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1.14 11:18 修改 : 2017.01.14 11:18

图为1月5日,撤回萨德部署星州斗争委员会和反对部署萨德金泉市民对策委员会等代表正在首尔江南区大峙洞特检办公室前召开记者见面会,敦促特检就朴槿惠政权和提供萨德部署用地的乐天之间有关官商勾结等嫌疑展开调查。(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驻韩美军部署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系统”问题再次成为热点。韩国总统弹劾政局增加的不确定性起到了催化剂作用。美国方面着急地呼吁 “尽快部署”。中国则阻止“在朴槿惠政府任期内完成部署”,也许是将希望放在了提前大选后产生的韩国新政府身上。韩国现在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状态。

韩国该做出何种选择?

先来看看美国的行动。去年10月19日,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在韩美外长与防长“2+2会议”上表示,“将尽快在韩国部署萨德”。韩美联合司令官兼驻韩美军司令文森特•布鲁克斯在11月4日的陆军协会早餐演讲会上预测称,“将在8至10个月内完成韩国萨德炮台的部署”。他在12月13日于龙山国防部大楼与韩国国防部部长韩民求会谈之后,对“您认为萨德系统部署会因为韩国政治状况而被推迟吗?”的记者提问,他回答说“我不认为会被推迟”。此言是指在12月9日国会对朴槿惠总统的弹劾追诉案表决不会影响萨德部署。将在1月20日上台的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的白宫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国家安全助理提名人迈克尔•普林也在12月20日与韩国外交部第一副部长林圣男和韩国国防部政策室长柳济胜(音)见了面,并强调萨德部署决定是“(韩美)同盟坚固性的象征”。现在美国在一心一意地推进“尽快部署萨德”。

中国当前正在竭力防止出现对中国最坏的结果——在朴槿惠政府任期内完成萨德部署。考虑到韩国的弹劾政局,持调整“反对萨德部署”的战略方针的战术行动。中国政府似乎尽可能不把执意要“实施萨德部署”的朴槿惠政府作为对手。例如,中国政府应对“驻韩美军萨德部署”问题的实务负责人、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陈海在去年访韩时没有与任何韩国政府相关人士见面,而是与中国大型事业利益相关的三星、乐天等大企业高层负责人见了面,并以“萨德部署时,要准备好接受接近断交的措施”的威胁性发言对其施压。与韩国朝野主要政治人士见面时也告诫道,执意部署萨德一定会给中韩关系带来重大的恶劣影响。坚守在中国外交最前线的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于1月4日会见了访问北京的共同民主党宋永吉议员一行,王毅部长表示“只有冻结萨德部署加速化进程,(中韩两国)才能在相互理解的立场上继续交流下去”。王毅部长十分罕见地会见了在野党议员并向韩国提出了 “调节萨德部署速度”的要求,还提到了“扩大交流”,这被解读为是考虑到韩国的弹劾政局后所采取的行动。

中国和美国实际上是朝着不同的方向对总统缺席局面下的韩国施压,此举无异于向遗属讨要债款。这就是“大国的傲慢外交”。只不过这却是朴槿惠政府自找的。

问题在于韩国的选择。1月10日(当地时间),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金宽镇在华盛顿与美国安全事务助理提名人弗林会面时说道,“按照协议内容必须部署萨德,在此点上双方意见一致”,“即使中国反对也没关系”。但是如果宪法法院裁定总统弹劾追诉案于4至5月提前举行大选,朴槿惠政府则没有萨德部署的最终决定权。因为萨德部署不会也不可能在5月前完成。对此,国防部部长韩民求3日在有关新年业务报告的事前记者会上,对于“提前大选的话,(萨德部署)在下一届政府中也可能被推翻”的记者观点表示“下一届政府会明智地做出判断”。

总之,关于萨德部署问题的“最终结论”将由提前大选后上台的韩国新政府来定。换句话说,在于韩国的选民们在大选中做出了怎样的选择。

李制勋 统一外交组组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77868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