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2.07 10:48 修改 : 2020.02.07 10:51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本月1日至4日,记者来到美国爱荷华州采访爱荷华党团会议,这是决定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的首场预选。记者在这里看到,居民们充满自豪和兴奋,因为这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中西部小洲,只有316万人口,平时即使在美国国内也不起眼,只有四年一次的总统大选时才会引起全世界的关注。游说现场和街道上遇到的爱荷华人面对不同肤色的记者的提问毫不迟疑地开口作答,每个人都充满自信的说起自己支持相关候选人的理由,那种“在美国首先做决定的是我们”的自豪感形于言色。

如庆典般举行的爱荷华党团会议,因为开票过程中出现荒唐的技术问题,未能当天揭晓,变得有一些混乱。“爱何华党团会议死掉了”,美国媒体争先恐后地如此苛评。围绕爱荷华中间计票结果,候选人们在下一个竞选地新罕布什尔或各自声称自己胜出,或反驳称“结果尚未完全揭晓”。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挖苦民主党“那个党团会议都管不好还想治理国家”,民主党却无言以对。

然而比开票失误更大的混乱是爱荷华党团会议的结果。根据最近的民意调查,媒体聚焦“前副总统乔•拜登和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的对决”上,但媒体的预测完全落空,年仅38岁的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前市长皮特•布蒂吉格与主张进步与改革的桑德斯在争魁中旗鼓相当,形成“布蒂吉格对桑德斯”两强格局。曾担任联邦参议员36年、副总统8年的拜登不但没有拿到第二名,反而跌到了第四,试图成为进步女总统的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超越拜登名列第三。爱荷华州的民主党员选择了略有风险负担的“变化”而非如长期政治经验、中性政策和温和性格的拜登。

看到爱荷华党团会议更支持“局外人”而非老一代政客的投票结果,记者想起了刚刚在华盛顿遇到的一位美国记者的话。他说:“我无法知道谁将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我敢保证肯定不是拜登。”在他看来,尽管拜登有他的优点,但他的高龄、不稳定的讨论能力、狡黠的华盛顿政客形象最终会使他无缘候选人。这种气氛在爱荷华也可以感觉到。桑德斯、布蒂吉格、沃伦支持者们充满确信和热情,而来到拜登游说场的选民中不少人表示“在拜登和○○○之间不知该选谁”。一位50多岁的男选民说:“我支持拜登,但觉得他会输给特朗普。”

虽然仅仅是刚刚开始,爱荷华预选的结果对于一向轻易相信拜登是一个稳定选择的民主党主流而言可能是一个令他们相当慌张的事情。不过,如果有若干挑战者打破特定人物优势论并在竞选中引起地壳变动,对民主党反而是一种值得欢迎的事情。民主党曾经放弃“华盛顿既得权政客” 推出形象清新的人物作为候选人从而成功赢得大选。1992年的比尔•克林顿与2008年的贝拉克•奥巴马就是代表性的例子。2016年“古惑仔”唐纳德•特朗普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并当选总统,仅从这一点即可看出,底层对华盛顿政治的反感与对变化的渴望依然如故。

  民主党会不会将预选初期的混乱拍成可供上映的剧作,将其升华为11月正式选举中获胜的能量?美国大选正在渐渐有趣起来。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2728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