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23 09:49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系教授 山口二郎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系教授 山口二郎

日韩关系交恶目前看不到结局,日本的电视和杂志还在连篇累牍地批评韩国。这种气氛令人难以忍耐。对韩国的反感,目前在日本国内已经上升为一种小孩子般的自我中心主义,我认为这会制约日本的对外政策并有损害日本国家利益的危险。

国粹主义当前在日本不仅仅停留于以日本的饮食和风景为骄傲,而且发展为企图改变历史。这是个关系到日本国际信用的重大问题,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的民主主义是由战败带来的,而日本对二战以前的殖民地统治和侵略战争的认识结合了日本政治体制的正统性。

日本的战败具体看来意味着日本接受了作为战胜方的同盟国1945年7月发表的《波茨坦宣言》。《波茨坦宣言》中明确指出,军国主义导致日本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接受《波茨坦宣言》,意味着日本承认发动战争的错误进而向世界承诺重建民主主义国家。关于日本在朝鲜半岛的殖民地统治,宣言明确规定,日本的领土限定于包括本州岛(日本群岛中最大岛)在内的原有领土,因而也就等于日本承诺了要否定不正当的殖民地统治。

日韩关系恶化局面下,部分日本媒体和网络社区试图使日本二战前政策与行为正当化的讨论正在蔓延,说什么没有发生过1923年关东大地震当时屠杀朝鲜人事件、韩日合并是日本人对朝鲜半岛施予以的恩惠,这种根本不像话的歪曲历史言论甚嚣尘上。

日本的国粹主义者们企图通过把日本帝国主义和军国主义带来的犯罪行为正当化来恢复日本人的名声,但这大错特错。如果拒绝正视历史赞美过去,现代日本人就违背了战败当时日本向世界做出的承诺。这其中当然有许多问题,但核心的是会否定能作为和平国家一路走来的战后70年的成绩,导致外国对日本产生不信任。

安倍晋三政权并未叫嚣极端非常识性的历史修正主义,但日本政府却主张要韩国遵守国际法,从而推出另一种国粹主义。安倍政权在这里所说的国际法是指1960的日韩基本条约及其附属协定,而这些条约和协定反映了当时日韩之间存在的国力差距和和冷战时代强权政治的必要性,其内容并非恢复遭受殖民地统治一方的权利。

安倍总理在同朝鲜恢复外交关系方面表现出积极的姿态。如果能够按照安倍总理的意图进行朝日邦交正常化谈判,朝鲜方面必然会要求对殖民地统治进行赔偿。目前在朝鲜有多少慰安妇受害者或征用工(强制动员)受害者不得而知,但朝鲜肯定会提出这个问题。到那时,安倍政权是不可能在日韩基本条约框架内说服朝鲜的。日本必须对朝鲜半岛韩朝双方公平地适用现行国际人权法和符合历史常识的政策。我想说的是,把今天的韩国放到半个多世纪前的日韩基本条约去考量,实际上是一种违背道义和人权的自我中心主义。

以民族属性为由否定别国国民和各个民族这种做法会带来多么巨大的的灾难,已通过犹太人大屠杀(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清楚地看到了。我非常担心,今天厌韩热在日本的蔓延有可能导致彻底背弃捍卫人类尊严的最基本原理。我想呼吁,让我们找回正常的精神吧。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044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