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3.20 14:55

表达略欠细腻、稍显遗憾

3月18日,坐守在首尔光化门广场的14个世越号帐篷被全部拆除,孩子们的遗照以及环抱遗照的黄色菊花也离开了广场。2014年7月,世越号遗属呼吁查明真相并搭建起了露宿帐篷,在此度过了4年零8个月、1700多个日夜。

韩国社会永远的创伤——“世越号惨案5周年”在即,大银幕也将接连上映两部以世越号为素材的电影:《恶霸警察》(20日上映)采用犯罪电视剧的套路,以腐败警察为主人公讲述世越号惨案;《生日》(4月3日上映)则借4月16日离开人世的儿子生日的机会,讲述活着的家人和邻居的故事。两部作品和此前电影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们都是将世越号惨案放在了“商业电影”的框架内展开。

图为电影《恶霸警察》中的场面。(图片来源:华纳兄弟)
从制作消息传出起,电影界内外就纷纷有观点指出“为时尚早”。到目前为止,韩国社会有不少将悲痛回忆作为商业电影素材的事例,但却没有从事件发生开始到电影上映为止如此仓促的情况。讲述“5•18光州民主化运动”的首部商业电影《华丽的休假》用了27年才得以上映,讲述引发6月抗争的“朴钟哲拷问致死事件”的首部商业电影《1987》也花了足足30年才得以上映。

事实上,上映前提前观看了电影的记者们的反应也是“期待”和“担忧”交织在一起。首先,两部电影在讲述世越号的方式上大为不同。李桢凡导演执导的《恶霸警察》是间接描述了世越号:惯于犯罪的“花纹警察”赵弼浩(音,李善均 饰演)与世越号时失去至亲的少女美娜(音,全素妮 饰演)产生交集后,作为一个创造出了如同臭水沟般世界的成年人,他感觉到羞愧和内疚,并因此而醒悟。李钟言导演的处女作《生日》则围绕因为世越号惨案失去儿子的母亲顺楠(音,全度妍 饰演)和父亲正日(音,薛耿求 饰演),平静地描绘了活着的人们的日常生活,不忍承认子女死亡的父母在儿子生日当天与周围人一起分享关于儿子的回忆的场面是电影的核心。

两部作品都在强调“真实性”,表示已经与世越号遗属进行了充分沟通。李桢凡导演自白道,“看到世越号惨案后,我感觉到凄凉并且愤怒,于是便将它融入了我最擅长的犯罪电视剧中。2015年11月就完成了初稿,但因为是以世越号惨案为素材,所以投资、挑选角色都遇到了困难”。李钟言导演也表示,“2015年夏天,我到安山,开始在遗属身边做义工,将所见所闻所感放到了剧本中,同时又经历了数次推敲”。“4•16家属协议会”执行委员长俞京根(音)本月14日在SNS上发文称,“只有将泪水(《生日》)和愤怒(《恶霸警察》)放在一起,才能化故人水洼为江河改变世界”,同时鼓励了两部作品。

图为电影《生日》中的场面。(图片来源:NEW)
然而抛开真实性,数千次强调导演在讲述饱含全体国民创伤和痛苦的事件时,手法必须无比敏锐、谨慎完全不过分。从这一点来说,《恶霸警察》存在太多遗憾之处。必须将世越号作为主要素材的理由毫无说服力,而且表达方法也过于脱离国民感情。举一个明显的例子,对世越号的焦急情形进行实况转播时,将其与和情人在旅馆里打滚的警察进行对照,试问究竟有几个观众会将这种场面理解为“电影手法”,然后轻轻揭过。哪怕说是为了表现赵弼浩这一角色也难以被赞同。或许从一开始想要在以“火辣”、“畅快”等作为关键词的犯罪娱乐片外衣下讲述世越号的野心本身就有些过大。

作为文化艺术家,导演想要同时履行社会作用和责任的意图值得掌声。“比起遗忘,哪怕是以这种方式被铭记也是好的”,乍一看,这种主张也说得通。但是看完电影后,如果“质疑”和“担忧”代替“同意”和“共鸣”占据主流,导演或许需要反思,自己是否经过了深思熟虑。好的意图未必能产生好的结果。

刘善姬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movie/88648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