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12.10 14:11

从学术视角看“防弹少年团现象”

韩国大众音乐学会定期学术大会 

防弹少年团 BigHit娱乐公司提供
韩国大众音乐学会(会长为圣公会大学教授金昌南)12月8日在首尔清溪川CKL企业支持中心举行第24届定期学术大会,吸引了众多人士参与,其中还包括拉着旅行箱前来的外国人。因为当日策划的大会主题是“BTS现象的现状和未来展望”。以往学术大会的主题都是“传统音乐的流行性或可能性”、“流行音乐和性别”等比较泛化的主题,这次却将主题定为特定偶像组合,堪称非常例外。这说明,防弹少年团(BTS)已经成为一种足以成为学术界研究对象的重要现象。

韩国乔治梅森大学的李圭卓教授发表了《从BTS的成功看音乐产业热点》,指出“在2013年-2014年防弹少年团出道初期,组合在韩国国内的反响并没有很大。作为一家中小型企划公司旗下的组合,他们努力开拓海外市场,最终做出了比国内更大的成就。今年5月该组合登顶BillBoard专辑排行榜,令人们大吃一惊。但这并不是突然发生的事情,是他们从2015年开始一点点积累的结果”。

他表示,灵活利用YouTube、V App、SNS等渠道,将西方人熟悉的音乐元素和异国元素结合在一起进行音乐的创作与表演,以及擅长直接与粉丝们进行沟通等,都是防弹少年团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尤其是,防弹少年团从一开始就积累了大批忠诚的粉丝,使他们能够长期持续地拥有很高人气,而不像鸟叔的《江南Style》一样昙花一现。他分析称,“防弹少年团总是说, ‘感谢各位Army(粉丝名)’,而不是面向不特定的人群泛泛地说 ‘感谢各位粉丝’,将交流对象锁定在 ‘支持我们组合并购买我们专辑的粉丝’身上,强化了与粉丝之间的感情链接。这些粉丝即便只是一小部分,也可以表现出强大的行动力,在以数字音乐为中心的多元化音乐市场上发挥出巨大的力量”。

12月8日,韩国大众音乐学会举办的第24届定期学术大会在首尔清溪川CKL企业支持中心举行。徐政玟 记者
延世大学讲师金正源发表《BTS三角格局:防弹少年团、Army和BitHit之间的权力结构与矛盾》,着重研究了防弹少年团与粉丝之间的关系。他表示,“防弹少年团去年5月出席公告牌颁奖典礼发表获奖感言时首先提到粉丝群Army,非常耐人寻味。防弹少年团总是将Army放在第一位”。

他说,防弹少年团、BigHit经纪公司和Army之间不是垂直关系,而是互相影响的水平关系。他介绍称,“2016年江南站杀人事件之后,歧视女性的问题曾一度成为社会热点。当时曾有20多岁的女性粉丝们抗议防弹少年团歌曲中的部分歌词存在歧视女性的嫌疑。对于这件事情,防弹少年团和经纪公司沉默了一个多月,一直到媒体报道之后,才出面作出道歉。但在今年9月,防弹少年团宣布将与日本带有歧视女性嫌疑的右翼作词家合作之后,遭到了粉丝们的激动抗议,对此组合立刻宣布取消合作,并做出了道歉。说明粉丝们的影响力日益扩大”,“最近因为光复节T恤衫、纳粹图案帽子等问题引起争议时,企划公司负责出面道歉,粉丝们则负责为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和核爆受害者捐款,双方合作非常默契。防弹少年团、BigHit和粉丝Army的关系不仅仅是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关系,也不是单纯的明星、经纪公司与粉丝的关系,而是三者有机合作、各司其职的关系,这个关系架构值得人们关注”。

韩国流行音乐学会举办的第24届定期学术大会海报。韩国大众音乐学会提供
接下来的讨论主要围绕“防弹少年团的成功是否可以算作K-pop的成功”展开。李圭卓教授说,“如果没有以往K-pop偶像组合和音乐人士的努力,防弹少年团应该也不会取得如此大的成功。但是,现在防弹少年团现在的成就似乎已经跨越了K-pop的范畴”。“Idology”的总编米妙(音)表示,“海外粉丝们虽然喜欢长相柔美而且擅长表演精彩群舞的K-pop音乐,但是当他们得知偶像明星们为此不得不从小开始努力训练并存在人权问题时,仍然颇有意见。然而,防弹少年团的出现打破了这一情况。也就是说,防弹少年团几乎就是K-pop的一个反命题”。首尔大学教授洪锡京表示,“我们不应该只关心K-pop,韩流本身产生于日本、中国等东亚国家,而防弹少年团在歌曲《IDOL》里不仅融合了韩国传统国乐元素,还加入了非洲元素,不能带着局限的视角审视他们”。

徐政玟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music/87365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