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2.29 09:26

春装一天后挂在北京服装店中

图为2月24日晚,从中国来采购春装的服装店主人们涌到了首尔东大门区东大门设计广场附近的现代式批发市场周围,使这里成为了不夜城。(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晚上购买的衣服凌晨飞机空运到中国
快速时尚构建快速交易体系

“看一下”,“蓝色、白色”,“没有”,“新款”……

2月23日晚11时30分,在挂着微微飘动的春装的首尔东大门批发市场“U:US”中,中国客人和卖场职员之间的汉语此起彼伏。虽然也有背着巨大“进货包”逛商场的韩国商人,但是东大门的主人好像已经成为了中国商人。他们并不是背着“进货包”,更多情况下是拉着旅行箱逛商场。这些中国批发商被该地区的流行语称为“Hand Carry”。东大门市场第一次迎接的中国客人是来自中国全国的服装商都聚集在一起的港口城市——广州市的大批发商们。但是现在中国内陆各城市的零售商都直接飞来韩国。正如江陵或清州等韩国地方城市的服装店主人采购春装一样,中国北京、杭州、青岛等小服装店的主人为了批发春装也纷纷涌到东大门。

东大门市场作为在全国服装店中数十年间最快提供价格便宜的流行服饰的通路,有说法称国际大势“快速时尚”的原生态就在此地。而东大门的主体,不管怎么说都是批发市场。斗塔、美利来等零售市场有5~6个左右,拥有数万个卖场的30多个批发市场则是东大门的主流。他们在每个卖场安排两三名设计师,从商品企划直到上市,每次都不会超过一星期。再加上每种商品都会以30件为单位制造,这种多品种少量生产的体系则是批发市场的长处所在。

图为2月24日晚,从中国来采购春装的服装店主人们涌到了首尔东大门区东大门设计广场附近的现代式批发市场周围,使这里成为了不夜城。(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如此生产出来的春装现在登上了韩中快速交易的系统,从离开东大门卖场到挂在北京的卖场中,快的话只需两天一夜。去年个人签证签发条件被大大放宽,再加上最近人民币兑韩币的汇率也比平时高,形成了中国商人来韩国选购春装的有利环境。受韩流影响,韩国时尚大受欢迎,在这种情况下具备了中国批发商大量涌入东大门的条件。

提着在中国批发零售商中很有名的U:US和APM商场塑料袋的魏某(43岁,女)称,为了采购大约为400万韩元的物品,首次来到韩国,并计划在韩国待5天。她自称从山东省来的商人,并表示“此次是第一次从国外采购商品,因为曾经来过东大门的朋友说要一起来,所以就跟着来了”,“因为这里的衣服质量很让人满意,所以决定夏天的时候再来一次”。寻找富有魅力的年轻人衣服的中国20~30岁的年轻批发商仍然有很多。来自浙江省的姓“彭”的27岁年轻男性称,“在我工作的商场中,韩国的衣服很流行。所以从去年开始就来东大门采购,这次已经是第五次了”,“今后也计划每个月来一次”。同丈夫一起来采购的来自安徽省合肥市的刘琪琪(音,26岁)称,“从很多年前开始就定期来东大门采购商品”,“因为经常来韩国,数了一下护照上盖的戳,这次已经是第105次来韩国了”。

在东大门东部市场包括这种批发零售商经常光顾的U:US、APM、APM Luxe、designer club等现代批发市场后面的小胡同中,代理发往中国的物流及通关服务的华侨、中国朝鲜族同胞等代理大约有200个。正因为如此,批发市场周边挂着写有“○○贸易”等名字的中国标志牌比比皆是。中国商人在批发十分拥挤的晚上10点至午夜时分,挑选出能在自己服装店里热卖的衣服,用现金结账。虽然也会把衣服袋子装进旅行箱中带走,但是大多数是在衣服袋子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表或自己知道的标识,将其委托于批发市场。批发市场的晚上渐渐过去,到凌晨时,被称为“叔叔”的送货人员们会拿走那些像小山一样堆在服装店前面的物品,即把这些物品寄给代理人。这些物品最早将会被装上凌晨6点飞往中国的飞机,早上8点会到达据说近来通关容易、关税费用低的青岛、杭州、济南等地。要注意中国地方政府不一样的通关政策,尽快掌握当地政府的信息,以便宜的价格获得航空货箱,减少运费,这是代理人的竞争力。最终午夜前后购买的物品在早上结束通关,在下午就会从通关城市到达卖场,春装将会挂在服装店中。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物品将会在第二天上午到达。即使是远在内地的城市,一般也不会超过两三天。

