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原道洪川最高气温达到41.0,创历史最高纪录

图为8月1日下午,首尔市圣水洞公园内设置的温度计已达到41度。(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韩国连日来一直处于“沸腾”中。8月1日下午,江原道洪川最高气温达到41.0,创下自气象观测以来韩国全国的历史最高记录。首尔39.6度,拿下111年气象观测史上的最高值。从人类到动植物,韩国全国上下均进入了“酷热紧急”状态。截至昨天,韩国中暑患者已超过两千人,死亡家畜数量(323万头)和农作物受灾面积(157.6公顷)也达到了十分严重的程度。

(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官民齐心合力应对酷热

在连日来的“对抗酷热之战”中,官民齐心合力。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下令中止公共招标建筑和土木工程现场的白天时段作业,要求研究延期方案,民间建筑行业也全面中断了下午1时-3时的室外作业,韩国全国主要建筑工地现已停工。

GS建设当天一天临时中断了韩国全国施工现场的室外作业。该公司相关人士表示,“为保障工作人员安全,在此次酷热结束之前,将中断室外作业,只进行室内作业”。大宇建设相关人士也表示,“在下达酷热警报的日子,将采取工作一小时休息30分钟的措施”。

对饱受更大酷热之苦的弱势群体支援也“迫在眉睫”。首尔市当天为棚户居民紧急送去了冰水。首尔市从上午9时开始,在龙山区东子洞等5处棚户咨询处置备了冰冻的350毫升装塑料瓶装自来水。棚户居民和孤寡老人、低收入阶层、流浪汉、建筑工地工人等是首尔市认定的五大酷热弱势群体。首尔市透露称,将采取扩大对能源贫困层的电风扇和凉爽垫等防暑用品支援方针。庆尚南道也紧急组建了救灾小组,同时还将为酷热弱势群体扩建防暑中心,并对废品回收老人等进行特别管理。另外,庆尚南道将利用消防备用车为畜舍和塑料大棚洒水,预防农畜生产灾害。

交通管制、治安管制等室外工作较多的警察也紧急调整了工作方式。首尔地方警察厅当天决定实施“室外工作改进方案”,将警察的室外工作换班时间从目前的一小时缩短为30分钟。警方相关人士表示,“按照相关方针,我们采取了不少对策,包括尽量减少投入到集会、示威现场的人力,以及在大使馆、政府公共机关等必要的室外工作地点设置棚架等”。

韩国铁道公社每天列车运营次数达3400余次,为应对酷热带来的安全事故等危险,24小时应急响应体制将持续至本月底。为防止酷热导致轨道弯曲等,韩国铁道公社安装了降低铁轨温度的洒水装置,同时还在高速线和普通线等75个酷热薄弱区间安装了可以实时监控铁轨温度的检测装置。

图为8月1日,鹭梁津水产市场某商铺前,白色的塑料泡沫箱上空空如也。(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40年来首次放弃摆出海鲜”,普通市民面临紧急状态

无法离开谋生岗位的普通市民们正在与酷热展开斗争。当天下午,首尔铜雀区鹭梁津水产市场Z商家前排开的塑料泡沫箱上空空如也。在隔热效果出色的塑料泡沫箱上铺好冰块,然后再将海鲜摆在冰块上的水产市场的熟悉风景,如今已经在超过40度的酷热面前消失不见。Z商家的老板K某(50岁)表示,“从父母一辈开始经营店铺算起,这是我们40年来首次放弃摆出海鲜”,“高温下,冰盒里的冰块也开始融化,我们也不能一直供应冰块”。在水产市场的老入口处经营了35年D水产的李某(65岁)表示,“每天要用8袋冰块,但天气热人们都只愿去室内,所以生意都很冷清,我们经常连2.4万韩元的冰块钱都赚不回来”。在鹭梁津水产市场做了三年冰块生意的朴升圭(音,39岁)解释称,“一天能卖出1200袋25公斤的冰袋,数量比往年夏季多了20%”。

图为8月1日,市民们参加定期周三集会。(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依旧无法进入室内的人们

面对111年不遇的“最强酷热”,依旧有不少人需要待在阳光直射下的室外。从当天上午11时到下午1时为止,一直在江南区三成站附近分发饭店传单的张某(68岁)表示,“虽然我已经尽量待在树荫下,但天气太热,有时还是会头晕”,“有一次我碰上一位路人,他对我说了一句‘辛苦了’,还给了我一杯冰水,特别感谢他”。在江南区大峙洞一栋建筑前的室外哨所负责警备任务的N某一边擦汗一边说,“24个小时换一次班,每天都在和酷热作斗争,真的就像那句话说的一样,‘这天是要热死人啊’”。

每逢周三、一次不落地参加了1345次“慰安妇”周三示威的参加者也是如此。当天下午,首尔钟路区日本大使馆前举行了“为解决日军性奴隶制度问题第1346次定期周三示威”,对于接近40度的酷热,主办方表示,“如果有人在集会途中头晕,请转移至树荫下或向周围人求助”,并将绘有“慰安妇”少女像的纸扇分发给了参加者。包括身穿校服的学生在内,500多名市民们和平日一样坚守在原地,高喊着“请日本政府向受害者正式道歉”等口号。抱着冰镇的2升容量的塑料瓶参加集会的金宝英(音,41岁)笑着说道,“天气太热了,所以我也想过‘要不要不去参加集会’,但又担心人太少,最后还是来了”。因为暑假作业里有“参加定期周三示威”而第一次参加周三示威的江西区盐景中学三年级女学生崔恩智(音,16岁)、周率(音,16岁)、池民珠(音,16岁)在集会期间也频频拿出便携式风扇,对着脸吹、驱赶酷热。

家畜死亡和鱼类成群死亡

由于难以抵抗酷热,家畜接连出现死亡。据保险行业统计,截至当天,韩国全国家畜死亡数量达323万多头,预计损失金额高达173亿多韩元。家畜死亡登记中包括301万只鸡、17.6万只鸭和1.4万头猪等。各地区方面,从高到低依次为全罗北道88.1万头、忠清南道59.3万头和全罗南道54.5万头。

当天,韩国全国水库的蓄水率降至65.2%,酷热导致蓄水率每天蒸发一个百分点。被阳光晒干的果树和蔬菜等农作物灾害也在迅速扩大。预计短时间内,酷热还将持续下去,农作物灾害或将进一步加重。

在沸腾的天气里,河流中的鱼类也开始出现成群死亡。据悉,京畿道城南市接到报案称,从盆唐区盆唐川养英数字中学(音)到书岘街区间发现有鱼类死亡。赶到现场的公务员打捞起了死后浮在河流上的鲤鱼、鲇鱼和桃花鱼,共计150多条。城南市正在展开调查,预计或是因为持续的酷热导致水温上升,水中缺乏溶解氧,从而出现了鱼类成群死亡情况。

崔民英(音) 辛敏静(音) 黄锦备 崔钟勋 金基成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85583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