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12天出现热带夜

图为在首尔某喷水池处消暑的孩子干脆躺倒在地。(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伴随着历代最严重酷热的持续,首尔有史以来首次出现超级热带夜(指夜间最低气温不低于30度的现象),无论男女老少,呼诉苦痛的人们正在大幅增加。111年不遇的酷热使得各种温热病相关记录连日刷新最高值,夏季健康管理进入了“紧急状态”。

8月1日和2日晚间,首尔夜间最低气温达到30.3度,创下了首尔自1907年开始有气象观测以来的最高温度。夜晚无法入眠的人们第二天无法集中精力工作,呼诉无力和眩晕。因为难以忍受酷热,有的人选择了前往医院、咖啡厅或电影院,甚至还有人选择了出国。另外也有人陷入了恶性循环,每到深夜便借美食、酒水来缓解酷热带来的压力,结果却把身体搞垮了。

首尔已经迎来了连续12天的热带夜,连身体健康的年轻人也开始诉苦,表示“对所有事情都提不起劲”。上班族申某(28岁)表示,热带夜导致自己接近两周没能睡好,结果最近在向上司报告工作时胡说八道,于是被当面训斥“你中暑了吗”。申某表示,“睡着了也会在下半夜被热醒一两次,根本睡不沉”,“早上起床后感觉不到一点轻松,但还要拖着这样的身体去挤满员的公交上班,因此总是无精打采、反胃恶心。这种状态丝毫不见好,我在想要不要去一趟医院”。

大学四年级学生姜某(23岁)在放假前制定的计划也因为酷热而泡汤。原本打算在毕业前的最后阶段专心学习托业,但破纪录的酷热使得自己开始头疼,什么都不想干了。姜某表示,“冒着酷热赶去补习班也不能集中精力。上课时,100个人里差不多有15-20个人趴倒在桌上”,“天太热了,连出门见朋友都提不起劲”。

还有的人因为晚上睡不着而选择用夜宵和啤酒度日,结果却把身体搞垮了。公务员金某(29岁)最近每天下班回家后都要用冷水洗澡,然后开着空调喝啤酒,再点一些炸鸡、猪蹄等油腻外卖当下酒菜。金某表示,“如果不喝啤酒实在睡不着,所以回家的时候常常要去一趟便利店”,“白天没有胃口、吃不下饭,等到回家就点高热量的外卖吃。结果肚子上开始慢慢长赘肉,每天早晨脸都会浮肿,但也没办法”。

也有的人干脆提前休假出国。上班族任某(34岁)原本计划今年10月份左右去新西兰旅行,但因为天气太热,于是就把夏季休假提前至8月的第二周,出国前往稍微凉爽一些的札幌。任某表示,“热带夜导致晚上完全睡不着,到了公司工作效率也提不上去,有时候连班也不想上,索性就决定休假了”。

“史无前例的酷热”使得医院的病患数量也开始增加。在工作单位分布集中的首尔江南区三成站附近,一位内科相关人士转述称,“出现脱水等中暑症状的上班族患者近来大幅增加,也有不少人因为(没有胃口)吃不下饭而想要注射维生素液”。江南区清潭洞的一位内科相关人士也表示,“很多人都因为温热病而来医院接受注射”。

随着“要命”酷热的持续,有建议称应当妥善照看好最不耐热的“老人”们。梨大木洞医院急诊医学科医生南宫仁(音)当天在自己的Facebook上发布了一篇文章,表示“眼下急诊室已经成了中暑患者的天下”,“现在对于老弱者而言,室外相当于一处随时都会出人命的地方”。南宫仁还在文章中嘱咐称,“周围的老人家尽量不要外出,最好静躺在有空调的地方。身体硬朗之人应该多加照看老弱者”。

截至8月2日,已有2549名患者向疾病管理本部统计的“温热病监督体制”进行了申报。这是从今年5月20日开始到8月1日为止,韩国全国517家急救医疗机构上报的数字,其中已有30人死亡。这也是自2011年“温热病监督体制”开始启动以来的最高值。

有分析称,更多的酷热受害患者还未被“温热病监督体制”纳入统计。因为该监督体制只以前往急诊室的“重度温热病患者”为对象。从统计结果来看,疾病管理本部公布的温热病患者数量仅为实际接受过医院治疗的“酷热受害患者”的10%左右。在酷热肆虐的2016年,温热病监督体制统计的温热病为2125件,但经过对健康保险数据的分析发现,接受过医院治疗的患者总数高达2.0964万人。预计今年的酷热患者数量或将远高于此。

乙支大学医院教授(家庭医学)吴汉镇(音)嘱咐称,“食欲不振、浑身乏力也属于温热病的一种,年轻人也可能会出现相关症状”,“咖啡中含有咖啡因,它和啤酒中的酒精都会起到利尿作用,加速水分流失,从而加重脱水和中暑症状,因此需要引起大家的注意”。吴汉镇教授还补充称,“平时要多喝水,多吃些凉菜和水果,摄取适量的糖分和盐分”。

申敏静(音) 张洙京 黄锦备 黄礼郎(音)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85605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