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28 10:28

刘康文 统一外交部 高级记者
刘康文 统一外交部 高级记者

美国对文在寅政府宣布终结《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的反应可以概括为“强烈的担心与失望”。有指责称将“失望” 一词作为针对盟国的外交辞令过于强硬,但从美国一直通过多种渠道希望维持《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这个角度而言并非完全不可理解。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第二次长金铉宗也表示“美国的失望是非常自然的”。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美国国务院的评论,它指出“文在寅政府的决定表现出韩国对美国在东北亚地区所面临的安全挑战的严重误解”,这意味着它认为韩国就决定终结《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事宜作出的“为了国家利益”的解释乃“无知所致”,也是日本外相所谓“对地区安全环境做出完全错误判断的应对” 说法的翻版。作为盟国,对安全威胁的认识的确不应该有如此明显的分歧。

同盟关系并非清一色的牢固,合作也不意味着完全同意,有时也会发出杂音产生动摇。尽管如此,同盟关系仍会保持前进,因为会有一个强有力的行为者来分配同盟利益,维护合作的持续性。围绕殖民统治的历史清算问题而产生的韩日冲突,导致日本决定将韩国剔出白色名单和韩国宣布终结《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出现这一情况意味着美国没有或未能发挥那样的领导能力。

韩美日安全合作最初是从美国构想出发的“不稳定的同居”,即使说是美国对拥有不同历史的韩国和日本强作“拉郎配”也不为过。要维持这样的同居,韩国和日本要对历史不问不究,美国在朴槿惠政府时期强力促成慰安妇问题“最终不可逆转的解决”原因也在于此。第二年,美国又促成了《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从而加强了韩美日之间的团结力量。至此,应该说美国的领导力量无论以何种形式在韩日关系中还是得到了贯彻的。

然而此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上台,美国的领导力量从此消失。他打出“美国优先”旗帜,处处将同盟的价值贬得一文不值。特朗普总统不是赞扬韩美同盟关系,而是抱怨维持驻韩美军与联合演习耗费钱财。日本推进修改和平宪法,加速走向军国主义之路,他视若不见。日本的军事膨胀引起对侵略历史的警觉,不可能与友好的韩日关系并立。至少,韩美日安全合作已经出现破裂征兆。

美国国务院在评论中所称“在东北亚所面临的安全挑战” 据认为是指中国影响力的扩大和军事力量的增强。中国的崛起使本地区业已根深蒂固的美国为中心的秩序出现裂痕,从这一点而言这种认识并无错误。中国试图改变现有的东北亚秩序,这与美国利益发生冲突,而美国与中国的冲突是为了联合区域内国家的一系列竞争。

问题在于区域内国家相互之间有着复杂的利害关系,不可能简单地统一到美中对峙架构中来。尤其是区域内国家之间的实力差距小于过去任何时期,在特定领域还发生着颠覆排名顺序的势力之争。所有区域内国家均拥有足够的资产影响地缘政治变化的进程或变化的方向,由此可以说,当今东北亚的变化是盘根错节的。

韩日冲突就是这一复杂性在双边关系中的反映。韩国希望通过争取韩朝关系取得进展,通过同美国与中国的合作在朝鲜半岛构建永久和平体制,而日本想借助美国的印度-太平洋战略解除和平宪法的束缚,成为军事大国。在这一过程中,韩日关系找不到明确的坐标,只能飘摇不定。从现在起,美国在东北亚发挥领导力量的过程中应当进一步发挥深思熟虑,充分反映同盟之间的利害冲突。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737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