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6.12 11:00 修改 : 2017.06.12 11:00

朴炳洙 高级记者
韩美虽是同盟,但双方关系并不平等事实上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当韩美间产生利益冲突时,往往贯彻美国的立场,可谓是不公平的竞技场(unlevel playing field)。这是力量关系带来的无可奈何的现实,而这一事实又在此次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问题上再次被强调,实非愉快之事。

文在寅政府在听取国防部有关萨德部署的报告后当然会追究各种问题。从前政府继承的事业,难道不应该探讨如何处理吗?遗憾的是,在此过程中,揭露的也不过是诸如谎言和隐瞒等道德败坏以及萨德部署的程序缺陷。据悉,韩国国防部此前向驻韩美军提供的萨德部署用地为32万平方米。法律规定,33万平方米以上接受“环境影响评估”,如不足33万平方米则接受“小规模环境影响评估”。因此,萨德部署用地将接受小规模环境影响评估。但从青瓦台的发表来看,事实却并非如此。据悉,韩国国防部曾计划提供的土地是70万平方米,但为了避开环境影响评估,所以仅提前提供了32万平方米。此实为诈骗和欺瞒。对事件进行调查并及时纠正是韩国政府理所当然的责任。

但韩国政府履行这一理所当然的责任却要看美国的眼色。在实施环境影响评估的讨论过程中,因美国出现了怀疑和不满的声音,韩国政府不得不反复发出“仅是进行国内程序,并非为了改变萨德部署决定”的讯息。文总统在青瓦台亲自会晤美国政府人士和议员并进行交谈,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甚至远赴美国。韩美矛盾上往往是韩国政府背负更多的政治负担。因此,文在寅政府在萨德部署上是否能做到“程序正当性”,不禁令人生疑。

从美国立场来看,韩美共同协议的事情如因政权交替而出现问题,美国会不愉快。而且,萨德难道不是“在美国内超越政治光谱,获得广泛支持的” (去年12月美议会调查局CRS报告书)武器吗?另外,驻韩美军的萨德部署已成为美中对立的象征,韩国政府的异议不是亲中倾向吗?美国有其怀疑的理由。

但美国在此次争议中并非没有责任。韩美在去年2月公开表示“萨德部署将达成正式协议”之后,以年内部署为目标展开了“速度战”。韩国国防部的骗局便是在为配合“超短期交付萨德”而不得不使用(小规模)环境影响评估这一迂回手段的情况下展开的。政权交替时期,敏感问题的解决应交由接受国民新委任的下届政权,这已是无需严明的惯例,但却被彻底的无视了。去年12月9日,韩国国会通过弹劾案后,曾推进萨德部署的前总统朴槿惠已处于停职状态。韩国国防部于今年2月与乐天签订用地交换合同,又于3月强行引进部分萨德装备等行为,便是在这一特殊情况下(无总统的国政空白期)进行。2辆萨德发射车部署于星州是在韩国宪法法院3月10日宣布罢免朴总统的决定后突然进行的。美国是否会将此看作“黄教安代行体制决定的事情,我们并不知情”呢?

通过韩国国内舆论得知,对韩国政府进行施压似乎并非同盟国应该做的事情。既然韩国国内程序存在问题,那便应该等待。朝鲜的核导弹威胁也并非这一两天发生的事。

朴炳洙 统一外交组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9835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