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专栏】尹锡悦总统不会看眼色行事吗

5月9日,在首尔龙山总统府,韩国总统尹锡悦举行就职两周年国民报告会暨记者会。(图片来源:总统室摄影记者团)

权泰浩 评论员室长

权泰浩 评论员室长

“希望他(尹锡悦总统)能看眼色行事”。(国民力量国会议员当选者金容兑,SBS电台,5月15日)

尹锡悦总统在国会议员选举败北后不久,于本月9日召开了时隔一年零九个月的正式记者会。他拒绝对其夫人金建希的特检,并表示,“我认为检察官们会公正、严格地完成工作”。当被问及“恢复民政首秘一职是否是为了控制司政机关”时,他否认称,“是为了倾听国民的声音”。

但记者会4天后的13日,法务部对检察机关进行了人事调整,调查金建希所涉案件的检察长级人士全部被撤换。如何解释这种言行不一致。记者会上尹锡悦所说的“检方会公正严明地做好工作”中的检方是13日前的检方还是13日后的检方?

15日,国民力量党所属议员李相珉在KBS电台的一档节目中表示,对金建希所涉案件的调查是否在正常进行?在备受瞩目的状况下,为什么还要进行检察长级别的人事调整,反而使争议进一步扩大?《朝鲜日报》当天社论标题为《调查金建希所涉案件的检察机关干部全面被撤换,一定要现在做吗?》。

3月10日,在仁川国际机场,韩国前国防部长官李钟燮正在准备前往澳大利亚。(图片来源:MBC电视台)

虽然内容不同,但这与国会议员选举前,任命涉嫌对蔡上等兵殉职事件调查施加外部压力的前国防部长官李钟燮为驻澳大利亚大使时的情况如出一辙。当时保守层和国民力量党内部也有很多人对此提出批评,称“在选举即将到来的重要时期,为什么要自找麻烦?”为什么没有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再吃吐出来的东西呢?

尹总统为什么不看眼色行事?是因为从没看过。小时候是教授的儿子,学习好,块头大,应该度过了没有挫折的童年。长大后虽然经历了9次法考的痛苦,但作为首尔大学法学系毕业的检察官生活了一辈子,而且从政不到一年就当上了总统。韩国历史上没有这样的人物。所以,即使成为总统,也要赶走执政党党首李俊锡,把选出党首的方式改为100%由党员投票选出,并通过这种方法让自己心仪的人担任党首。而且,在江西区长补选中,赦免了造成补选局面的犯罪嫌疑人前区长金泰宇,并将其提名为区长候选人。在申办世博会时也自以为是地以为倾注一切就一定能行。所有这些都是偏离正轨的判断和不看眼色的行为。在党内行得通,但一旦离开党,就会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位于首尔瑞草区的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摄于5月14日。(图片来源:金永元 记者)

看眼色也要经历才能进步,训练才能积累。一辈子都没看过眼色的人,不可能突然提高共鸣能力,理解别人的心。眼色是指即使没有有意去预测“别人会怎么想”,也能反射性地感受到的感觉。通常被用作没有信念的胆怯态度的同义词。但是关怀和共鸣的第一步是“看眼色”。在喜欢强势领导人的韩国,对领导人进行夸奖时经常使用“韧劲”一词。但韧劲往往与“不管谁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同义。不再符合时代精神。看眼色的下一个阶段是自我客观化。自我客观化和羞耻心是人类独有的能力。不会看眼色的人自我客观化能力也不会高。结果就会变成“不能接受别人的建议”、“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前总统朴槿惠也不会看眼色。这是因为她的人生都没有看过眼色。如果不看眼色,即使别人都说是“危机”,自己也意识不到“危机”。朴槿惠在2016年4月国会议员选举失败后,也没有改变其施政基调,一切照旧。5月27日,她否决了一项名为《常设听证会法》的《国会法》修正案。8月,特别监察官以滥用职权、逃税及渎职嫌疑委托检察机关调查民政首席秘书禹柄宇。随后,该特别监察官反而因涉嫌泄露调查内容而遭到扣押搜查。8月29日,特别检察官李硕洙提交辞呈。后来李硕洙提交辞呈的原因浮出水面,原因是他对MIR财团涉嫌怂恿捐款等进行了内部调查。在2016年4月的国会议员选举中,执政党遭遇“惨败”,新国家党获122席,共同民主党获123席。而在今年4月的国会议员选举中,包括比例党在内,国民力量党获108席,民主党获得175席。

在一般企业里,如果上司不会看眼色,一开始也会迎难而上去跟他说话,但如果没有变化就会“放弃”,因为不再对其抱有期待。在尹锡悦举行记者会之前,很多国民表示,“没有什么期待,总统不会改变”。现在尹锡悦和国民的关系处于什么阶段?尹锡悦称,唯一看眼色的人是小时候的父亲,结婚以后的妻子。一般丈夫也都看妻子的眼色。但是总统难道不应该先看国民的眼色行事吗?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1140676.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