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7.26 13:33 修改 : 2017.07.28 09:03

图为1948年5月14日聚集于特拉维夫博物馆宣布独立的以色列建国功臣们。肖像画中的人物是以《犹太国》展示国家理念框架的西奥多•赫茨尔。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是反犹太主义、犹太复国主义以及希特勒纳粹主义同时诞生的地方。20世纪,鲜血染红的这些政治运动的诞生过程向我们展示了作用和反作用的政治力学关系之典型。19世纪后期,德国和奥地利的犹太人获得了市民权利。长久以来被压制的犹太人在学问和工业领域积极亮相。随着犹太人在社会各领域崭露头角,对此趋势的反动,即反犹太主义的政治运动自此开展而来。19世纪90年代中期,全面推动反犹太主义的卡尔•鲁伊格当选维也纳市长。年轻的希特勒生活在维也纳时深受反犹太主义运动的影响,之后他掀起了纳粹主义风潮。犹太人虽然渴望被德国文化同化,但犹太人的同化诉求越强烈,反犹太主义也越来越强烈。

同一时期,媒体人西奥多•赫茨尔在维也纳组织了犹太复国主义政治运动。从1891年到1895年,赫茨尔在维也纳日刊《新自由日报》任驻巴黎记者。1894年,因炮兵大尉阿尔弗雷德•德莱弗斯涉嫌向德国出售军事情报而被逮捕的“德莱弗斯案”爆发,德莱弗斯因是犹太人而被打上叛徒的烙印。近距离观察此事件的赫茨尔放下了犹太人作为欧洲一员和平共存的希望,写下《犹太国》一书,举起了犹太复国主义的大旗。该书主张,如果犹太人不想受压迫,那就得离开欧洲到巴勒斯坦建立新的国家。赫茨尔虽在1904年离世,但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最终导致以色列的诞生。曾梦想建立自由和平国家的赫茨尔没有想到,按照自己的构想而建立的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造成又一悲剧,

如果欧洲接受了犹太人的同化诉求,那么今天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区的战争及惨相也将不复存在。反犹太主义和犹太复国主义之间,作用与反作用的力学关系也反复出现于其他各种政治关系中。随着压迫与反抗情绪交替强化,敌对感和憎恶心不断积累,这一现象可称得上是“赫茨尔效应”。朝美关系也向我们展示了作用与反对用力学关系的另一典型。朝鲜在苏联解体的20世纪90年代以后一直表现出改善朝美关系的意志,朝鲜渴望通过和平协定保障体系的安全。2000年6•15首脑会谈之时,金正日向金大中透露的秘密便向我们展示了这种情形。1992年,作为金正日特使前往美国华盛顿的劳动党秘书金永顺当时请求称,“希望美国继续起作用,阻止韩国和朝鲜发生战争”。这句话明显表示了与美国和解的意愿。

高明涉 评论员
但朝美关系在此后一直反复处于紧张和危机状态。助长不信任和敌对情绪的作用与反作用政治力学多次摧毁了两国关系改善的契机。其结果正如我们所知。在过去10多年间,朝鲜进行了5次核试验,甚至强行进行了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试验。我们绝不能让这种加重危机的情况继续下去。欧洲的反犹太主义和犹太复国主义让巴勒斯坦这一遥远的地方发生战争和惨祸,朝美之间的冲突将导致韩半岛成为一片火海。文在寅政府应该充当说服朝鲜和美国政府、解除两国相互不信任和敌对的调停角色。重新打开韩朝对话通道才是起点。虽然这将是件历经曲折的难事,但没有其他的道路可选。

高明涉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0426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