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10.08 13:55 修改 : 2016.10.08 13:56

黄真美的电视评论  

最近电视中经常播出独自生活的人的日常生活。并非只有《我独自生活》(MBC)和《我家的熊孩子》(SBS)。tvN的《我耳边的糖果》是包含与独自生活的人通话情景的观察综艺。《独酒男女》是以独自吃饭喝酒的人为主人公的电视剧,与以独居人群饮食为中心的《一起吃饭吧》如出一辙。Olive TV的《八点见》和《安静的晚餐》(9月30日结束)是展现一个人吃饭场面的“吃放(吃东西的节目)”。《我的小电视》(MBC)或《喂狗的男人》(Channel A)也展现了独居人士优化的生活方式。

正如20世纪90年代看到英国系列电视《憨豆先生》时他滑稽的表情一样,独自生活,独自吃饭的样子最初也让人觉得陌生。但如今,独居对韩国人来说很普遍。现在韩国最常见的家庭形式是单人家庭,占整体的27.2%。1995年,象征“理想的核家庭”的四人家庭以31.7%的比率占据首位,单人家庭才占12.7%。但20年后的现在出现了逆转,四人家庭仅占18.8%。20世纪90年代申海哲叹唱到“全家聚在一起的晚餐时间,什么话也不需要,就是电视时间”,但是现在全家人坐在一起吃晚饭或是一起看电视的情况也没有了。不论是独自生活或是一起生活,各自吃饭、看电视、通过社交服务沟通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吃放”之所以流行是因为独自生活或独自吃饭的人增加了。看着别人吃饭的样子,产生了仿佛在一起吃饭的错觉。也因此出现了类似《家常饭白老师》(tvN)或是《拜托了冰箱》(JTBC)教学独自吃饭料理方法的“料放(做饭的节目)”。《八点见》和《安静的晚餐》是披着“吃放”本质的“独饭”。出演者们虽然一个人吃饭,但通过摄像头进行沟通,可以营造一起吃饭的感觉。

《我独自生活》和《我家的熊孩子》中独居人士看起来似乎并不遗憾。像《我家的熊孩子》中的母亲一样,虽然单身母亲依然遭受非正常视线,但这并没有成为现实压力。只不过突出了两代人对单身的看法分歧。独自生活已不再是问题,但是孤独是问题。关注这种缺憾的是《我耳边的糖果》和《喂狗的男人》。

《我耳边的糖果》中包括张根硕在内的出演者与陌生人通话并分享深层对话。将这些琐碎的日常生活通过电话窃窃私语,似乎是所有人恋爱初期的心动。独自生活人士最大的缺憾是没有日常交谈的对象。《我耳边的糖果》通过分析独居人士的缺憾,好像我是与出演者通话的人,或者我现在在和暧昧对象进行秘密通话,能得到代理满足。

《喂狗的男人》是观察与狗一起生活的人们的综艺节目。朱炳进生活在超豪华的顶层公寓。他无聊寂寞的日常生活在遇见三只小狗后开始改变。为了照顾小狗们根本没有时间觉得无聊,即使独自一人也变得爱说话。他和小狗们一起与人交往并外出旅游。恰似奥斯卡•王尔德《巨人的花园》一样,一直笼罩在冬日里的他的家引来了春天。《喂狗的男人》中除了朱炳进还展现了成为“狗爸爸、狗妈妈”的人们成长的样子。他们不仅仅是将动物作为宠物饲养,而是成为了动物的伙伴。

实际上,养宠物的家庭达到21.8%,与宠物共同生活的人有千万人。总之就像过去大家庭变成小家庭一样,现在小家庭也在变为单人家庭或宠物家庭。随着结婚率、出生率的下降与离婚率、平均寿命的提高,现在成年后独居已成为默认的事情。即使暂时成立家庭,但因为子女独立、离婚、丧偶等到中年或老年也会再次成为独居人士。

黄真美
随着家务劳动等的外部化,唯一剩下的家庭功能--情绪沟通,现在也变成了通过数字媒体和远隔千里的人互相传递信息,与住在一起的宠物进行情绪交流和肢体接触。如果因此不生孩子导致人类灭绝的话该怎么办?如果害怕这一点,至少要实行育儿社会化。如果将社会再生产继续留给家人,就会加速“谁也预想不到的生育计划罢工”。

黄真美 大众文化评论家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entertainment/76465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