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0.29 15:02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系教授 山口二郎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系教授 山口二郎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除极短时间的之外,大部分时间都由保守政权掌权。因此,掌权的日本保守政党和官僚都是现实主义,而对此持批判态度的在野党、进步媒体和知识人都带有理想主义的色彩。更深一步来看,在野党和知识人被视为只会高呼理想,但在现实中没有任何力量的存在;而保守政党和官僚则号称拥有理解认识现实并可以改变社会的力量。

但正如日本政治学家丸山真男在70年前指出的那样,日本现实主义者所说的“现实”只是对既得权力者有利的说辞罢了,要求人们“现实一点”,无异于要求人们向“既定事实”屈服。然而,日本的政治决策者依然以自我为中心,不愿褪去这种单方现实主义的外衣。

不久之前,在日本人的“现实”常识中,朝鲜还是“罪恶化身”,是不能与之谈判的国家。然而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始直接与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对话后,日本的“现实”也随即发生了变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开始表示,愿意无条件与朝鲜对话。从日本最高掌权者的“现实”中,我们很容易理解日本对于“现实”的概念。

本月中旬,国际奥委会(IOC)宣布在北海道札幌举行明年东京奥运会的马拉松和竞走比赛,也体现了日本政策决策者对“现实”的认识可以轻易被更高权威改变的现实。7月末8月初的东京天气炎热,不适合进行户外体育竞技,这一点是明确的“现实”。但为了刺激城市经济,助力城市开发,赛事的申办负责人无视这一“现实”,反而在申报材料中主张“东京多晴天,且天气温暖,拥有适合运动员发挥出最高竞技水平的理想气候条件”。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这句申办词赤裸裸暴露了“宣传的真相”。最终,东京就这样骗过全世界,获得了奥运会主办权。

在东京奥运会尘埃落定后,日本式“现实主义”暴露得更加淋漓尽致。由于财政压力过大,日本国内有不少反对举办奥运会的声音。而且,就像这次国际奥委会宣布的一样,从一开始就有人担心天气酷热可能会导致不少运动员和观众中暑或患上热病。

但是,日本的现实主义要求人们不要对已经决定的事情提出异议,并封锁了不同意见。“向既定事实屈服”,便是现实主义的真正面目。克服或无视各种恶劣条件,咬紧牙关举行奥运会,便是日本现实主义的最好体现。于是,防暑热对策成为热议的话题,日本开始宣传在马路上洒水,抑或是在头顶戴小伞形状的帽子等令人难以分辨真假的对策。然而,国际奥委会宣布在东京之外的北海道札幌举行马拉松和竞走比赛,动摇了日本的“现实”。日本政府虽然沉浸在自己虚拟的“现实”中不能自拔,国际奥委会为了保证运动员的健康和比赛的紧张感,却不能无视“真正的现实”。同时,国际奥委会的决定也体现了在重要问题上对日本的不信任。

最近发生的各种事情令人不禁开始怀疑,日本是不是已经不再是发达国家?围绕奥运会的骚动预示着日本的危机已经发展到最后阶段。此外,无论是在核电政策,还是大学入学考试改革的问题上,日本在作出政策决策的过程中似乎都缺少理智的作用。日本需要发挥“对抗性知性”,让政策决策者摆脱安逸的“现实”认识,认清真正的现实。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497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