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7.12 10:22 修改 : 2017.07.12 14:24

谈及美中敏感的“次级抵制”

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有人担忧表示,就文在寅政府应对朝鲜核导相关,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传达的讯息变来变去正在引发混乱。本月4日,朝鲜试射“火星-14”型洲际弹道导弹(ICBM)后,文在寅总统便发表“柏林构想”与国际社会强化对朝制裁的趋势相呼应,如若不然,稍有不慎便会导致更加复杂的局面。

7月10日晚,韩国外交部就当天康京和部长的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发言向记者们转达了“解释性”的立场。对于康部长的发言想要传达的真正意图,韩国外交部做出了两点解释。康部长对询问对朝制裁方案的自由韩国党议员尹相炫的提问表示,“正与美方就次级(抵制)选项进行协商”。

“次级抵制”是美国对与朝鲜进行“正常”交易的第三国企业、银行等进行制裁的单边制裁方式,此方式会导致中国企业受到直接打击,所以美国尚未草率付诸行动。不仅中国的反抗显而易见,此举也是美国独立的行政措施,是韩国政府不便言论的内容。

韩国外交部当局人士事后解释称,“今天外交部长的(次级抵制)发言正如韩美首脑会谈联合声明中所述,为使朝鲜重回谈判桌将进行制裁和施压,对此,韩国政府将同美国保持密切合作。这是原则性发言”。

康部长对韩朝外长是否有可能于8月初在菲律宾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ARF)时进行会晤的提问表示,“考虑到各种情况,在构想最大限度地利用该契机”,这种回答也令人“意外”。这是因为文总统就与朝鲜对话的“入口”,提及了“核冻结”和“中断进一步的核导挑衅”等,而康部长本人也在外交统一委员会中表示,“(为了对话)必须创造条件”,要以“冻结再次挑衅”为前提。

对此,韩国外交部当局人士表示,“从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是朝鲜参加的唯一高级别活动来看,这只是从原则上回答了这一问题”,“目前,没有韩朝外交部长举行会谈的具体计划”。虽然有人指出康部长并未传达出正确信息,但韩国外交部方面则回应称,“康部长上任还不到一个月”,“因为原本就是一位坦率的人,再等等看”。

金志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80239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