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1.07 10:16 修改 : 2019.11.11 11:15

明确表示“不会介入”韩日冲突仲裁

终结协定会导致安全动荡的报道“言过其实”
应首先让日本收回不正当的“贸易报复”

外交部长官康京和(左起第三)6日上午在首尔钟路区外交部办公大楼会见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戴维•史迪威(左一)和美国国务院负责经济事务的副国务卿基斯•克拉克(左二)。(图片来源:联合采访团)
《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终结时限(23日)即将到来,美国强力施压要韩国“收回终结协定的决定”,但终结协定是韩国政府为对付经济报复采取的迫不得已的对策。美国一面声称“无意介入韩日冲突”,却又对终结协定百般挑剔,这种做法实属本末倒置。如果美国真的担心协定会被废弃,就应当首先力争让日本收回经济报复,因为这才是韩国被迫作出终结协定这一选择的理由。

据悉,正在访韩的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戴维•史迪威6日与青瓦台和外交、国防当局举行连锁会晤,转达了美国希望保留韩日军情协定之意。当被记者问及有关情报协定的讨论进展如何时,他声称“进行了幻想般的讨论”,从而暗示已要求韩方收回终结协定的成命。

围绕韩日情报协定问题,美国最近已进一步走向全方位施压。美国国务院副助理国务卿马克•纳珀上周末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敦促尽早解决,称“韩日军情协定是韩美日三国重要的协调工具”,但同时又明确表示“美国不会做仲裁”。虽然没有直接点名指向韩国,但只强调协定的重要性而对问题的背景只字不提,事实上只能理解为对韩国施压。美国驻日本临时代办乔治普•杨则直言不讳地说“不过正在向韩国政府明确表示韩日军情协定的终结会对美国的国家利益带来恶劣影响”,从而指明矛头就是冲着韩国。但是,如此偏狭的解决方式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综合韩国国内几家媒体的报道,似乎一旦终结该协定则韩国的安全马上就会出现大问题,这近乎歪曲事实。韩日军情协定是2016年11月签订的,如果协定不存在安全方面会有重大的问题,那么在签订该协定之前韩国的安全该是如何危险丛生?协定的军事效用不大,这一点也经国防部长官郑景斗8月份在国会作过证明。虽然可以说“即使是细小的军事情报,有总胜于无”,但也不能因此而言过其实。不能否认,在韩美同盟的框架下,协定有其象征性和价值,但这需要通过韩美双边协商另行解决。自由韩国党代表黄教安6日声称韩日军情协定是“青瓦台和执政党‘拯救曹国’的最大牺牲品”,居然把安全问题当政治谋略工具使用,简直不可理喻。

如果忘却了导致韩国宣布终结协定的始作俑者是日本,则韩日军情协定问题不可能拿出应有的解决办法。最初把强制征用赔偿等历史问题同包括经济在内的当前问题相联系的正是日本,而且日本7月份采取贸易报复措施时曾经作为那样做的名分提出“安全上的担心”。从逻辑上看,既然某个国家提出了所谓安全担心,又如何能同它交流军事机密呢?要解决这个问题,不应当荒唐地对韩国施加压力,应当首先让日本收回贸易报复。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91606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