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20 14:06 修改 : 2017.06.20 14:14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国总统统一外交安保特别助理文正仁在华盛顿的一番发言,引起了人们对文在寅政府外交安保路线的极大争议。准确地说,有人想要制造争议,并且争议正在形成。

文特别助理于6月16日在华盛顿召开的研讨会上表示,如果朝鲜冻结核导项目,韩国将就缩减韩美联合军演规模以及美国在韩半岛投入的战略武器与美国进行协商。大部分媒体将文特别助理的发言看作是阻碍韩美同盟发展的不明事理的行为。

据悉,与文特别助理同时被任命为外交安保特别助理的洪熙炫则提出了辞职,目前正在进行免职流程。凑巧的是,洪特别助理曾经经营的媒体是将文特别助理的发言看作是阻碍韩美同盟行为的头号媒体。

部分媒体还找出文特别助理在探讨会结束后与驻外记者私下见面时的发言,以此当作刁难文特别助理的素材。文特别助理在韩美首脑会谈来临之际发出这样不利于韩方的草率言论,必然会受到批评。但这是他仅以个人身份在研讨会上进行的发言。另外,如果考虑到其担任特别助理这一非正规职位,这也可以看作是其在场外为解决朝核问题进行的舆论探索。

美国政府对其发言并未发出积极评论。韩国媒体则是在勉强试探美国官员,并发出打官腔似的评论,不断对韩美同盟关系产生裂痕进行煽风点火。“我认为这是文先生的个人见解”。“这并未反映出韩国政府的正式政策,希望能向韩国政府方面进行了解”。因为文特别助理的特殊身份,美国便将他以个人身份参加研讨会时的发言评论为韩国政府的立场,这件事本身实在可笑。

最近的形势给人一种既视感。自金泳三政府以来,韩国在与朝鲜以及美国的关系上所做出的所有提高外交空间以及主导力的尝试都被侮辱为“损害韩美同盟的不懂事的自主派”言行。金泳三总统“民族比同盟更重要”的就职演讲便是开始。

卢武铉政府初期,围绕朝核以及对美关系,曾引发时任韩国外交通商部长的尹永宽引咎辞职的所谓自主同盟派纷争。当时,韩国外交部内部因卢武铉政府的对朝及对美关系而对美国大使馆发起批评甚至进行了批判,因此引发了事端。

到卢武铉政府时期为止,韩国主要在政府内部对新的对朝政策、外交路线进行抵抗和否决,而保守媒体则起到了将其向外部传播扩散的作用。如果说此次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并不是在政府内部开始,而是外部先出面抵抗、批判。

文在寅总统于6月15日在6.15韩朝首脑会谈17周年纪念仪式上说:“如果朝鲜不再发起新的核导挑衅,那么我们将无条件进行对话”。这一对朝政策分明与此前政策存在差异。文特别助理的发言也算是这一方向上的一种可能性和选择。如果文特别助理的发言受到批判和否定,那么首先应该批判和否定文总统的提议。

文总统的支持率非常高,发难者很难对其新对朝政策提出直接批评,因此就任命康京和为外交部长一事和文特别助理的发言进行攻击,欲全方位地动摇文在寅政府。其内容也将粗恶不堪。萨德必须无条件得以部署,不容许对美国展开的与韩半岛相关的所有政策进行批评。即韩国随着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步伐前进,不要惹人不愉快。以文特助理的发言为契机,保守媒体以及在野党提出的批判和主张,怎么看都没有其他新的理论。

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可以定义为“最大强度的施压和干预”。在强压之后,如果朝鲜举手投降,美国不会说那就对话吧,以这样单纯的形式进行。而其内容现在则需由韩国和美国来填充。

文正仁特别助理无论是作为学者还是作为特别助理,已经说出了能说的话,如果对此进行否定,也就是对拓宽多样选择和空间的外交工作进行了否定。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940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