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25 16:43 修改 : 2019.10.25 16:47

购买WFM股份当天资金从曹国账户中流出

24日,前法务部长官曹国(中间)与儿子(右)为探望郑敬心教授,一起前往京畿义王的首尔拘留所。(图片来源:义王/韩联社)
随着韩国前法务部长官曹国的妻子,东洋大学教授郑敬心(音,57岁)24日午夜被批捕,韩国检方计划最快于下周初传唤曹前长官进行调查。郑敬心借用他人名义购买私募基金投资公司股份的资金一部分从曹国账户中流出的事实被曝光,因此,检方将集中调查曹前长官是否违反了《公职人员伦理法》。

■是否在本月内传唤曹国?

检方正在对被拘捕的郑教授的调查进况进行检查,并权衡传唤曹前长官的时间。检方相关人士表示“虽然最好能尽快决定是否传唤曹国,但仅凭检方的意志是不行的”,“事件当事人的陈述与事实不符,将在整理这种情况的同时决定是否传唤”。与慎重的态度不同,检方内部似乎想提前传唤曹前长官。在调查时间相当长的情况下,核心嫌疑人郑教授被拘捕,因此本月内应该传唤曹前长官进行调查。

实际上,预计将接受检方调查的曹前长官当天上午与儿子一起来到京畿义王的首尔拘留所,探望了被拘捕的郑教授。据悉,当天郑教授的律师团讨论了法院将重新判断的郑教授的拘捕是否妥当等。

■曹国如果知道借名炒股,则违反《公职人员伦理法》

检方注意到,郑教授借名购买12万股蓄电池企业WFM股份当天,从曹前长官的账户中流出了数千万韩元。检方认为,郑教授以去年年初从曹前长官的5寸侄子曹某(36岁)处获得的内部信息为基础,以第三者的名义场外收购了WFM股份,然后以实物证券的形式将其取出并藏在弟弟郑某(56岁)的家中。检方认为,郑教授购买WFM股份是以内部信息为基础购买的犯罪收益,这适用了“利用资本市场法上未公开信息”和“犯罪收益隐匿罪”的嫌疑。

随着郑教授借名购买股票的部分资金从曹前长官的账户中流出的事实浮出水面,检方的调查向曹前长官靠近了一步。如果说到目前为止曹前长官的主要嫌疑是事后知道妻子非法的私募基金投资事实并一同处理的可能性较大的话,那么现在曹前长官在购买股票的时候很有可能知道了投资事实。

如果朝前长官在去年年初知道了夫人购买WFM股份的事实,那么曹前长官则违反《公职人员伦理法》。《公职人员伦理法》(第14条第4项)规定禁止财产公开对象——高层公职人员和利害关系人(配偶,直系亲属等)进行直接投资,而曹前长官在担任民政首席官的去年年初,郑教授借名购买了股份。一位检察长出身的律师表示:“如果曹前长官知道妻子借名持有股票的事实,那么他不仅进行了直接投资,还遗漏了财产申报,所以很有可能违反了《公职人员伦理法》。”

但郑教授也有可能像使用自己的账户一样使用了曹前长官的账户。对此,检方表示“正在对各种可能性进行确认”。对此,曹前长官向《韩民族日报》发送了内容为“我从未买入过WFM股份,与WFM没有任何联系和关联”的短信。

■是否帮助毁灭证据?

关于郑教授的毁灭证据嫌疑“曹前长官”也随处可见。郑教授在检察机关开始调查后,让其资产管理人韩国投资证券公司次长金某更换方背洞住宅和东洋大学办公室等处的电脑硬盘。据悉,金次长向检方陈述称,在更换电脑的过程中回家的曹前长官对他说“谢谢你帮助我的妻子”,之后在更换硬盘的过程中一直停留在家里。

另外,曹前长官在被任命为长官之前举行的记者会上以《2019年第二季度私募基金运作报告书》为基础主张称“因为是盲池基金,不知道投资处”。但检察机关认为,该报告是在媒体报道有关私募基金投资的疑惑后,由郑教授和5寸侄子合谋赶制的。

检方认为,如果曹前长官明知这些毁灭证据的情况仍予以默认,就相当于帮助毁灭证据,对此正在展开调查。一位次长检察官出身的律师表示:“拘捕郑教授的决定性因素是‘有毁灭证据之虞',如果曹前长官参与其中,则问题可能会很严重。”

林载佑 黄春花 朴俊勇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91450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