图为2月24日晚,从中国来采购春装的服装店主人们涌到了首尔东大门区东大门设计广场附近的现代式批发市场周围,使这里成为了不夜城。(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东大门批发市场的中国客人最初主要是台湾或香港的商人。但是2009年之后,中国大陆的客人大量涌入韩国,东大门市场的性质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人民币兑韩币的汇率最初一直在120韩元左右浮动,但受国际金融危机余波的影响,2009年曾一度暴涨,临近230韩元,成为了造成大汇兑收益环境的契机。基于此,向中国各地供应服装的广州大客户们开始行动了。东大门服装设计感强,在中国本来人气就很高。再加上,韩流热风不断扩散,为中国商人东大门之行的热风再添了一把火,确保其不会冷却。即使人民币兑韩币的汇率再次稳定在了170~180韩元,广州的中间批发商的脚步也没有停止,从大约2年前开始,成为了中国批发商搅乱东大门的背景。签证签发条件放宽,低价航空路线的增加,这种趋势不断强化,今后也会助力中国商人的东大门批发。属于中国人经常光顾的现代式批发市场“BIG 3”中的U:US 的运营企划组组长刘善圭(音)称,“广州的大客户们一次会购买数千万至数亿韩元的物品。现在虽然换成了购买数十万、数百万韩元物品的中国零售商,但光顾商场的中国商人数量明显增加了。在光顾我们商场的十名商人中有七名都是中国商人。这七名中国商人中,有五名是中国零售商。可以认为是中国商人在弥补我国地方城市服装店的景气停滞的局面”。特别是在首尔做整容手术,脸上还缠着绷带或青紫痕迹明显的中国女性商人在商场中采购衣服的场景成为了这一区域独特的风景。

签证条件放宽,人民币汇率也有利
中国服装店老板为采购春装“熙来攘往”
得益于东大门设计与韩流契合

 

对此,东大门的十来个现代式批发市场为了迎合中国客人的取向,一直在快速地发展变化。从商家角度上来看,包括向中国当地的批发商推销商品在内,还为中国商人不断扩充包装中心、中国朝鲜族同胞职员、中文翻译服务、中文告示板等基础设施。

中国同韩国经济的密切性不仅偏重于制造大企业的对华出口。因为长期进行无票据交易,虽然没有算出准确的经济规模,但是在预计金额大约为10万亿韩元的东大门时尚经济圈内,9.9㎡左右的批发商同数万个中国大陆各地的小服装店之间的交易关系一直在持续,可以说是经济从最低端像毛细血管一样缠在一起。华侨出身、运营代理的一个五十来岁的老板称,“快速时尚中速度很重要,中国批发零售商一般不会交正式关税,但是经常通关就会发现,中国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的通关政策非常重要。最近因为萨德等问题,韩国的对华关系恶化,预兆不是很好,代理业的老板们讨论了应对危机的方法。这是因为几年前,看到了日本观光企业因对华关系恶化而遭遇挫折的一幕。事实上,若中国通关当局称将会按照规定原则行事的话,东大门的这种交易可能会变得十分困难”。

实际上,东大门批发市场在去年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事件发生时,便深切感受到了中国的分量。运营女性服饰批发的老板李某(30岁)称,“平时我们市场虽然被认为是中国人的市场,但是受MERS事件的影响,大约有两个多月没有中国客人光顾,市场整体都变得很清闲,真的感受很深。当时我们店的销售额也减少了一半,在商家的层面上,也开始实行下调租金等紧急对策。感觉中国虽然会让我们吃饱穿暖,但是中国的风险同样也很大”。

一过凌晨一点,光顾不夜城的东大门批发市场的客人也略有减少。但是在东大门小巷中提供宵夜的路边摊及酒家等因中国客人的劳累、心绪不宁的声音,再次变得熙熙攘攘。

郑世罗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73251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