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专栏】关于总统夫人短信的“礼讼之争”

6月25日,在大邱会展中心,韩国总统尹锡悦和夫人金建希出席六二五战争74周年纪念活动。(图片来源:总统室)

金英嬉 总编

金英嬉 总编

让人超越想象的不仅是尹锡悦总统。总统夫人金建希今年1月向国民力量党党首候选人韩东勋(时任紧急对策委员长)发送短信,表示有意就收受名牌包的争议道歉,这一短信内容被公开后,国民力量党内争论不断。

从CBS评论员室室长金圭完(音)重新编辑后公开的短信内容来看,金建希的态度非常诚恳。这与金建希在与“首尔之声”记者通电话时所表现出的随意语气和崔在英牧师拍摄的视频中她所表现出的能言善辩的模样相去甚远。短信内容为,首先谦恭地称呼韩东勋为“韩东勋委员长”,接着表示歉意、然后解释对于向国民道歉一事一直犹豫不决的原因、最后表示即使如此也会遵从韩东勋的意思。如果目的是把责任推向对面,这是一条相当有质量的短信。

韩东勋无视这条短信会给他带来多大的打击还是未知数。1月份也出现过类似的报道,但韩东勋的解释也为目前的情况发展到“集体自残剧”水平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一开始韩东勋表示没有回复短信的原因是要“公私分明”,后来又说“公开的短信内容和实际内容有点不一样”,“短信内容是金建希想强调由于各种情况很难道歉”。他还表示,“2月份总统接受KBS专访时,我曾建议尹锡悦总统道歉,但总统室强烈反对,甚至要求我辞职”。谁都能够猜到今年1月总统室要求韩东勋辞职的理由不是“不正当推荐金京律为国会议员候选人的争议”,而是金建希的问题,但没有人“敢”正式说出口。当事人韩东勋确认了这一点。

不过围绕短信真实意图的争论有必要像现场直播一样进行吗?不管过程如何,金建希始终都没有就收受名牌包的争议道歉。无论是总统夫妇还是韩东勋,都只把道歉视为选举的利弊,而并未把国民感受到的虚脱感和侮辱感放在第一位。但此次争论无意中唤起了一些问题,从这一点来看,此次争论不无意义。

首先,就像朝鲜王朝时代后期的“礼讼之争”(关于礼节的争论)一样,在21世纪大韩民国政党内部正在争论一件对第一夫人礼貌不礼貌的问题。这进一步加深了国民力量党的守旧形象。即使没有发生这件事,要求使用“小化妆包”这一表述和特检法中不能使用金建希的名字等像极了权威主义时代的事情也一点一点在国民心中堆积。礼讼之争当时,西人和南人就孝宗继母慈懿大妃穿几年丧服的问题进行了两次激烈的争论,最终轮流将对方赶下权位。以此为契机,以共存为基础的朋党政治崩溃,朝鲜王朝陷入混乱,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另外,对尹总统夫妇仍有迷恋的人们也想到了第一夫人“介入国政”的可能性。在崔在英牧师面前,金建希自己也表达过“对统一事业的愿景”。虽然大举邀请极右博主参加总统就任仪式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在公务活动中邀请自己的熟人、第一夫人直接与政府和执政党人士联系则是不同的层面的问题。有很多传闻称,金建希闭门不出时,政界内外人士收到过她的短信或电话。特别是,韩东勋过去与金建希在3个月里通过Kakaotalk互相发送过300多次信息。国民会轻易相信韩东勋担任法务部长官时一次也没有联系过金建希吗?

公开短信这一做法反映了多少金建希的意思目前尚不清楚,但是,仅凭介入全党大会“争议”,就可以把金建希称之为在韩国政治史上开辟新天地的第一夫人。看到在柬埔寨、大邱西门市场,以及在郑仁(音)墓前,拍摄的像画报一样的照片,笔者都会想金建希是不是梦想成为艾薇塔•贝隆。艾薇塔在平民中享受着比身为总统的丈夫更高的人气,被称为“阿根廷圣女”,但对她评价却是戏剧性的两极分化。很多媒体经常报道,不论金建希穿的是连帽衫还是名牌都会“售罄”。金建希的粉丝俱乐部负责人收到金建希在总统室拍摄的照片并上传到粉丝论坛后,粉丝俱乐部会员也会剧增。金建希本身就过着公私不分的生活,所以形成了不需要二附属室或特别监察官等最起码制度的盲目自信,而这些媒体报道对助长这种盲目自信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保守政党内部的分裂其实是“他们自己的”权力之争。问题是,今后类似的矛盾将反复激化,就像礼讼之争一样,势必会吞噬政局。课题堆积如山的韩国社会不能在第一夫人争议中度过3年。如果那条短信的内容是真心的话,那么在检方调查之前,金建希应该自己主动表明立场。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114822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