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1.16 09:30 修改 : 2017.01.16 15:05

1月15日下午,为纪念韩国已故作家申荣福逝世一周年,在首尔九老区圣公会大学盖尔圣堂举行了追悼会。韩国前共同民主党代表文在寅在追悼词结束后回到位置擦拭眼泪。(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1月15日,前共同民主党代表文在寅对韩国外交安保遗案——在韩半岛部署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系统提出了“实际上很难重新协商”的现实论。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称“由于韩半岛现在是准战时状态所以应该部署萨德”,明确了其“安保保守”的色彩。随着大选支持率数一数二的两位有力候选人就萨德问题皆向“右”移动了一步,与围绕萨德的“再讨论”和“接纳论”针锋相对的舆论站位也必然将发生变化。

文在寅前代表在当天接受Newsis采访时表示:“下届政府虽然应该研究解决萨德问题的方法,但我不认为可以取消韩美之间已经达成的协议。”文在寅前代表之前一直在改变关于萨德部署的立场,“由公开讨论及重新讨论,变为中断部署程序和移交下届政府立场”,但此次却是首次表示“下届政府也很难进行重新谈判”。不过其却一直维持着对朴槿惠政府部署萨德决定的批判态度。文在寅前代表指出,“对内,需要国会批准等公论化过程;对外,需要努力对中国和俄罗斯进行外交说服”。

1月14日下午,出发访问故乡的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忠清北道忠州市忠州体育馆召开的忠州市民欢迎大会上,为应对市民的欢呼挥舞着太极旗。(图片来源:韩联社)
提到“尊重烛光民心”、“社会大团结”等词,对于社会和政治问题一直持“中立”态度的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当日在访问平泽市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部时表示,“从萨德部署的原委来看,朝鲜一直在开发核武器,积累弹道导弹技术,而萨德部署的目的是为了对其进行防御。而与周边国家的关系,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外交来解决”,此言为政府现行决定进行了辩护。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对朴槿惠政府的对朝政策也表示,“我认为应对得挺好”。

两位大选有力候选人当天对政府部署萨德决定的评价发言中虽有明显差异,但在现实解决方法上并没有太大差别。只是与文在寅前代表所表示的即使接受萨德系统部署也需要国会批准等公论化程序不同,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未提及这个问题。

据分析,文在寅前代表的这种行为是为了通过党内外扩张“巩固大势论”的战略。在在野党和进步倾向选民的支持下,不仅在多边(所有大选候选人)格局,在双边(与潘基文)、三边(与潘基文、安哲秀)格局上皆开始领先的文在寅前代表在民心的分水岭——春节长假之前,为了攻占中立和无党层打出了最有力的一张牌“萨德再协商慎重论”。相反,多边格局支持率仅略超过20%的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采取在安保问题上确保现有保守派支持的同时,扩大社会和经济领域的中层支持势力的战略。

李世莹 记者, 河鱼泳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assembly/77883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