页(http://hoy.kr/kMcnq)。正在日本当地逗留的安作家4日通过自己的脸书发布,试图与来自日本各地的艺术家和活动家一道冲入被封闭的“表现不自由展” 展区,以阻止展品被无故搬出。

曹基源 驻东京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japan/90448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