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3.08 10:58 修改 : 2016.03.08 11:36

追求永远的画作,画金画的金日泰画家

​图为用金子画画的金日泰画家。(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他曾被人们视为疯子,经常被周围人指指点点,妻子也与他离婚,还惨遭家人抛弃。于是他清理了所有物品,隐遁到京畿道杨平,用十年时间磨利一刃。他所追求的,是任何人都不会尝试的画作——用金子制作的绘画作品。他想用24K纯金画画,画出永恒不变的作品。然而,对于一个年轻时候没有学过美术专业的中年男子来说,赌上一切选择的艺术道路可谓无比孤独。直到60岁,他才开始得到世界的关注。英国伦敦的奢侈画廊将从5月12日起为他的30幅作品举办单独一场为期8天的单独画展。奢侈画廊是全球美术界最具影响力的画廊,他也成为了首位在奢侈画廊举办画展的韩国画家。他在尚未得到韩国画坛认可之前,首先得到了世界画坛的认可。他说“我不愿与现有的任何画作或是画家作比较”。充满悲情,又洋溢着自信。他便是独一无二的“金画画家”金日泰(61,岁,见照片)。

人类从很久之前就希望用金子作画,但因为金子太过昂贵,人们都不敢产生用金子作画的念头,只能满足于给画作贴上一层薄薄的金箔纸。金画家却不一样,他一心想用纯金材料作画。而他想用金子作画的原因是,想要画出不同于所有现存绘画作品的独特画作。

“在油画或水彩画方面,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很难摆脱模仿西方画家的命运。我想画出自己独特的作品,因为这才是艺术的道路”。他一直追求创新的作品。

玫瑰花(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他从小就喜欢画画,母亲(李正淑,音)曾是小学美术老师,但由于家庭条件困难,不足以支持他走上美术的道路。他在公州读完初中高中后,在忠南大学农业学院读了本科,之后来到首尔,开始涉足房地产行业。他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江南掀起房地产热潮之前购置的土地一夜之间成为金矿,当时只有二十多岁的他已经成为资产数十亿的富人。他还经营酒店夜店,每晚的销售额高达数千万韩元,轻松积累了大量财富。“赚了钱后,开始想要实现小时候对美术的梦想,于是移民到了美国”。

1992年,37岁的他带着母亲和妻子一起移民美国,进入旧金山艺术学校学习了六年美术。晚来学习的美术令他感到非常兴奋,但同时也使他感受到了很大瓶颈。想要超越现存的绘画作品实在太难。于是他决心结束移民生活重新回国。回国路上,他参观了世界大型美术馆,看着大师们的作品暗自立下决心“总有一天也要让自己的作品挂在这里”。

十字架像(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回国后,他开始尝试绘制金画,曾是美术老师的母亲给了他很大启发。但做起来并不容易。他将纯金与化学物质混合涂在画布上之后,立刻就被腐蚀成了黑色。于是他在天然油料中研磨6~7种植物,将金粉掺在其中,制作出不被腐蚀的黄金颜料,并利用韩国生长的五种东西混合制作出可以使黄金颜料贴在画布上的天然粘着剂。这些都是金画家自己制作的材料。他的金画不是平面作品,而是立体画作,并且明暗分明。“我想在画布上表现出绘画、雕塑和塑像的感觉,因为那是没有任何人尝试过的一种作品”。

他制作的黄金颜料需要经过两个月的发酵才能用来画画。他首先在画布上涂抹七遍黄金颜料,将画布变成金色。每次涂抹之后都需要半月时间才能晾干。这意味着,仅是制作用来画金画的画布,就需要花费三个多月。之后他在画布上涂上黄金颜料块,将其放入60~70度的低温烤炉,用48小时将黄金颜料烤成啫喱状态,对颜料进行雕刻后,再涂上三遍金漆。

“油画随着时间流逝会出现皲裂和变色,用纯金制作的金画即使经历千年也不用担心变质或变色”。

用金子绘制画作,材料费实在太过昂贵。妻子要求与他离婚也是因为他为画金画耗尽了所有家产。他声音颤抖着说“10年里我没有见任何人,一个人煮泡面吃,一心致力于研究金画。任何人都想不到我能够真的画出金画”。

他画的内容主要是象征爱的玫瑰花、母亲像和龙、马、猪等祥瑞动物。身为基督教信徒,他还会绘制耶稣的十字架像等圣像作品。他的金画售价昂贵,价格一般都在上亿韩元。

2011年他在仁寺洞举办了首场个人展览,当时画廊的相关人士还曾使用金属探测仪检测他的作品是否真的用金子绘制而成。现在他已经在上海、香港、迪拜、伦敦、科威特、马来西亚、日本等世界各国举行过20多次个人画展。在中国等喜欢黄金的中华圈市场,他的作品还曾卖到上限价格。美国的《纽约时报》介绍称,他的画作在全球美术界掀起了一场金色韩流。2012年,歌手鸟叔曾买下六幅他的金画作品,分别赠予了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歌手麦当娜、微软总裁比尔•盖茨和谷歌总裁埃里克•施密特等人。去年11月他在美国比佛利山庄举行的展览会吸引歌手乔治•艾伦•沃多德、演员黛米•摩尔以及电影《指环王》的皮特•杰克逊导演等名人前往观展,并购买了他的金画作品。金画家还曾向社会福利机构赠送作品,并捐出收益的10%用于帮助低收入阶层。

他在首尔狎鸥亭洞开设了一家名为“Oro画廊”的个人画廊,展示自己的作品,从未将任何一幅作品委托给其他画廊代售。他说“这是画家的尊严,想要像一名画家一样活着”。

谈到自己的画作有幸在奢侈画廊单独展览,他说“感觉就像大学路一个跑龙套的无名演员一夜之间荣获了奥斯卡奖”。

文、照片 李吉宇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