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为朝美谈判打开突破口,为朝美第二次首脑会谈铺路

青瓦台向期待放宽制裁的金正恩递出牌是?

赞反不一的韩国舆论和警卫安全问题

图为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于9月19日上午在平壤百花园迎宾馆签署《平壤共同宣言》后拍照留念。 ( 图片来源:平壤联合摄影记者团 )
文在寅总统多次提到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年内回访首尔的重要性,再加上韩美领导人已经对此达成正向共识,人们开始把关注点转移到金委员长的选择之上。在朝美围绕无核化和关系正常化的谈判已经陷入停滞状态的情况下,预计金委员长将从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的前景、此前通过韩朝首脑会谈可以取得的实质性成果以及韩国舆论对待自己回访首尔的态度等几方面考虑,最终做出决定。

■ 朝美首脑会谈的前景 对于周末突然成为热点的金委员长早日回访首尔一事,专家们大抵认为回访可以顺利成行。不少分析认为,面对美国国内反对与朝鲜谈判的政治圈和舆论态度,特朗普总统若想发挥“灵活性”,保证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得以举行,就必须说服朝鲜作出让步(采取新的无核化措施),同时美国也需要作出“让步”(采取相应措施)。金委员长曾在第三次韩朝首脑会谈中承诺接受对朝鲜宁边等主要核导基地进行视察并同意有条件地废弃相关设施,预计回访首尔时,朝鲜还将拿出更进一步的措施作为筹码。

今年4月,金委员长选择改变战略路线,决定全力建设社会主义经济。因此对于金委员长来说,放宽并解除经济制裁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也是推动金委员长回访首尔的一大动力。12月1日,朝鲜媒体报道了金委员长视察东海地区军方旗下三家水产工厂的消息,这是金委员长时隔13天再次公开露面。有分析认为,这意味着金委员长已经做出某种决定。

青瓦台强调金委员长早日回访首尔的必要性,也是出自对发展韩朝关系的考虑。崇实大学教授李正哲表示,“在无法保证美国是否会改变态度的情况下,顶着政治压力推动金委员长回访,意味着对增进韩朝互信的重视”,“(青瓦台推动金委员长早日回访)应该是基于对韩朝关系的绝对重视,认为无论朝美关系进展如何,都应当不断推动韩朝之间构筑互信关系”。相反,东国大学教授高由焕则表示,“对于履行韩朝之间的承诺来说,推动(金委员长)回访固然重要,但目前美国尚未作出表态,回访时能够拿出一个什么成果,现在还是一个问题”,表达了略带怀疑态度的视角。

■回访的成果 朝鲜领导人史上第一次访问首尔,韩朝双方能够在这次访问中拿出多少实质性成果,也是朝鲜考虑的一大主要问题。

金委员长访问首尔可以得到的最基本成果当属“提升形象”。朝鲜研究生院大学教授梁武镇表示,“金委员长访韩可以对外展示朝鲜领导人不惜冒着危险、克服(反朝示威等)困难,来推动韩半岛和平并发展韩朝关系的指导思想”,“访问首尔可以塑造出金委员长作为正常国家领导人的形象,为其以后访问华盛顿以及亮相联合国总部舞台做准备”。

重启对朝人道主义援助的问题也可以借金委员长回访的机会开始考虑起来。最近瑞典驻联合国大使奥洛夫•斯科格谈到朝鲜人道主义问题的严峻性,强调有必要对朝鲜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国际社会在对朝人道主义援助相关问题上已经表现出新的变化。不过,在针对人道主义援助的物品种类申请制裁豁免时,美国的态度可能成为一大变数。能够放宽在民生领域的对朝制裁,自然是双方希望的最好成果,但这个问题文在寅政府并不能自主作出决定。

■韩国舆论 据了解,朝鲜官员们普遍担心韩国舆论对金委员长回访的态度。文在寅总统也在12月1日(当地时间)表示,“在金正恩委员长回访首尔的问题上,朝鲜方面最担心的应该就是警卫和安全问题”。总统统一外交安保特别助理文正仁此前曾透露,“(回访首尔)是金委员长不顾周围所有人的反对,独自做出的决定”。2000年第一次韩朝首脑会谈时,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也曾打算访问首尔,但由于考虑到金委员长的安全问题,再加上朝美关系恶化的影响,访问最终未能进行。梁武镇教授表示,“在野党的姿态很重要,在野党领导人需要表现出大方的姿态”。

金志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87273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