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16 11:08 修改 : 2017.06.16 11:08

6月9日,在日本福岛县岩城市小名浜港,渔业协同工会人员正将试验作业抓到的海鲜进行拆解,以测定核辐射大小。
来到日本后,曾最让人提心吊胆的问题之一就是核辐射问题。出国前,有人担心东京是否安全,也有人曾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去日本。

实际抵达东京后发现,平日里很难感受到核辐射问题。东京市内的超市出售写有福岛原产地标识的黄瓜等蔬菜;在地铁里还能看到写有“支持食用福岛蔬菜”等的活动牌子。

6月8日至9日,记者参加了由日本外国记者中心(FPCJ)和日本外务省举办的媒体旅行活动,来到福岛县发现当地出乎意料地一派祥和。距离东京200多公里的福岛十分美丽,随处可见茂密的森林,以及清澈的山涧流水。只有走进福岛第一核电站才能看到被人们废弃的房屋,真切感受到这里确实是6年前的大灾害现场。福岛县政府强调称,福岛空中核辐射量并未格外高出首尔等世界主要城市。福岛县政府还强调了食品的安全性,称每袋米都经过了放射性物质检测,基本上没有检测出放射性物质铯;此外,福岛代表性农产品——福岛桃子的价格也正在迅速恢复到2011年日本东部大地震之前的水平。

但是日本民众对核辐射的不安却尚未完全消除。去年2月,在日本消费者机构发放的调查问卷中,有15.7%的民众回答称对购买福岛食品表示犹豫。日本有许多提供蔬菜送货上门服务的企业,每家企业都强调称只提供经过全面核辐射检测的蔬菜,还有企业表示,送货上门的蔬菜产地,不包括福岛以及邻近福岛的地区在内。

不安情绪之所以未能顺利平息的原因在于,并没有能够明确解决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的方法。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地下水从山下流向核电站内部,每天会产生约150吨的污水。污水量较之前的每天400吨有所减少,但一周也足以填满一个1000吨的大水箱。福岛核电站现在仍在基地一侧建造水箱,用来排出污水。虽然为阻止地下水污染建造了冻土壁,但目前尚未完全启动。此外,污水被净化后是进行蒸发,还是排到海里,相关最终处理方法也尚无定论。

日本政府收集了核电站事故发生当时因核辐射泄漏而被污染的福岛土壤,并进行了单独保管,但是尚未决定在何处建立最后的处理厂,仅表示前提是在福岛县外建立最后的处理厂。运营福岛核电站的东京电力表示,预计福岛第一核电站退役还需30-40年,但并不清楚退役安排是否会按计划进行。去年,为克服由于福岛核电站事故而陷入的财政困难状况,东京电力提出了众多对策,其中之一就是重启新泻县柏崎刈羽核电站的计划。柏崎刈羽核电站在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之后停止了运转。目前东京电力正计划再次启动核电站,以应对因为核电站事故而陷入的经营困难。

福岛核电站事故表明,核电站发生事故后将留下重重难解课题。韩国也有许多核电站,而且与日本有所不同,以韩国古里、新高里核电站为中心的半径30公里范围内,共居住了340万名居民。去年庆州地震表明,韩国国内也有可能会发生地震。世界上并不存在绝对安全的核电站。

曹基源 驻东京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901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