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19 10:49 修改 : 2019.08.19 10:52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系教授 山口二郎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系教授 山口二郎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战败后,已经过去了74年。昭和天皇(裕仁)宣布接受《波茨坦宣言》的88月15日,同时又是佛教仪式中追思亡者的“盂兰盆”节,在日本每年都要按惯例在这一天凭吊那些因战争而死亡者的灵魂并祈祷和平。但由于日本国内试图使过去的战争正当化的历史修正主义之风劲吹,导致日本同邻国的关系日益恶化。今天的时代环境已经不是不事声张地悼念亡者就可以的了。生活在今天的我们应该如何去解读日本和亚洲无数牺牲者所唤起的教训,这是一个沉重的考问。

对战争死亡者的看法,形形色色,不尽一致。吉田满所著《大和号战舰的覆没》一书因为我们提示了一个重要的教训。吉田作为一个学生兵成为海军军官,乘大和号战舰参加了冲绳特工作战(一种自杀性攻击或注定要死亡的愚蠢的军事作战),历九死一生而成为幸存者,这本书既描述了他当时的经历。在日本败局已定的情况下为进行愚蠢的特工作战而出征的前一天晚上,年轻的海军军官们争论过他们为什么而死的问题。据吉田记录,作为年长者的臼渊磐大尉说“没有进步的人是绝不可能胜利的,因失败而睁开眼睛是最好的路……我们将成为先行者”,他的话为所有人所接受。

臼渊所说的“进步”与“睁开眼睛”,战后的日本人做到了吗?战败后50多年中,日本在宪法第九条以及和平国家的旗号下在经济发展中奋发图强,开创了一个没有进攻性军事力量的经济大国模式。正是因为有那些战争牺牲者,日本才建设成为一个和平而富饶的国家,这一点是日本天皇和总理大臣对战死者悼念仪式上一再重复的官方见解。

但是,日本经济连续25年处于停滞状态,人口也开始减少,在这种情况下,蔓延了一种毫无根据的民族中心主义和邻国蔑视论。日本政治缺乏一种理性的诚实,它不会直面这样一些问题并厘清这些问题的原因:在那场战争中日本究竟给亚洲人带来多大的牺牲?日本为什么同美国开始了一场注定要失败的的战争?为什么不能早一点承认战败?亲历过战争的人们生前对战争的厌恶,也为一般平民所共有。而且,日本军队在中国和东南亚都做了些什么,是一种不言而喻的常识。当再也不能维持经济大国的自豪感,当亲历战争的支持者们不复存在,和平国家的正统性动摇了。

作为爱知国际艺术展这个艺术节的专项展览,“表达不自由展及后续” 展出了象征慰安妇问题的少女像,而具有历史修正主义倾向的名古屋市长和大阪府知事乃至部分日本国会议员对其提出了强烈批评。艺术节秘书处连续收到威胁恐吓,不得不停展。日韩围绕强制征用问题和出口限制问题交恶,部分政客趁机掀起了一场政治喧嚣。

挑起事端的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说少女像“践踏了日本人的心灵”,他甚至无视日本政府的官方立场——慰安妇在日军的干预下征召和管理的。像河村这种试图否认存在慰安妇的人不能认为是日本人的大多数。问题是越来越多的日本执政党政客也赞成这种虚构的主张,并被煽动起来威胁要使用暴力。给那种日本应该正面面对过去所犯罪行的主张打上“反日”标签,动用各种力量使其沉默下去,已成为一种风气,而这正是臼渊愿以生命为代价去改变的那种退步与迷失。尊重事实尊重自由,才是真正报答战争牺牲者之路。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615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