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3.15 10:57 修改 : 2019.03.15 11:15

金志锡 大记者
金志锡

大记者

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无果而终”后,美国政府高层官员不断对朝鲜作出强硬表态。虽然他们依然强调用对话解决问题,但字里行间就是希望朝鲜缴械投降。另外,美国还全面向南美洲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府施压,意图颠覆马杜罗政权。美国不仅宣布退出与俄罗斯的《中导条约(INF)》,似乎也不打算延期即将在2021年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美国这些做法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任2年多以来始终打着美国优先主义的旗号,设法重建国际秩序。在经济上,他将美国的短期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选择了经济国粹主义。他不仅单方退出前任总统奥巴马在2015年主导签署的《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和《伊朗核协议》,还与中国等地球村的几乎所有大国都展开了贸易战争。他还打破由美国主导在1995年成立的世贸组织(WTO)的框架,对别国实施报复性关税。即便面对多年的盟友,他也会大力施压对方增加军费支出,以减少本国的经济负担。

除此之外,最近的情况让人们看到,新保守主义也正逐渐成为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另一个轴心。从美国2003年不惜捏造证据也要进攻伊拉克的情况可以看出,新保守主义喜欢通过强迫对手屈服来扩张霸权。特朗普总统虽然因为重视经济利益,而不愿在国外太多使用军事力量,但美国优先主义和新保守主义的共同之处在于,两者都倾向于以美国为中心的思考方式和单边行动。预计在以后,新保守主义的代表人物、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将会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美国优先主义中掺合着实用主义和基要主义的特征。特朗普总统重视实质性成果,但在事关美国中下层白人等支持层认同感的问题上,他却表现得颇为疯狂。相反,新保守主义人士都是重视善恶概念的基要主义者,态度强硬,不会对政治过多关注。特朗普总统倒向新保守主义一侧,可能因为强硬的外交比实用主义外交更有利于在明年大选之前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同时,一直被批判在对外政策中欠缺考虑的特朗普总统可能也想借此拉拢新保守主义的力量。

特朗普的新保守主义转向在拒绝分阶段解决朝核问题与强力施压朝鲜接受一揽子解决方案(大交易)的做法中暴露无遗。不久前还曾提到同时行动方针的美国国务院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现在也改变态度,主张“全面完全解决问题”(一揽子解决方针),态度上出现了180度转变。比根代表与博尔顿顾问通过强调往届政府的谈判失败为美国的强硬立场寻找合理化借口,堪称不负责任的举动。

那么,韩国政府应该怎么做呢?首先,我们应当继续保持现在的努力,设法在朝美之间寻找利益汇合点,通过派遣特使和举行首脑会谈等方法,制定出可行方案,不断保持并扩大谈判动力。如果美国所追求的“大交易”是围绕无核化与和平机制的整个过程制定出相应的路线图,那么双方完全可以就此进行真诚的谈判。但是,如果美国在朝鲜完全实现弃核之前都不打算采取放宽制裁等实质性措施,那么双方的谈判将很难进行。无论什么情况,实际行动都必须分阶段进行。美国也曾承认,无核化是个长期的过程。

如果判断朝美谈判不可能有所进展,我们还有必要考虑与中国合作推动无核化谈判。韩半岛无核化不仅仅是美国的问题,也不是美国和朝鲜不愿为谈判作出努力就可以放弃的事情。事实上,决定对朝制裁的不仅是美国,还有中国的参与。构建和平体制也首先取决于东北亚国家的意愿。问题在于,朝鲜是否愿意把中国和韩国作为无核化谈判的对象。如果两国能够在对朝制裁的相关决定中发挥一定的自主性,朝鲜的态度应该也会发生改变。

从现实来看,最好的解决方案是美国和朝鲜各自退让一步,达成妥协。但现在美国的变数比朝鲜的变数更多,令未来的道路充满荆棘。特朗普总统甚至不顾基本常识,要求韩国多支付50%驻韩美军驻屯费用、承担所有驻扎费用。因此,我们必须考虑到各种可能,制定方案应对美国不愿尽心谈判的情况。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8577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