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韩国执政党全党大会总统夫人下场……短信本意之争是否将持续发酵?

罗卿媛、元喜龙、尹相铉敦促韩东勋道歉

韩东勋称金建希短信内容被篡改……实际内容是想强调“难以道歉”之意
“问题不在于我允许金建希就会道歉”
不明确的披露过程……有声音批评“金建希干预全党大会”

7月5日下午,国民力量党前紧急对策委员长韩东勋(左起)、国会议员尹相现、前国土交通部长官元喜龙、国会议员罗卿瑗出席在首尔汝矣岛中央党部举行的“为未来的约定,公正竞选誓约仪式”。(图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国民力量党党首候选人韩东勋无视了金建希短信一事成为全党大会党首选举的最大变数。金建希曾向韩东勋发送短信称,可以就收受名牌包的相关争议道歉。国民力量党所属国会议员罗卿瑗、元喜龙、尹相现则要求韩东勋道歉,并表示,“由于韩东勋的判断失误,使国民力量党输掉了国会议员选举”。

5日,多位“亲尹派”的执政党核心人士一致表示,今年1月,金建希曾多次联系时任国民力量党紧急对策委员长韩东勋,提议就涉嫌收受名牌包一事道歉,但并未得到答复。某亲尹人士表示,“今年1月,金建希给韩东勋发了5次短信,但都未得到回复。也打了几次电话,但都未接听”。另一位执政党人士也表示,“可能是金建希自己斟酌后,想在不告诉尹锡悦的情况下通过韩东勋向国民道歉,且金建希还在短信中表明,若党做出判断会遵守,但被韩东勋完全无视了”。

4日,CBS电台评论员金奎完(音)在节目中表示,“金建希向韩东勋发送的短信内容为‘最近因为我的问题引起争议,给您带来了负担,深表歉意。虽几次想向国民道歉,但在尹锡悦担任总统候选人时曾因我的道歉而导致支持率下降,因此犹豫不决。即便如此,若党做出判断,包括向国民道歉在内的任何处分都会欣然接受。若您有更多的要求,我将尽力而为。我将按照韩委员长的意愿去做,所以请考虑一下’。但韩东勋并未对此做出答复。一位亲尹派人士表示,“金建希提到的‘若有更多的要求’是指甚至可以接受调查,但未得到回复”。

对此,韩东勋于5日表示,“执政党紧急对策委员长和总统夫人,私下就公共事件和政务进行讨论是不合适的。在议会选举期间,本人通过公务渠道与总统室方面进行了沟通”。韩东勋在接受KBS采访时表示,“短信内容被篡改了。实际内容是金建希女士想强调因为存在这样那样的情况难以道歉”。韩东勋在接受YTN电台采访时表示,“问题不在于我允许(金建希)就会道歉。只能理解为,其目的是想在全党大会党首选举之际煽动舆论给我造成打击”。

罗卿瑗、元喜龙、尹相现候选人对韩东勋提出批评,并要求韩东勋道歉。元喜龙在首尔汝矣岛中央党部举行的公平竞选宣誓仪式后表示,“韩东勋无视第一夫人的道歉意向,错过了可以创造转折点的关键时机,这是破坏选举的最大原因之一”。罗卿瑗也表示,“韩东勋武断地判断了议会选举中最重要的问题。做出了政治上不成熟的判断,应该进行道歉”。尹相现表示,“韩东勋在担任检察长期间,与作为检察总长夫人的金建希通过KakaoTalk发送过332次短信,这也曾一度成为舆论话题”。

在该情况下,有人指出,金建希短信被公开的过程令人费解。

国民力量党出身的改革新党所属国会议员千夏岚(音)通过SBS电台表示,“短信会是谁公开的呢?要么是金建希,要么是韩东勋,但我认为是金建希透露的。这是金建希对全党大会的干预”。

此外,即使考虑到金建希过去与韩东勋的密切关系,金建希当时向执政党紧急对策委员长提议进行道歉,且分明还可以通过总统室进行道歉,但最终并没有道歉,这也是令人疑惑的地方。特别是,尹锡悦在今年2月接受KBS采访时并未道歉,只是称“问题在于金建希没能无情地拒绝”。

孙贤洙 记者 徐英智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tics_general/1147938.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