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5.01 11:34 修改 : 2017.05.01 11:35

4月8日白天,tvN剧《独酌男女》已故助理导演李韩光(音)PD的母亲金惠英(音)女士在首尔法兰齐斯科教育会馆召开记者会表明立场。已故李韩光PD在进入公司9个月后自杀身亡。(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坦白来讲,这是一篇检讨书。已故助理导演李韩光(音)在去年10月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记者与李韩光素未蒙面,但他的死却令人深有负罪感与责任感。李韩光在遗书中这样写道:“一天劳动20多个小时,睡两三个小时后再次把劳动者叫到拍摄现场……这曾是我最鄙夷的生活,实在难以持续下去了。”

这也是记者最为鄙视的地方。在进出电视台的过程中,记者发现了工作人员身上令人震惊的“工作问题漠视症”。讨论、批评着“极少报酬”和非正式员工问题的电视台事实上本身就是一个非正式员工的百货商店。根据节目不同,在多至100人的摄制组中,作为正式员工的PD(制作人兼导演)不过几名而已。在李韩光参与制作的《独酌男女》中也仅有四人是正式员工。一般其余的摄制人员,如外协企业(摄像组和照明组等)、派遣工作人员(助理导演等)、自由撰稿人(编剧等)等均由非正式员工组成。

在普遍采取制播分离的制作体系中,要完全揪出“非正式员工”这一问题还存在模糊地带。众多观点认为,若想切断电视台的权力垄断,需要像外国一样仅允许电视台拥有编排权。在外包人员中,老资历级别的能够取得相当可观的收入,有能力的还可同时负责多档节目。甚至有观点认为“鸡窝里飞出金凤凰只会发生在电视娱乐圈”。

4月28日,在首尔上岩洞CJ E&M办公大楼对面召开了悼念李韩光(音)PD的市民悼念文化祭。图为参与追悼文化祭的市民们举着烛光。
难道毫无原则的合同与过劳情况就应当被视为理所当然?让李韩光内心痛苦的原因之一就包括被电视台负责人任意摆布的不当甲乙关系(合同上的甲方乙方)。如果《独酌男女》的效果不理想,拍摄中途外包企业便会在一夜之间被炒鱿鱼,甚至会被要回部分预付款。电视台带头做的正是新闻里所一直批判的事情。

一天睡眠时间不足三、四个小时的过劳环境无论如何也无法被容许。一旦拍摄开始,摄制组便要开始三、四个月的非人生活。熬夜是家常便饭,只能坐在路面上或是靠着墙打盹。对于包办杂务的新人而言,工作强度还要更大。在新人摄制人员之间,常常会有关于“极少报酬”的争论。外协企业多是通过临时合同制或兼职的形式补充新人。即便代表赚得盆满钵满,新人的月工资也就150万韩元,多的也不过200万韩元而已,其代价却是3个月没有饱觉睡。

电视台也十分了解摄制组的工作环境和待遇上所存在的问题。自制播分离的21世纪初期开始,这一问题便一直为人所诟病,却从未得到解决。制播分离的过程不可逆,而作品结束后便可以得空,这些不同于其他公司的特点也让这些问题被一直搁置。值得庆幸的是,从几年前起开始出现了寻求切实可行方案的动向。要求推广事前制作,改善拍摄时间有限等恶劣环境的建议逐步增多。2015年,韩国媒体工会下属“保障媒体非正式员工事业团”得以成立。

南智恩 文化部大众文化组记者
李韩光家人要求公司作出道歉,改善工作环境以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CJ E&M相关人士表示,“寻找切实可行的方法并非易事”,但是事在人为。应当着手调查行业所处的情况和雇用形式,电视制作标准合同要从部门工资单价与各种津贴,以及明细、遵守拍摄时间开始,之后以此为基础逐条敲定即可。这也是对李韩光家人所应怀有的最起码的良心。

电视台外表华丽无比,但肉眼无法看见的资本逻辑却也在这里深入骨髓。李韩光母亲的泪水令人久久无法忘怀。

南智恩 文化部大众文化组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289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