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专栏】因金建希的参与而进一步分裂的韩国执政势力

7月5日下午,国民力量党前紧急对策委员长韩东勋(左起)、国会议员尹相现、前国土交通部长官元喜龙、国会议员罗卿瑗出席在首尔汝矣岛中央党部举行的“为未来的约定,公正竞选誓约仪式”。(图片来源:韩联社)

孙源诸 评论员

孙源诸 评论员

尹锡悦-韩东勋之间的权力斗争愈演愈烈。内部斗争原本就更加激烈,但这次的力度和强度超过了通常的水平。总统室在国民力量党党首竞选中派出代理人,将韩东勋候选人推向“与尹锡悦断交”的位置,但似乎尤嫌不足。虽然金建希在国会议员选举期间就收受名牌包问题曾发短信表示,“如果党有必要,将接受包括对国民道歉在内的任何处分”。但有人爆料称,韩东勋“无视了”短信。韩东勋似乎想主张,因金建希拒绝道歉,因此输了国会议员选举。

执政党实际上认为金建希也参与了斗争。如果总统是VIP1,那么金建希就不是VIP2,而是VIP0,这应该是很多国民看到政权运转的样子后得到的认识。由此看来,金建希的参与可以看作是,尹锡悦总统夫妇和韩东勋已经越过了一条无法回头的河。一般认为,既然VIP0亲自上场,那尹和韩两者的关系就再也无法修复了。曾经形影不离的尹、金、韩在政治上进入了“你死我活”的斗争。

执政3年时的执政党党首竞选不仅是候选人之间的竞争,而是总统和有力候选人之间赌上政治命运的血战,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因为双方都认为如果在这里落后,那么政治生涯就将结束。

现在尹锡悦似乎害怕若韩东勋成为党首,自己可能无法完成总统任期,国民对尹锡悦的无能专横、不信任和不满已经超过了临界点。不仅是中立层,部分保守层也担心,如果再这样下去3年,国家可能会完蛋,而剩下的则是决定性的一击。因为在韩国,弹劾事由仅限于职务上作出重大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妨碍蔡上等兵殉职案调查可以说就符合了这一点,而韩东勋正是触及到了这一点。

韩东勋公开宣布由大法院院长等第三方推进《蔡上等兵特检法》的方案的瞬间,突破总统否决权,特检实施的可能性就已大幅提高。由在野党推进的现有特检法案可能会因总统的否决权而受阻,但如果由第三方推进特检法案修正案,就无法阻止。改革新党提出的方案是由大韩律师协会推荐的方式推进法案,祖国革新党也表示可以放弃在野党的特检推荐权,可以修改法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韩东勋成为党首,朝野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将戏剧性地增大。即使韩东勋被强硬的保守党心阻挠而落选,但由于拒绝的名分已经减弱,赞成的执政党议员可能会增加,8席防御墙也会倒塌。

一旦特检之门打开,谁也无法保证会在哪里爆出什么新闻,已经爆出的各种重大滥用职权的疑惑很有可能被确定为嫌疑,最近还出现了“金建希行贿”的疑惑。也就是说,不能排除权力腐败和干政事件的可能性。多数民心已经背离,无论爆出什么样的新闻大家都不觉得奇怪。触发民心爆发的决定性一击可以是特检调查,这也是亲尹者们高呼着“如果进行特检,就会被弹劾”(最高委员候选人印约翰)的原因。

韩东勋表示,“将切实阻止尹锡悦被弹劾”,以此否定了特检和弹劾的联系。作为“干政特检”,韩东勋对于朴槿惠弹劾案的通过提供了直接名分和正当性,很难想象他不知道特检可以成为弹劾的扳机,或许反而是因为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才使出了杀手锏。在尹政权统治下的3年,韩东勋最大的课题只能是能否忍受亲尹派的强力牵制和威胁生存下去。弹劾可以消除这种不确定性,通过切实的差别化,将威胁转化为机会。即使不是奇异博士,也应该会考虑多种情况吧。这难道不是周密的政治检察官的代名词吗?

衡量政权危机的指标有民生不满、政治愤怒高涨、执政精英分裂等。目前,这三者都处于临界值。不幸中的万幸是时隔两年再次响起了警告声。在进一步崩溃之前,要树立正义,整顿国家面貌。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114805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