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22 10:27 修改 : 2017.06.22 10:27

图为6月15日,文在寅总统在举行6•15韩朝首脑会谈17周年纪念仪式的首尔汝矣岛63大厦会展中心致贺词。 (图片来源: 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文在寅总统6月19日-20日接连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和CBS等媒体采访,发表了韩国新政府在朝鲜问题上的政策轮廓,并提出了首先使朝鲜停止继续开发核导武器,进行“核冻结”,然后再促使朝鲜“弃核”的两步走无核化方针。

采访内容中不乏考虑到6月29日-30日的韩美首脑会谈而对美国特朗普总统进行安抚的表态,因为文总统多次提到了“与美国密切合作”。但文总统也重复表示,“如果条件成熟”,自己愿意访朝与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会面,明确敞开了对话的大门。在奥托•瓦姆比尔死亡导致美国国内对朝舆论极度恶化的情况下,文总统强调“施压”的目的也是为了“对话”,具有重大意义。

最值得关注的是,文总统提到韩国应积极在解决朝核问题的过程中发挥作用,提出了“韩国作用论”。如果将韩半岛问题交由美中等大国主导解决,很可能导致韩半岛问题沦为这些大国全球战略的附庸。考虑到韩国的经济规模和国际地位等因素,现在强调“韩国作用论”不仅毫无唐突之感,还给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正如文总统所说,历史上每当韩国积极主导解决对朝关系时,韩朝关系就会相对和平,美国与朝鲜的关系也相对较好。无论是从国家利益还是从政策效率来看,这都是一个值得肯定的方向。

不过,强化“韩国作用论”不能仅停留在口头理论上。韩国政府还需要表现出足以将朝鲜引导到各种对话和谈判桌前的能量。而且,文总统还需要在韩美首脑会谈上说服特朗普总统同意韩国的这一对朝政策框架,在韩美态度一致的前提下推动对朝政策。

关于战时作战指挥权,文总统表示“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应当在合适的时间收回这一权力”。但在表明决心的同时,韩国新政府还应尽快着手展开实质性的准备工作。对于部署萨德一事,文总统虽然强调了环境影响评估等程序问题,却也表示“这样做不是为了延期部署萨德或推翻部署萨德的决定”,留下了转圜的余地。由于该问题是韩美之间最大的争议点,需要两国领导人在首脑会谈上进行开诚布公的讨论,从而得出一个足以解决问题的方案。最重要的是,在部署萨德的问题上,我们同样应当从韩国的国家利益出发而不是站在美国或中国的军事战略角度考虑问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79972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