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26 11:33

美国对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表示“强烈担忧”

对日本的出口限制措施无动于衷
韩美虽为同盟,安全战略也会存在差别

韩国家安保室第二次长金铉宗8月23日在青瓦台春秋馆大新闻厅围绕韩国决定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举行记者会。(图片来源:青瓦台 摄影记者团)
美国对韩国决定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表示“强烈的担忧和失望”。美国如此公开对同盟国表示不满,情况非常罕见。

美国这一表态可能是担心自己在幕后主导签署的GSOMIA终止后,会导致美国的东亚战略核心——韩美日安全合作体系出现裂痕。但日本在7月1日和8月2日先后对韩国采取报复性出口限制措施并将韩国从白色国家名单删除时,美国并未对日本表示“担忧”,只强调“希望韩日通过对话解决问题”,与现在对待韩国的态度完全不同。

韩国国家安全战略研究院咨询研究委员赵成烈表示,“破坏韩日安全合作的罪魁祸首很明显是日本”,“日本针对历史问题采取非对称的经济报复措施时,美国完全不加以批判,却在我们针对日本采取反制措施时说三道四,这样做很容易破坏同盟之间的互信”。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8月22日(当地时间)在加拿大渥太华与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亚•弗里兰会谈后,正在联合记者会上进行发言。(图片来源:韩联社)
也有分析认为,韩国决定终止GSOMIA,等于给不积极斡旋韩日矛盾、只会要求韩国大幅上调防卫费分摊金额的美国出了一道“作业题”。赵成烈研究委员表示,“现在韩美之间的互信已经受到破坏,即便韩国答应美国的要求延长GSOMIA,也不能保证美国会在防卫费分摊金额、霍尔木兹派兵和以后可能提出的在东亚部署中程导弹等问题上接受韩国的要求”,“美国若想恢复互信,应首先努力发挥作用,解决好引发韩日矛盾的日本对韩出口限制问题”。

专家们普遍认为,虽然美国对韩国终止GSOMIA的做法表示不满,这并不意味着韩美同盟关系出现了恶化。韩国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的责任研究委员李寿炯表示,“制约中国的崛起是美国在东北亚的战略核心,韩国安保战略的重心则是韩半岛和平与发展韩朝关系”,“韩美虽为同盟,在安保战略上却存在差别。除GSOMIA之外,两国在韩半岛安全与东北亚和平等很多问题上还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因此,不应认为这次事件会轻易导致韩美同盟出现恶化”。GSOMIA是美国针对中国构建东北亚导弹防御系统(MD)的核心环节。

美国和日本的战略立场也不完全相同。美日虽然共同为制约中国的崛起而提出了“印太战略”,但美国的着眼点在军事和安全领域,而日本则看重该战略的经济与外交效益,不愿过多参与以制约中国为目的的军事作战体系。李寿炯研究委员表示,“美国在GSOMIA问题上对韩国表示遗憾,偏袒日本的立场,可能也是为了引导日本在军事层面积极参与印太战略”。

美国内部也有越来越多地看法认为,特朗普政府对韩日矛盾漠不关心导致情况恶化,敦促美国更加积极地发挥作用,帮助两国解决矛盾。

《纽约时报》8月22日(当地时间)在社评中写道,“特朗普对贸易和同盟不负责任的态度,导致韩日矛盾大幅恶化”,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进行了批判。社评中指出,“韩日敌对情绪的根源在于日本对韩国的殖民统治,尤其是二战期间日本把韩国人作为性奴和强制征用劳工,进行残忍压榨的历史”,“韩日矛盾已经影响到两国的经济和安全,并影响到美国在东亚的利益”,“美国本应提早介入,帮助平息两国之间的矛盾,特朗普政府却一味漠视,对两国的矛盾毫不关心。特朗普以虚假的 ‘国家安全’问题为借口,同时向同盟和敌对国家加征关税。这一点被其他国家活学活用,导致世界贸易体系出现了动摇”。美国和平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弗兰克•奥姆(Frank Aum)表示,“(终止GSOMIA)意味着美国针对朝鲜、俄罗斯和中国在东北亚主导建立的同盟体系开始走向崩溃”,“最终,美国还是应当为解决韩日之间的矛盾发挥积极作用。美国政府应安排文在寅总统和安倍首相直接见面,设法解决问题,在背后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曼斯菲尔德基金会的代表季浩丰(Frank Jannuzi)表示,“美国应当设法促成韩日对话,强调我们之间共同的战略利益和价值”。

朴敏熙 记者,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iplomacy/90692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