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31 16:39

广场对广场,变成“大片”的韩国政治

“促进检察改革清算司法积弊的国民市民联盟“10月12日下午在首尔瑞草区十字路口举行了“第九次要求清算司法积弊的检察改革烛光文化节”,呼吁开展检察改革,守护法务部长官曹国。(图片来源:姜昌圹 高级记者)
9月28日首尔瑞草洞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门前密集汇聚的烛光形成了一个“大事件”。示威人群高呼着“检察改革”与“守护曹国”的口号,在中央地方检察厅门前蔓延了1公里,连活动主办方都没有想到会涌来如此多人。之前举行的六次周六文化祭活动都只有数千人参加的“守护曹国”集会,而在短短一周里,人群规模扩大了数百倍。接着在10月3日举行的光化门广场“谴责曹国”集会也吸引了大量民众参加。面对这场不亚于“朴槿惠弹劾示威”的集会热浪,无论是政治圈、媒体还是市民社会,都感到无比震惊。因为参与示威的民众大部分都是没有受到特别动员或组织的“普通人”。

■对现有秩序的反抗

这些人为什么要走到广场上呢?参加瑞草洞集会的上班族朴星焕(音,43岁)说,围绕前法务部长官曹国产生的矛盾是“市民与既得利益者之间的斗争”。聚集到广场上参加集会的民众纷纷谴责国会议员“白拿工资不做事”,“上游的水清了,人们才能幸福生活,上面的人却只会算计自己的利益”,对利益集团做出声讨。尤其是在瑞草洞集会中,示威民众把传统媒体和检察一起作为声讨对象,谴责“权力和媒体相互勾结”,“垃圾记者与检察串通演双簧”,体现了集会民众对现有秩序和体系的不信任。

在民众心中的信誉如此之低,很大程度上是各机关咎由自取。媒体急于求成的碎片化报道,给赞反两方都无法提供判断的标准。将其他党派视为“敌人”,而非“竞争对手”的政治生态也很难获得市民认可。自由韩国党作为曾经被民众弹劾的政权,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反省态度,执政党把这样的在野党视为“精日分子”,拒绝与之对话,正义党也没能表现出足以取代原有政党的强大存在感。另外,成为改革对象的检察机关和闹出“司法垄断”丑闻的法院等司法机关也引起了人们的极度不信任。仁川大学教授(政治外交学)李俊韩(音)表示,“这首先是韩国缺少向心力、只有离心力,从而导致无法达成妥协与合作的政党结构的问题,另外,国会无法切实解决问题,司法机关也未能切实发挥其职能,人们对这三大权力部门的不信任一次性爆发了出来”。

■弹劾媒体和政党的广场民众

对于不信任政党和媒体等制度化体制内媒体的广场民众而言,“YouTube”等社交网络媒体是他们最信任的信息传达渠道。在促成瑞草洞大规模集会的主力中,就有亲执政党倾向的YouTube频道“打破时事TV”。参加光化门机会的民众也大部分表示,自己是看了YouTube等社交媒体的消息来到了这里,包括带有强烈右派色彩的“孔炳浩TV”和“你知道TV”等。参加瑞草洞集会的多位市民表示,“YouTube上看到的消息(与传统媒体报道的内容)完全不一样,所以更坚定了态度”,“通过搜索YouTube内容得知了事情真相”。参加光化门集会的人们也普遍表示,“不喜欢看电视新闻,所以只看YouTube”。也就是说,人们通过阵营划分明显的YouTube消费相关消息,然后来到广场参加集会,再通过YouTube观看广场集会的直播。

这就是社交媒体“回音室”效应(《危险的民主主义》,雅斯查•蒙克),指人们在社交媒体上被态度一致的其他用户所包围,自己的主张不断通过周围人得到正向强化,就像处于一个被特殊墙壁包围的房间,自己发出所有的声音都会发出同样的回声。这就是原因吗?在呼吁“守护曹国”和要求“逮捕曹国”的两个广场上,很难听到主张公平、争议、平等的多样化声音。Humanitas的朴尚勋代表说,“集会原本是民众为表达代议制民主未能表达的主张而进行的政治活动,但这次的瑞草洞集会和光化门集会却都是围绕对执政党象征性人物的好恶进行示威,市民们很难发表多样化看法”。

■导致分裂对立的政治

在2016年的烛光示威政局中,政治圈至少还会收集广场的民意,通过“国会申请对总统进行弹劾审判”的机制,致力于在制度内解决问题。而在2019年的烛光政局中,各政党几乎没有做出任何协调矛盾或者收集民意的举动。执政党为“200万烛光集会民众”欢呼不已,在野党则针锋相对地主张“如果瑞草洞有200万人集会,我们就有2000万人”。比起集会民众传递的信息,政党把关注点放在“数字”上,导致广场的对决演变成供人消费的“大片”。

有人对这种消耗性动员民众的竞争表示担忧。不愿公开姓名的一位政治学家说,“过去政党将亟待解决的议题带到国会请愿,实在不行就躺下示威,施压国会在制度内解决问题。但现在群众随时可以通过大规模集会表达集体意志,政党似乎认为,这种方法更有利于贯彻自己的主张”。

无论是把广场政治叫做“清醒市民的参与式民主主义”,还是叫做“民粹主义”,最需要做的,都是冷静回顾并探讨人们通过广场集会提出的问题。中央大学教授李炳勋(社会学)说,“政党政治再次缺位,广场政治再次主导韩国的政治走向”,“如何重新运作好政党政治,这是政治人面临的自我改革课题”。曹前长官虽然离开了,围绕他而分裂的广场政治却依然存在。朴尚勋代表说,“想要治愈这场堪称内战的矛盾给社会造成的伤痕,创造可以对话的民主主义,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虽然前程艰辛,但这是我们的必走之路”。

严智媛 吴妍书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1524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