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9.11 15:47 修改 : 2017.09.11 15:47

李钟奭 前韩国统一部长 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朝美建交与互不侵犯承诺”,很可能会带来朝鲜弃核的巨大转折。如果朝鲜实行核冻结和停止导弹挑衅,联合国也会解除对朝经济制裁。由此一来,将能够创造出落实、履行协议的环境,六方会谈也会制订出有关朝鲜永久弃核及韩半岛和平体制转换的执行协议书。

因为朝鲜第六轮核试验而群情激愤的氛围下,提议谈判可能会显得有些愚蠢。但是根据以往的历史经验,当随着时间的推移,时局重归冷静后,韩国将面临“逼迫和制裁”只会加剧事态陷入恶性循环的现实;同时也会更加清楚地感觉到,除谈判外别无他法的局限。

所有人都夸下海口,认为停止原油供应就可以切断朝鲜的生命线;然而众多朝鲜专家也都指出,此举虽然可以给朝鲜经济带来痛苦,但是却无法让朝鲜屈服。相反,随着朝鲜居民的苦痛不断增加,朝鲜社会的紧张气氛也会逐步提高。在这一过程中,伴随着“走投无路”的情绪扩散,朝鲜通过在停战线和北方界线(NLL)上不断的军事挑衅,将这份歇斯底里如数奉还的可能性也会增大。尤其是在韩国政府带头发起对朝制裁之时,这一危险必然会进一步扩大。所以,韩国政府应该正视,即使是在制裁局势下,也需要稳定处理韩朝关系的现实,并慎重地进行战略应对。

那么,眼下就没有可以让朝鲜弃核的办法了吗?不,办法还是有的。虽然前提是美国必须改变政策,但还有美国和朝鲜建交这张最后的王牌。朝美两国若要在同时行动的原则下,交换彼此之间的需求,美国需向朝鲜表明,“如果朝鲜放弃开发核武器与洲际弹道导弹(ICBM),美国将有意与其签署建立外交关系,以及互不侵犯的协议”。

朝鲜虽然对外高喊“不会弃核”,但却仍留有一丝弃核的余地。借用金正恩的原话来说,即“只要美国不从根本上清除敌视政策与核威胁”,朝鲜就不会回到弃核的谈判桌上。换句话说,如果能够与美国解除敌对关系,同时得到互不侵犯的保证,朝鲜就可以弃核。事实上,朝鲜的这一条件只是在表达上有些粗野,但自朝核问题产生以来的过去20多年间却是始终如一。从金正恩想要拥有核武器和洲际弹道导弹的实际目的进行推断,结论也是殊途同归。金正恩之所以执着于核开发,大体上应该是出于应对美国的对朝敌视政策、夯实国内权力根基,以及切断外部势力对朝鲜政局的武力干预(即确保互不侵犯环境)等目的。总而言之,核心目的就是要维持金正恩体制的稳定。为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利比亚的领导人卡扎菲放弃了开发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后来却在民主革命过程中,遭到了由美国主导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的空袭而倒台,并最终走向死亡(2011年10月)。而在金正恩的三大目的中,最后一个就是以此事为契机而得以坚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通过核开发夯实金正恩权力根基的第二个目的已经得以实现。

如此看来,“朝美建交和互不侵犯承诺”,很可能会带来朝鲜弃核的巨大转折点。如果朝美达成该协议,在朝鲜实行核冻结和停止导弹挑衅的同时,联合国也会解除对朝经济制裁。由此一来,将能够创造出落实、履行协议的环境。再者,六方会谈也会制订出有关为该协议提供国际性保证,以及朝鲜永久弃核与韩半岛和平体制转换的执行协议书。

但美国的立场是,只要朝鲜不表明停止挑衅并弃核的意志,就不可能会进行对话,所以该提议更是连耳旁风都算不上。然而,如果美国感觉到目前的朝核情况已经造成了真正的威胁,就没有理由不对该提议洗耳恭听。对于美国而言,该提议无需花费一分钱,事实上也只会将其称为,在危机走向最后关头之时的“最后对策”。朝美建交正是从朝核问题的根源,即两国间的不信任出发的根本解决方法。

从强调对朝施加极限压力的文在寅政府而言,笔者的提议可能乍一看会令人困惑不解;但事实上,这个方案曾是金大中和卢武铉政府的基本认识,也是在总统候选时期支持文在寅的众多专家的共识。虽然说服美国并非易事,但文在寅政府至少应该从现在开始,直视在严重的朝核情况下,韩国所应发挥的作用,并摆脱对制裁的迎合,向着主导、创造性外交的险峻道路前行。所以,即使不采取该方案也无妨,但需要拿出引导和平打破现状的独立策略与行动。

李钟奭 前韩国统一部长 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1040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