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21 10:09

约翰• 费弗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中心主任
约翰•费弗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中心主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成为美国国会的弹劾调查对象,民主党决定将弹劾调查聚焦于外交政策。特朗普曾为获取作为竞争对手的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的腐败证据而对乌克兰政府实行安抚,这直接违反竞选资金法。特朗普并未否认自己的行为。他公开了同乌克兰总统的通话录音,尽管录音中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他的行为是错误的,但他仍然称之为“无懈可击的通话”。 他还命令政府的人拒绝到国会的作证或拒绝国会的传唤,很明显属于妨碍司法。

即便进行弹劾调查,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解决办法也不会动摇。他的解决办法对于世界领导人而言已经高度个人化,他所达成的协议不是对美国和盟国而是他本人的政治经济处境有利,他一直在致力于利用同外国的联系使形势朝着有利于他本人在2020年大选中取胜的方向发展。

我们来看最近的例子。特朗普决定从北叙利亚撤出美军,为土耳其攻击叙利亚库尔德人打开了绿灯。特朗普就这样抛弃了在打退伊斯兰国家的战争中充当过美国核心同盟的库尔德人,这一决定连特朗普的支持者都感到惊愕。但必须看到,特朗普在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后又批准向沙特阿拉伯增派了两千兵力。事实上,特朗普政府去年春天以来已经往中东增派了14000名美军,这同从北叙利亚撤走的1000人不成比较。

综合而言,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集中于削弱伊朗的影响力。沙特是伊朗在该地区的主要敌人,两个国家目前正在也们打一场代理战争,特朗普可以把逊尼派统治的土耳其视为对抗伊朗的潜在同盟。他一向所执着的是让伊朗政权屈服。

特朗普可能认为,无论疑难问题往哪个方向发展,都可以将人们的关注从弹劾问题吸引开。如果特朗普消除沙特和伊朗之间的紧张,他就可以骄傲地以“和平制造者”(仲裁人)自居,并打着国家安全的旗号要求国会停止弹劾。如果他为和平作出的仲裁努力无效,特朗普就可以同伊朗开战,使人们的关注集中到国际纠纷上而离开国内冲突话题。借助于这种“旗帜集会”效应,他可以提高再次当选的可能性。

但其他国家是否会合作尚不明朗。作为对中国保留提高关税的代价,中国采购了更多的美国农产品,这是特朗普同中国达成的部分协议。为了稳定股市从而有资格声称美国经济取决于他本人,特朗普急于在贸易谈判中发出松动信号,中国对这一点非常清楚。中国还清楚,特朗普被弹劾与2020年的美国大选使中国在谈判中筹码分量加大。中国不会就任何问题同美国达成协议。

朝鲜也不愿接受美国行之已久的交易方式。在斯德哥尔摩,朝鲜代表团对美国的谈判态度表达了挫折感。据知,特朗普政府曾提出一个方案,如果朝鲜关闭宁边核设施并停止生产浓缩铀,美国就解除对朝鲜的煤炭、纺织出口制裁。这不同于美国以往采取的“全部或全无”的解决办法,但朝鲜指望着比解除制裁更大的实质性变化。

特朗普明白,哪怕他发出一点点信号让人感觉他是软弱的,那就无异于在水里撒上血,让国际社会的鲨鱼们猛地活跃起来。正如土耳其所做的,外国领导人们会试图利用这个软弱。弹劾调查的力度越大,特朗普越会派出美军,越会在贸易谈判中采取强硬路线,越会向盟国提出过重的要求,从而显示自己并不是软弱的。特朗普的冲动性格越来越明显,开始弹劾调查之前本就不可预测的他现在变得更加反复无常,本来就颠簸的美国外交政策公路也就越发崎岖不平了。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387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