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1.16 11:35 修改 : 2016.01.16 11:53

“韩越和平基金会”具秀姃的信

去年9月14日,韩越和平基金会成立促进委员会在首尔贞洞弗朗西斯科教育会馆举行了第一次集会,正式开始成立基金会的活动。坐着的一排左起第三人是当日被选为促进委员长的远东大学客座教授卢和旭,最右边是信函的作者。目前基金会促进委员会已有64位各界人士参与。(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1999年,越南乡村
30年来第一个出现的韩国人
他们抓着我的手将我带去了
英国人和日本人建造的慰灵碑与学校

促进建造“越南圣殇”铜像的主体是韩越和平基金会(暂定名)。而在韩越和平基金会中,最核心的人物之一是1999年首次将韩国曾在越南战争期间屠杀越南平民的事实公布到韩国社会的《韩民族21周刊》前任驻胡志明市记者具秀姃。她从去年冬季开始与担任基金会促进委员长的远东大学客座教授卢和旭等人一起参与创建韩越和平基金会的工作。她通过书信介绍了自己萌生成立基金会念头的由来和着手成立基金会的原因。

1994年4月,记得那是一个非常炎热又潮湿的日子。“向您谢罪(謝罪します)”,在胡志明大学校园里偶遇的一对日本老夫妇突然在我面前脱去鞋子跪在地上叩起头来,连行了几次大礼。那年的第一场热带风暴的大雨像荆条一样打在他们背上,脱下后整齐放在一边的鞋子里已经装满雨水,他们依然不肯起身。当时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以后会有一天,我们韩国人也将在越南走上这样一条悲伤的巡礼之路,也会压低头颅连声对人说“对不起”。

1999年,我在越南中部地区追寻韩国军队曾经的足迹,四处寻找徘徊。对于大部分村庄来说,我都是屠杀后30年第一次出现在那里的韩国人。可是,村里的人看到我,立刻抓着我的手将我带到了英国人建造的慰灵碑和日本人建造的学校,在那里我看到了佩戴着德国人援助假肢的韩军受害者。韩国军队过境过的每座村庄都建有慰灵碑,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看到充斥着对韩军憎恶感情的纪念碑,我那在刚刚出生未及取名便不幸夭折的无名婴儿的坟墓前都没有失控的情绪,在Van Ho A忍不住彻底崩溃。

前往纯子学校是很久之后的事情。在明治学院大学就读的高桥纯子1993年乘坐和平之船抵达岘港港,访问了韩军曾大肆屠杀越南平民的Thuy Bo村。当时纯子看到了那些光着脚丫在乡间小路上玩耍嬉戏没有学校可上的孩子们。回到日本后,纯子开始走到大街上展开募捐运动,却不幸遭遇车祸丧生。后来纯子的父母在整理女儿的房间时,发现了纯子生前未能实现的愿望,于是替女儿建起了一座纯子学校。走进学校的操场,到处可以听到学生们大叫“纯子来啦!”的欢呼声。村子里的顽童们也一个个高呼着“纯子,纯子!”一个个地跟在我身后。在那里,在Thuy Bo,我愿意自己被人叫成“纯子”,而不是自己的名字。

虽然时过境迁,但韩国人开始不断踏上通往越南的谢罪之路。2003年利用《韩民族21》读者们的捐款建造的韩越和平公园中已经长满参天大树,从2000年开始以曾经的韩军驻屯地为中心进行免费诊疗活动的“越南和平医疗团”也在不知不觉间迎来了第17期诊疗团 。在青龙部队驻屯的广南省,组织韩越青年和平露营的市民组织“我与我们”为过去发生过屠杀的村子铺平了道路、建造了桥梁、设置了慰灵碑并建造了幼儿园。去年4月,越战中的韩军屠杀受害者还首次受韩国“和平博物馆”邀请访问了韩国。

但越南还有更多我们未曾涉足的地方。设有韩军憎恨碑的Van Ho A村仅允许韩国人走到人民委员会办公房所在的村子入口。对于生活在村子里的人们来说,他们的记忆依然停留在1966年12月那一天的那个时刻,到处充斥着他们颇带自嘲意味的怨声,“落到韩军手里还不如落在美军手里好过”。而在紧挨着的邻村Mylae村,在美国有良知市民的努力下,村里的屠杀受害者获得了援助,医院、学校、博物馆、公园等设施更是鳞次栉比,颇具讽刺意味。啊,我们是不允许进入村里的韩国人。

图为2014年7月和平博物馆主办越南和平纪行时,在韩国访问团面前一边弹奏吉他一边唱歌的段翁亚(音)。1966年12月越南广义省Van Ho A惨遭屠杀时,他被母亲抱在怀中幸存了下来,但火药水却流入了眼睛。左后方是庆北大学教授李廷雨。(图片来源:《岭南日报》提供)
2月Van An屠杀50周年慰灵祭
仓促组织一个韩国祭拜团
将切实铭记和永久陪伴的承诺
融入成立基金会的实践

以韩军派遣战斗兵参战50周年的2015年为起点,从今年开始,越南中部各处将陆续举行韩军屠杀平民50周年慰灵祭。我们打算先仓促成立一个韩国人祭拜团去参加今年2月的Van An屠杀50周年慰灵祭。虽然我们没有可以拿出手的东西,但就算从现在开始,我们也要带着铭记和陪伴的承诺前往那里,“韩越和平基金会”便是这个承诺的化身。

去年9月,由远东大学客座教授卢和旭担任促进委员长,姜禹一、明真等宗教界人士,李廷雨、韩洪九、方贤锡(音)、权仁淑等学界人士和俞弘濬、李喆守、林玉相、郑智泳等文艺界人士齐心合力,成立了“韩越和平基金会促进委员会(暂定名)”。基金会旨在治愈韩国和越南所经历的战争伤痛,更进一步为打开东亚共存与和平的未来作出贡献。为此,基金会将与亚洲地区的各市民团体联手培育新一代和平人权运动家,为韩半岛和亚洲和平运动打下基础。我们走出的第一步,是“少女像”的雕刻师金淑静和金云晟建造“越南圣殇”铜像的运动,并将为筹集韩越和平基金会基金而策划开展一场“韩越和平美术展”。

我们向越南人表达歉疚之情并不只是为了受害者,也是为了消除在我们饱经战争伤害却从未受到治愈的内心中埋藏的暴力因子。因为我们也是一样,只有与历史的记忆实现和解,才能憧憬未来的和平。正当我为安倍没有灵魂的道歉感到愤怒之时,日本老夫妇的谢罪情景蓦然浮现在我脑海之中,实属一件幸事。因为这段记忆可以让人在绝望中重新燃起对散发着美好光芒的“人”的希望。

没有经历过反复思量和痛彻自省的反省和不以痛心疾首的努力为支撑的道歉最终可能都只是为了忘却和不负责任而签发的免罪符。但我相信,只要这个时代愿意把他人的痛苦视为自己的事并愿意与他人一起承受痛苦的“无数纯子们”联合在一起,和平就会逐渐萌芽。在此征集愿意一同主导成立韩越和平基金会(暂定名)的发起人,同时希望各位读者给予温暖的支持。

 

韩越和平基金会(暂定名)成立促进委员 具秀姃 于西贡敬上

参与咨询:韩越和平基金会(暂定名)成立促进委员会 amapvietnam@gmail.com

赞助账号:国民银行324702-04-146079 全美和(韩越和平基金会)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72644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